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颖川单福
    ,!

    在得到马腾的消息之后,刘和开始加紧备战,好在这一年风调雨顺,无论是百姓还是屯田的将士,都是收获满满,军中存粮更是足够五万将士吃一年的,而不久前,刘虞也派人送来了五千匹战马,再加上刘和在各处收购的数千匹战马,已经足够组装一万五千骑兵了。

    只不过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计算,骑兵应该是一人两马,一匹马负责驮军备,一匹马负责驮人,甚至有的更加变态,一人三马,一匹马驮军备,一匹马驮人,另一匹马什么也不驮,只有上战场的时候才会被主人骑乘,但是由于马匹物资紧缺,现在实在不是讲究的时候,所以基本上是一人一马,当然,为了保护战马,将士们平时根本不舍得骑乘,甚至就是在行军的时候,为了节省马力,他们都是下马步行,而物资也都是自己背负。

    当然,这只是在训练的时候将士们才这样做,如果在作战的时候,由于军情紧急,军纪森严,想要做到这一点可实在有些困难。

    而且为了更加便利战马的保养,刘和特别规定,马匹实行将士负责制,将马匹分包到户,每个人与固定的战马相绑定,如果战马没有了,主人只好在骑兵中除名,被调到步兵营中。

    这项做法对于骑兵将士是一种莫大的鼓舞和刺激,为了能让自己的爱马膘肥体壮,许多将士还利用休息的时间割青草,以便喂养战马。

    与此同时,刘和在军中寻来了一批铁匠,教他们打造马蹄铁,用来保护马蹄,以便减少战马的损伤。

    这时候还没有出现过马蹄铁这样的东西,骑兵将士们看到这东西竟然能够大幅度保护战马,竟然纷纷自掏腰包购买钢铁,请求铁匠帮忙打造马蹄铁。

    对于将士们的这种要求,刘和自然大加赞赏,不过他却特别规定,凡是自掏腰包购买钢铁的将士,一律造册登记,并且命军需官按照钢铁的原价向将士们赔偿。

    这一天刘和正在观看将士屯田,并且根据他后世的经验,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就在这时,只见典农都尉石韬带着一名身高七尺的青年人来到面前,笑着说道:“主公,你看看我带来了谁?”

    刘和看着面前那个青年人,见这位年轻人看起来很是儒雅,然而眼角间却看起来饱经沧桑,带着一股子比其年龄更加成熟的色彩。

    “这,这,莫非是……”刘和见那人与石韬、崔钧看起来都十分亲密,立刻猜到了那人的身份,喜悦地说道。

    却见那人抢先一步,对着刘和拱手说道:“小人颍川单福,见过使君。”

    “呵呵,元直,都到这时候了,没有必要再向我家主公隐瞒你的身份了,主公他一向求才若渴,礼贤下士,对于你昔日杀人之事不仅不会追究,而且还会对你加以重用,所以,你直接就承认自己是颍川徐庶就是了。”

    石韬哈哈一笑,然后对着刘和恭敬说道:“不瞒主公,此人就是之前下官向你推荐的那个徐庶,徐元直,少年游侠,因为朋友而杀了当地恶霸,被投入狱中,之后被人所救,化名单福到我师门游学,虽然元直当初杀人犯了法,但所杀之人欺男霸女,为害一方,还请主公有所宽宥。”

    其实石韬的话也算是半真半假,为徐庶求情是真,不过他早就提前从刘和那里探知了刘和的态度,要不然的话,就算他是刘和的臣属,也不会贸然让好友去送死。

    刘和自然也知道石韬这话其实是向自己要一个明确的态度,于是大声笑着说道:“元直杀人确实违犯了朝廷律法,不管那人如何作恶,始终要由律法进行处置,元直无官无权,杀人确实不该。然而法理虽然难容,情理却是可以理解,元直惩恶扬善,为民除害,也算是一功,如今功过相抵,昔日之事就此作罢,,我素闻元直大才,今日能够一见,实在是大慰平生,来来来,随我前往府内一叙。”

    随后刘和便拉着徐庶的手,将其拉进了自己的将军府内,在这期间,刘和也不忘命令系统悄悄扫描了一下徐庶的属性。

    只见系统说道:“徐庶,谋士型人才,武力63,智力82,内政75,魅力78,忠诚75,二流谋士,属性未达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63,智力93,内政80,魅力80,一流谋士,可册封为天孤星,宿主权限不足……”

    “这徐庶号称一流谋士,现在的属性竟然这样低,尤其是智力,前后相差竟然达到了11点,这可实在令人惊讶。”

    听到徐庶的属性,刘和忍不住摇头叹息。

    却听得系统笑道:“其实这很正常,因为徐庶刚刚求学没有几年,他的学问见识真正成长,是他在水镜庄求学的日子,而现在距离他出师还有十多年的时间,这样算来,前后的智力值差11点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听到系统这么解释,刘和也只能点点头,因为他认为系统说的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好在他拥有让对方的属性瞬间达到巅峰的变态能力,对这一点倒也并不真的在意。

    当来到府中落座之后,刘和一边喝着奶酪,一边与徐庶进行了一番长谈,他发现这时候的徐庶虽然并没有多么高明独到的眼光,可是对于时局的某些建议,比如进攻长安、之后图谋并州、与幽州连为一体的战略却与郭嘉、荀攸等人有着惊人的相似,而且徐庶的学识还是相当渊博的,可以说为日后的成长打下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基础。

    “呵呵,元直,你的建议非常好,能不能说一说我们现在具体该怎么做?比如长安如今的局势,我们应该如何推动?”刘和笑眯眯地对着徐庶说道。

    “这,容庶细细想想。”徐庶的脸上顿时现出了一丝的尴尬,有点难为情地说道。

    “呵呵,元直勿忧,我今日送你一桩好处,相信过后,你对此事就应该有些头绪了。”刘和轻轻拍了拍徐庶的背,淡淡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