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内乱开始
    ,!

    杨奉之前还表现得一副对李傕忠心耿耿的形象,现在立马就称呼对方为贼,速度转变之快也实在令人惊诧,而徐晃经过这件事也才真正的明白,原来这杨奉其实只是一个势利眼,也不知道是他之前掩饰的好,还是自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反正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对方毕竟不再是自己的主将了,他拯救杨奉的目的已经初步达成,这也算是报答了杨奉昔日的恩情,至于其他的,徐晃也不再多劝,拿着杨奉的手书就离开了杨奉军中。

    在徐晃走了之后,杨奉就感到有些后悔,自己就这么轻率地答应下来,万一刘和到时候失败了,自己岂不是白白送上一条性命?

    略微想了想,杨奉就决定自己暂时坐山观虎斗,一边答应着刘和,另一边也不和李傕公开撕破脸,如果李傕胜了自己就帮李傕,如果刘和胜了就帮刘和。

    “哈哈,还是我杨奉聪明,徐晃小子,你选择了刘和而不是我杨奉,日后就知道这是一种错误了,万一刘和败了,等待你的就是死亡,而我杨奉却还能继续活得逍遥自在。”

    杨奉为自己的聪明感到得意不已,对着徐晃的方向喃喃说道。

    紧接下来杨奉就继续过他的逍遥日子,而在这一段时间,局势可谓是风云变幻。

    首先是刘和在杨定和杨奉败退之后,率领大军主力突然攻占了上洛,把战线又往前推进了百里之遥。

    李傕在听说消息之后顿时怒不可遏,立刻下令樊稠率五万大军出征,务必要在半月内攻下上洛。

    可是没想到马腾的大军竟然接连攻克了武功、槐里,这导致其主力大军离长安只有短短一百二十里(汉里),于是长安震动,李傕在无奈之下只好把派向对付刘和的大军用来对付马腾,命樊稠、郭汜和李傕的侄子李利率领五万大军出战槐里,务必打败马腾,解决心腹之患。

    樊稠率领大军立刻出发,结果竟然真的大败马腾,令马腾大军死伤一万多人,马腾韩遂无奈之下只好率军逃走,而樊稠则率军一路追到了陈仓。

    眼看这一回在劫难逃,最后韩遂横下决心,要求与樊稠对话,在对话的过程中,韩遂对樊稠进行劝说:“世界上的事情反复无常,难以预料,你我之间本是同乡,今天虽然有些不愉快,可是将来或许还能走在一起,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也是为自己留下了一条路。”

    樊稠觉得韩遂的话很有道理,与韩遂互相拉着手臂,谈笑了很久,随后就下令撤兵。

    可是没想到后来到了长安,这件事情竟造成了樊稠的死亡,

    其实要说起来,这事和李傕的侄子李利有关,当初在进攻韩遂和马腾的过程中,李利曾经作战失礼,樊稠对李利进行过一番训斥,并且警告李利不要仗着李傕是自己的叔叔就敢不努力作战,以他和李傕的关系,就算是杀了李利,李傕也一定不会怪罪。

    李利对此怀恨在心,等回到长安就对叔叔李傕说,韩遂在陈仓无故放走了马腾和韩遂,而且还和韩遂把臂言欢,两个人谈了很长时间话,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看起来是樊稠想要联合马腾和韩遂,共同对付李傕。

    李傕闻讯自然是大怒不已,不过这李傕也是一个有城府之人,他不动声色的设宴邀请樊稠,名义上是为樊稠庆功。

    樊稠不知有诈,没有任何防备的前去李傕府中赴宴,结果竟然被李傕的侄子胡封给刺死,一同被杀的还有抚军中郎将李蒙。

    之后为了激励张济作战,李傕又下令将樊稠和李蒙的部队交给张济,不过因为张济还在弘农对抗曹操,所以樊稠和李蒙的部队暂时还听命于李傕。

    这当然是李傕采取的一种手段,自己在实际上兼并了樊稠和李蒙的部队,却在名义上送给了因为作战而无法接收这支部队的张济。

    李傕杀死樊稠这件事在长安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首先受到影响的是杨奉!

    本来杨奉还想做一根墙头草,哪里有风就往哪里倒,甚至在马腾战败的时候还曾一度想过要去李傕那里揭发刘和,只不过因为顾忌刘和手中还有他写下的书信,所以才没有动作。

    可是随后樊稠和李蒙被杀,这让杨奉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李傕连和他地位接近的樊稠都能杀,自己这个小小的白波贼降将在他手中估计更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自己在李傕麾下做事,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所以,杨奉的决心现在竟然前所未有的坚定了起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也一定要跟刘和合作,共同想办法对付李傕。

    除了杨奉之外,朝廷内部的一些大臣们也都是深受触动,谏议大夫种邵、侍中马宇、左中郎将刘范,还有安集将军董承等人都在考虑应该怎样除掉国贼,救出天子。

    而李傕杀樊稠的恶劣影响还不止这一点,郭汜和李傕之间也开始由互相信任而渐生猜忌之心。

    这是要说起,还和刚刚投到郭汜门下的一名谋士吕生有关,据说这名叫做吕生的谋士不仅人长得好,才华也非常出众,智谋就算比起之前炙手可热的董卓手下智囊李儒也丝毫不差。

    这样的人物自然深得郭汜的器重,本来郭汜想要保举他为太中大夫,可是却被那那吕生以自己资历太浅当不起这样的职位而拒绝了,除此之外,那吕生还说,从为郭汜考虑的角度出发,自己最好低调的隐藏在暗中,这样既能保证识破别人的阴谋暗算,又能在暗中算计他人。

    虽然吕生并没有说那个他人是谁,可是自从樊稠被杀之后,郭汜就渐渐的明白了,那个他人指的应该就是李傕,于是他不禁对自己身边能够招揽吕生这样一个有着先见之明的智者而感到庆幸。

    可是郭汜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吕生其实正是刘和派到长安的谋士吕范,吕范首先通过自己的才华取得了郭汜的信任,之后又想办法离间郭汜和李傕的的关系,设法引发他们之间的内讧,之前吕范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一个万全之策,现在樊稠被杀,正好给他提供了可乘之机。

    “呵呵,李傕、郭汜二贼,长安之乱首先就由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内乱开始吧。”吕范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默默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