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教你骑自行车
    ,!

    在此之后,刘和又给貂蝉安排了住处,并且告诉貂蝉,不要把自己当做侍女看待,只需负责研究美食就可以了。

    不知道是负责安排此事的裴元绍是不是有意,貂蝉的住处竟然紧挨着刘和的住处。

    又由于刘和的身边根本没有侍女,所以貂蝉自然的又兼任起了服侍刘和的工作。

    虽然刘和一再强调,不要让貂蝉把自己当作是侍女,可是貂蝉却像是充耳不闻一般,每日认真的安排着刘和的饮食、服装打扮等事宜,而且安排的十分细心周到,这让一向衣冠并不怎么整洁的刘和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扬。

    刘和很快就尝到了貂蝉制作的新饭,这饭放在后世极为平常,乃是饺子蘸醋,可是在这时候是绝不可能出现的,因为这时候虽然有“月牙馄饨”这种初始的水饺,可是和现代的形制、做法相一致的水饺是在唐代才形成的,那种熟悉的味道让他有一种回到了前世的感觉。

    刘和自从得到了这样的甜头,也不再拒绝貂蝉的照顾了,甚至感觉有一天离开貂蝉,反倒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该怎样安排了。

    而暂时寄居在那里的吕玲绮却没有一点客人的觉悟,在整个讨逆将军府里四处游荡,本来不用说是陈到,就算是裴元绍和邓展二人都有足够的实力镇住那小丫头,可是他们却得到了刘和的命令,不要为难小丫头,所以除非是除了天大的事情,他们对于吕玲绮的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得到了纵容的吕玲绮更加的得意,每日里在讨逆将军府里肆意的游荡,这一日她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从仓库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这东西有两个轮子,看起来像是一辆车,可是车圈却不是木做的,而是用钢铁和一种奇怪的材料制成,两个轮子中间还有一道钢铁做的横梁,前面有一个小篓样的东西,后面看起来像是一个座位。

    “这,这是什么东西?”吕玲绮好奇的将这怪模怪样的“车子”给扶起来,然后推着车子往前走,却发现这车子竟然真的动了起来,而且推起来竟然非常轻便。

    吕玲绮更是惊讶,于是把车子当成玩具,推着满院子跑。

    后来吕玲绮发现这车子下面还有一个地方也在随着轮子转,这地方窄窄的,不过目测起来能够把脚放在那里。

    “难道这车子能够有其他的方法走起来?我猜想如果真的有办法的话,关键就会在这里。”吕玲绮虽然不知道那地方就是自行车的脚踏板,不过竟然也猜出了其中的关键,倒也不算太笨。

    随后吕玲绮就把自己的右脚放在踏板上,以左脚为支撑,右脚将踏板带起半圈,然后往下蹬去,这一发力,果然见车子自动往前走了。

    小丫头很是高兴,就这样左脚跳跃,右脚蹬车,再次玩了起来,玩到高兴之处,右脚挺直站起来,左脚离地,感觉就像是在飞一样,兴奋的大叫起来。

    好在将军府足够大,再加上小丫头是在后院的小校场玩,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会撞着人。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就在小丫头高兴的大呼小叫的时候,突然见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小丫头虽然调皮,可是心地还算是好的,生怕自己这一下子把人给撞伤,连忙避让,可是却在瞬间失去了平衡,人随着车子往地上摔去。

    “完了,这下子恐怕要摔到了,不过可千万不要摔到脸。”吕玲绮紧紧闭上眼睛,默默地祈祷着。

    可是没想到等了好长时间,自己都没有真正的摔倒,这让她感到很奇怪,睁开眼睛四处一看,却见刘和正扶着车子的后面,笑呵呵的看着她。

    原来刘和正想在小校场上练一会武艺,却正好碰上小丫头,见她摔倒,果断上前,将即将倒下的车子给从后座上扶住。

    “原来是你啊,这东西是你的吗?”吕玲绮虽然有些大咧咧,可毕竟是没经过对方同意就拿了人家东西,所以一张小脸瞬间红了,对着刘和小声说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难道小丫头你对它有兴趣?”刘和笑呵呵的问道。

    “不要叫我小丫头,叫我绮儿,哼,人家都十三岁了,是个大姑娘了”,吕玲绮撅着小嘴,不满的说了一声,随即又说道:“这东西看起来倒是挺有趣,可是走起来太费力气,不好玩。”

    “不好玩儿?哈哈,这是你不会玩儿,我告诉你,这叫自行车,它不是这么玩儿的,我给你示范一下。”

    刘和说完,接过自行车,左脚踏上踏板,另一条腿潇洒的一抬,坐到了车座上,之后两条腿交互动作,将自行车骑得飞快。

    “好啊,原来是这样玩儿的。”小丫头看着刘和潇洒的骑着自行车,高兴的拍着手,脸上带着一丝的羡慕。

    过了片刻,只听得“吱”的一声,刘和将车子停到了吕玲绮的面前,然后笑着说道:“好玩儿吧?”

    “嗯,的确挺好玩儿的,这个,刘,大哥哥,你能不能教我玩儿。”吕玲绮一脸谄媚的看着刘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教你可以,可你用什么感谢我呀?”

    “啵。”

    “啊?”刘和的话刚说完,就见小丫头竟然在他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口,即便刘和是个两世为人的大男人,现在也都有些不自然,心中略微有些慌乱,随即就搬起脸来说道:“绮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是不可以随便与别的男人接触的吗?至于亲别的男人,那就更不行了,除非那是……”

    “大哥哥,绮儿自然知道是不能随便亲别的男人的,可是刚才情急之下就这样做了,你说该怎么办?天啊,我会不会就这样给你生下孩子?”小丫头满脸通红,急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在那个时代人们的知识有限,根本不知道是怎样怀孕的,普遍认为只要男女接触就会有可能生孩子,所以才有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而吕玲绮更是一个小丫头,对于生理知识几乎是一片空白,遇到这事,自然紧张。

    刘和听了这话却是哭笑不得,小心的给吕玲绮科普了一些生理知识,然后轻轻把这件事情揭过,转换话题道:“你不是要向我学骑自行车吗?我这就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