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大军出征
    ,!

    两个月后,武关城内,校场之上,刀枪如雪,旌旗如云。

    这一天是大汉初平四年九月十二,秋高气爽,云淡风轻,乃是黄道吉日,适于征伐,刘和集结麾下大军六万余人,其中包括刘表所派的一万荆州军,刘和麾下的一万五千骑兵,还有三万五千步兵,加上文聘、李通、陈到、魏延、甘宁、廖化、周仓、于禁等武将,郭嘉、荀攸、徐庶、刘晔、崔钧、王粲等谋士,可谓是兵强马壮,谋臣武将云集。

    三军将士全都排列成整整齐齐的队伍,校场上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刘和站在点将台上,主持誓师仪式。

    “将士们,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逆贼李傕、郭汜等,本为国贼董卓余部,董贼覆灭,李傕、郭汜鼠辈本应痛改前非,尽弃旧恶,可是二贼却不仅怙恶不悛,反而变本加厉,竟然率军来到长安,挟持天子,欺凌百官,地方州牧刺史随意任命,而且还卖官鬻爵,令人切齿痛恨,我今奉天子诏令,联合天下志士起兵讨贼,志在靖清宇内,迎回天子,重树我大汉天威,令天下太平,海晏河清,希望将士们勠力同心,奋勇杀敌,凡是立功者尽皆受赏,违纪者定当严惩!”

    刘和在上面说一句,站在前排的数百名大嗓门的军汉就跟着大声重复一句。其实不这样做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好几万人集会,想要大喊一声就让所有人都同时听到,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其实不要说是几万人,就算是几千人集合在一起,一个人喊话都很难让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楚,所以那时候的誓师一般只有前排的少数人才能听到,如果实在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的话,那就有两种选择,一是像刘和那样,派传令兵们齐声大喊,再就是在誓师结束之后,由基层军官将军中统帅所说的话再向将士们重复一遍。

    这一次为了能够感染将士,提振士气,刘和选择了让将士们现场听到他的讲话,所以采取了这样的方式。

    在此之后,刘和又命王粲宣读了王粲本人所写的讨伐李傕郭汜的檄文,依旧采取了之前的方式,其实即便是数百军汉一起大喊,很多将士因为不识字,所以也根本听不懂檄文的意思,可是由于王粲的特技“诗文”发动,将士们却能够清楚的理解檄文中蕴含的意思,在听到檄文之后,顿时感到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就走上战场,杀死国贼,建立大功,因此而士气再次提升起来,到了最后更是齐齐大吼,吼声震动霄汉,狂暴的杀意令人闻而色变。

    对于刘和的这种誓师,他麾下的众将士们全都没有经历过,而从荆州被派来的文聘更是闻所未闻,甚至连一向冷静的他都感受到了体内的热血在流动,恨不能杀贼建功,名垂青史。

    “这世上竟有这样的誓师,我文聘也算是见识了,怪不得当初我会败于刘使君,如今看来丝毫不冤,唉,还有那王粲,原本在主公麾下根本不被看好,可是没想到写的檄文竟然能够如此调动情绪,鼓舞军心,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单纯的以貌取人,让主公白白失去一位优秀的人才,也不知道主公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看到那些被激情燃烧的刘和军中将士,文聘不由得心中感慨,一方面感慨于刘和目光如炬,能够识别人才,并且人尽其才,另一方面也感慨自家主公以貌取人,目光短浅,不能够留住有才华的人。

    也因为这样,在文聘的人生中,竟然第一次因为自己选了刘表而感到一丝的后悔。

    “如果一开始就能够遇到刘使君这样的明主的话,那该是多么好啊?只是可惜,时也命也……不过主公对我文聘也算是有知遇之恩,虽然蔡瑁一直在排挤我,但我却也不能就这样舍主公而去。”

    文聘一想到蔡瑁近日对自己的排挤,心中就是无限的郁闷,就是因为当初蔡瑁让自己追杀刘和,自己没有去,就受到了蔡瑁的不断排挤,这一次随着刘和出战长安,本来刘表是派蔡瑁来,而派自己驻守新修筑的樊城的,可是蔡瑁为了给自己的弟弟蔡中谋夺樊城守将的位子,就借口身患疾病,不愿前来,而且推荐了他文聘。

    而在文聘出发之前,蔡瑁都已经安排他的弟弟蔡中出任了樊城的守将了。

    文聘的心中如同明镜一般,知道蔡瑁的伎俩,不过他却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只要能为主公效力,无论在哪里都一样,而把自己借到刘和帐下听用,他也不怎么排斥,反而还有一丝的惊喜,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敬重刘和的为人,更想深入的了解一下,刘和当初凭借那些练了不到半年的新兵们就能打败自己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而就在文聘感慨不已的时候,只见令旗摆动,军鼓响震,将士们排列着整齐的队伍,迈着雄壮的步伐,如同流水一般依次走出校场,开始走出武关,向着前面进发。

    在这过程聘发现,刘和的大军以队为单位进行行动,每一队的队正还喊着奇怪的口号,这奇怪的口号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二三四”,而且到了后来他也渐渐地看明白了,每当队正喊“一”的时候,将士们就一起买左腿,喊到“二”的时候就迈右腿,这让整个队伍看起来十分齐整,就算是在跑动的过程中,队形都依旧十分规整,没有一丝的散乱。

    “这种奇怪的行军方式,我当真是闻所未闻啊。”看到这一幕,文聘不由得感慨,随后忍不住向不远处的大将周仓问道:“周将军,贵军如此奇特的行军方式实在令人赞叹,不知出自哪位大才的设计?”

    “嘿嘿,文将军你也看出来了啊,不瞒你说,这种奇特的行军方式正式我家主公所创,它的好处就不用周某再费口舌介绍了吧?”

    周仓嘿嘿一笑,脸上带着一股得意。

    “竟然是刘使君所创,唉,今日才知,原来刘使君不仅胸怀大志,礼贤下士,而且还是一个军事天才,聘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看着不远处刘和骑在马上的身影,文聘的目光中涌现出了一股浓浓的敬佩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