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荀攸归顺
    ,!

    “不知公子为何有此自信,能够成为攸的明主?”荀攸哈哈一笑,倒也没有介意刘和的狂妄,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唉,首先说句不该说的话,如今豪杰并起,群雄割据,诸侯尝到了权力的好处,就算高祖再生,也难令他们立刻归服,甚至可以这么说,我大汉已经名存实亡,天下大乱,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兼并,之后才会有渐趋统一的趋势,而且和认为从分裂到统一的时间还不会太短,短则需要个十几二十年,如果长的,可能需要七八十年乃至上百年,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力发展自身的实力,因为在这乱世,只有实力才是保住自身的最重要条件,在自身实力壮大的基础上,我们再以正义之师,征讨那些残暴刻薄的势力,一方面宣扬仁义,让百姓在战火之下有一方生存的空间,而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实力进一步扩张的基础。”

    刘和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又继续说道:“和出身汉室,又负有皇命,以正诛逆,吊民伐罪,同时自己又求才若渴,知人善任,麾下有颖川人郭嘉郭奉孝、颖川人陈群陈文长,以及临淮人鲁肃鲁子敬、淮南人刘晔刘子扬、汝南人吕范吕子衡等人为谋主,又以周仓、李通、廖化、陈到、魏延、甘宁等勇猛之士为将,相信定然能够在短期内聚集起一支可战之兵,到了那时,和率军勤王,击败李傕、郭汜逆贼,拥立天子,到时候奉天子以令不臣,岂不是获得了极大的政治优势?和以此为基础,再拿下并州,拓展关中,这样便能够把关中、并州和幽州连为一体,我以此为根基,进则窥视中原、河北,退则固守西、北边陲,何愁大业不成?”

    “原来连郭奉孝都投奔到了公子门下,此人目光刁钻毒辣,既然肯相投,公子必然不凡,方才攸听公子这么一说,便知道公子定然是一个拥有极高战略眼光之人,也知道公子的战略极为可行,不过攸这里却有一些建议,不知道公子愿不愿意听一听?”

    “呵呵,先生若肯指教,和自然高兴之至,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刘和说完之后连忙站起身来,对着荀攸恭敬地行了一个稽首礼,表示自己真心请教,这才又跪坐在榻上。

    荀攸的眼光顿时闪过一丝的异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公子目前所做的,最主要的就是要获得一种救驾的荣耀就行,根本没有必要一定要救出陛下,首先来说,李傕郭汜的力量实在强大,公子想要完全击败并救出陛下,根本就没那么容易,就算真的能够勉强做到,估计公子麾下的军士就要损失惨重,到时候就算迎立了陛下,也一定会被曹操、袁绍那些枭雄们所抢走,到了那时,公子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更何况,曹操袁绍等人需要迎立天子已获得大义的名分,而公子却并不怎么需要,因为公子本身就是大汉宗室,令尊当初又有力拒袁绍尊其为帝的美行,公子只需以大汉宗室的名义相号召,就足以与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的行为相抗衡了,而拥立天子还有一项不利之处,那就是,天子虽然是你的护符,却也绑架了你的道德,让你就算有再强的实力,也只能选择做周文王,当然,如果公子只愿意做周公,功成身退,那就当攸白说……”

    “嗯?这位荀公达说得十分在理呀,”刘和听了这话,不由暗暗想道:“我身为大汉宗亲,没有必要再带上一个累赘皇帝,否则的话自己以后真的不好抛开皇帝自己继位,甚至不用说别的,哪怕皇帝在我这里正常病死,也一定会有人说我居心叵测,想要取而代之,而做功成身退的周公,等平定天下后自己悄然退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我是傻子,所以,这样说来,我真的没有必要采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策略,只不过郭军师的智力还在荀攸之上,怎么就没有向我提到这一点呢?难道是以他的智力还想不到这一点?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郭奉孝可是智力99了,妥妥的目前天下第一人……”

    至于郭嘉的忠诚他倒没有丝毫的担心,毕竟自己可是掌握着郭嘉对自己的忠诚度的,再加上他也相信郭嘉的人品,绝不可能出现忠诚的问题。

    无奈之下刘和只好请教荀攸,想要听一听这位智者是怎样分析的。

    却见荀攸思索片刻,然后说道:“这或许是郭奉孝对公子不够忠诚,所以……”

    “公达先生这句话和很不爱听,因为和从来就不相信奉孝会存在不忠诚的问题,公达先生虽是智者,如果想要以此挑拨的话,那就请恕和看错了人,告辞。”

    “说完之后,刘和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却见荀攸连忙也站起身来,对着刘和肃然说道:“攸为方才的戏谑之言道歉,可以看出来,公子对于部属的信任,攸十分钦服,说句实话,刚才只是戏言,据攸估计,这应该是郭奉孝在刚刚开始投奔公子后没多久献的计,因为公子并没有直接表露心中大志,奉孝虽然明白,却也不好直接明言,所以只好迎合公子迎立天子的大义,当然,这毕竟和公子目前的做法完全一致,也没有必要现在就劝说,攸相信等大军出发前往关中之前,郭奉孝一定会再度提出,修改公子的战略,或许到了那时,郭奉孝的战略设计得比攸还要完美。”

    “公达先生所言甚是,如今与公达先生一番畅谈,让和对于当前战略更加明晰,和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先生能否随和一起共谋大事?将来成功之时,和定然不会忘记先生筹谋之功。”

    “哦?如果又拒绝了,不知公子又要怎样抉择?”荀攸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轻轻问道。

    “请容和说句实话,如果先生真的不愿去的话,和就算是绑也要把先生给绑走,因为和可不想错过先生这样的人才,如果先生仍然坚持不肯辅佐和,而是另谋他处,那么和就算是不惜杀了先生,也不能让他人得到,因为有先生这样的大才在敌营,和会寝食难安……”

    “哈哈,公子果然真性情,既如此,那攸为了保命起见,为了让公子不寝食难安,只能舍此残躯,为公子效劳了,主公在上,请受攸一拜!”荀攸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看着刘和,拜倒在地,恭敬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