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愿不愿跟着他?
    ,!

    “这是自然,历史上的确没有貂蝉此人,无论后汉书还是三国志都没有提到过她的名字,貂蝉的出现主要是在一些戏剧中,后来形象在演义中最终完全丰满,不过这也让你占了便宜了,因为貂蝉是在去年才诞生,这时候董卓死了,吕布逃了,所以她现在还是清白之身,而且虽然身份还是吕布的丫鬟,却对吕布并没有归属感,机会难得,嘻嘻,主人你可要乘此机会下手。”

    “呃,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采花贼似的,再说了,面前这些女眷我都还分不清楚谁是谁,怎么可能会直接对对方下手?更何况我已经有了黄月英做妻子,怎么能在对其他的女人动心?”

    刘和一脸的坚决,暗暗说道。

    然而这时候,却见小丫头吕玲绮竟然大声喊道:“喂,本姑娘问你话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礼?不回答也就算了,竟然还大胆的盯着本姑娘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信不信本姑娘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原来刘和与系统交流的时间太长了,眼睛又无意识的盯着吕玲绮看,竟然引起了对方的误会。

    这时候却见严氏面色一变,沉声喝道:“雯儿,休得对使君这般无礼。”随即又赶紧对刘和道歉。

    刘和连忙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又不好意思的笑道:“刚才在想一些事情,走神了,没有听到小妹妹你的话,实在是不好意思,对了,小妹妹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哼,算了,好话不说二遍。我们大老远来投奔你了,难道不请我们到你的客厅里坐一坐?还有,母亲,以后不要叫我雯儿,教我玲绮,或者是绮儿。”吕玲绮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这才退到一旁。

    刘和自然不会跟一个小丫头生气,立刻将除了护卫之外的所有人请到客厅,这时候又对秦宜禄说道:“秦将军,不知你的宝眷在哪里?可否给在下介绍一下?”

    秦宜禄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沉,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乃是国色,而自己本领又低微,所以故意不介绍自己的妻子,就是怕让别人看到之后垂涎其美色,然后把其抢走。

    不过现在刘和既然问起来,秦宜禄自然也要回答,于是指着一个低首的女子说道:“这位就是内子,姓杜,因家中姐妹排行老七,故此人称杜七娘。”

    之后杜七娘自然要抬起头来,向刘和见礼。

    看到那杜氏,刘和的心顿时猛然一荡,因为那杜七娘的确是花容月貌,身材婀娜,纤腰盈盈可握,双腿修长挺直,而面上天生带着一种妩媚,这种妩媚让人一见面就会心生把她狠狠压在身下征服的冲动。

    简直就是天生的祸水,惹祸的妖精。

    “唉,仅仅听到数据,还不足以形容此女的美丽,只有见到真人之后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在历史上竟然受到关羽和曹操等人的一致争夺。”

    不过毕竟对方是他人之妻,就算是长得再好,刘和也不屑去争抢,所以他的眼神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清明,对着杜氏淡淡笑道:“嫂夫人不愧是天下少有的国色。”

    这时候却见小丫头吕玲绮哼道:“就她就能称得上国色?你可真算是没眼力,我的侍女貂蝉才是真正的国色呢,貂蝉,过来,让他见识见识你的美丽。”

    只见人群里传来一道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小姐,这,这不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就这样,还不快去?”吕玲绮起了争竞之心,很不耐烦的催促着。

    “诺。”那道声音的主人拗不过,只能轻移莲步,来到刘和面前,抬起头来,然后又轻轻低下头,向刘和见礼:“贱妾貂蝉见过使君。”

    刘和这时候却是真正的难以把持了,因为只是这一眼他就可以看到,这个貂蝉的确比杜氏还更胜一筹。

    其实她们两个的容貌竟然能够有五六分相似,只不过貂蝉是处子之身,年纪又小,而脸上所带的也是一种淡淡的庄重,这反而更加让人产生了一种怜惜和保护的感觉,如果这个女子受到什么委屈,遇到什么危险,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她。

    现在的刘和就是这样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只要这个叫做貂蝉的少女遇到危险,自己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帮助她!

    当然,也幸亏现在的刘和经过这几个月的阅历,脑子已经变得足够冷静,再加上他自身的魅力值也足够高,对貂蝉的魅力能够产生一定的抵挡,所以才在瞬间恢复了清明,不过脸上却也已带了一丝的尴尬。

    这也就是刘和才能做到这样,另一边的秦宜禄在看到貂蝉之后,早已经像是沉入梦境一般,看着貂蝉傻笑不已。

    而另一边的严氏和魏氏看向貂蝉的目光则是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严氏更是对着吕玲绮说道:“雯儿,你的身边何时来了这样一个丫头?我们怎么一直不知道?”

    “我都说了,我以后改名吕玲绮,母亲你要改口叫我绮儿,我才告诉你。”吕玲绮看向母亲,毫不示弱的说道。

    “你……好好,绮儿,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严氏虽然为人严肃,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女儿却是真的没办法,只好妥协。

    吕玲绮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然后说道:“这还是在两个月前,我在身边的侍女中发现了这个丫头,据说这丫头是司徒王允身边的歌女,后来王司徒死了,她只好逃出司徒府,化装之后辗转来到庞舒将军府中,成为一名侍女,后来恰巧被分到我的身边,这丫头不仅做事伶俐,而且还煮得一手好菜,然后我让这个丫头做了我的贴身丫鬟,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丫头一直都隐藏着她的容貌,她的真实容貌竟然是倾国之姿。”

    “哼,什么倾国之姿,典型的狐媚子而已”,严氏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不屑,略略思考了片刻,然后对着貂蝉说道:“貂蝉,你愿不愿意随着刘使君?唉,你也知道,我们娘儿几个可以说是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养活你,而刘使君现在可谓是家大业大,他的父亲是朝廷中的太尉,又是幽州牧,刘使君现在也是一方之主,跟着他,你也吃不了什么亏,而且刘使君为人正派,绝不会让你受什么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