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与贾诩谈一谈
    ,!

    其实当时李傕和郭汜之间来往还算是亲密,李傕经常在自己家设酒宴招待郭汜,有时候还留郭汜在家中住宿。

    吕范就劝告郭汜,一定要小心李傕,说不准这人就会暗中对郭汜下手,后来又派人告诉郭汜的妻子,说李傕每次留郭汜在家休息的时候,都会派他几个美貌的侍女服侍他,近来还表示要将自己府中最美貌的婢妾送给郭汜。

    郭汜的妻子听说之后,心中就很是担忧,害怕这样一来自己就不再受宠了,于是就心生一计,想要挑拨李傕和郭汜的关系。

    有一天李傕给郭汜送了一些酒菜,国四正准备享用,他的妻子却说一定要小心李傕下毒,郭汜听后很不以为然,毕竟他们之间也是生死之交,可是吕范也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时候郭汜的妻子把菜中的豆豉挑出来给郭汜看,说这些就是毒药,并且说了李傕很多坏话,这让郭汜渐渐起了疑心。

    过了几天,李傕再次宴请郭汜,酒宴之间把郭汜灌得大醉,吕范赶紧把郭汜带出去,并且说看到李傕在家中暗藏甲士,幸亏自己眼疾手快,否则郭汜这一回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郭汜一听这话,气得脸都绿了,立刻喝粪汁催吐解酒,酒醒之后立刻率兵攻打李傕。

    李傕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连忙询问原因,可是郭汜却哼道:“你想谋害我,莫非当我不知道吗?少说废话,今日你我之间誓要分个胜负!”

    李傕却是开口说道:“郭兄,你我之间情同手足,我怎么会害你呢?再加上现在大敌当前,你我兄弟更当齐心协力,共度难关,为何偏偏这时候手足相残?这莫非是他人的离间之计?”

    郭汜听了这话,顿时默然不语,认为这句话说得也很有道理。

    可是没想到就在这时,从对面突然射过来一支羽箭,幸亏谋士吕范提醒及时,并且奋力推开郭汜,否则的话这一次郭汜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郭汜见状顿时大怒,用马鞭指着李傕说道:“到了现在,你还有何话说?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这时候肩头中箭受伤的吕范大声说道:“李傕意图谋害我们将军,此仇不共戴天,将军说了,凡是得李傕首级者,赏万金,封万户侯,兄弟们,荣华富贵在此一搏,杀呀!”

    随后郭汜军中的将士就如同潮水一般的杀了过去。

    郭汜对吕范的反应很是满意,对着吕范拱手说道:“今日多亏了先生,否则的话说不准泗汜早就一命呜呼了,先生先救了我的性命,又鼓舞我军将士奋勇拼杀,今日之德,汜定然牢记于心。”

    “将军客气了,将军对小人有知遇之恩,小人做这一点也只是报答将军恩情只万一。”吕范表面上说得谦虚,嘴角却是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刚才那一幕自然是吕范一手导演的,他在来到长安之后,也秘密的招纳了一些心腹,他让几个心腹混进了李傕的军中,并且在李傕和郭汜对话之际,示意其中的一名善射的心腹暗暗放冷箭,早有准备的吕范自然乘机“救”下了郭汜的性命,并且导致郭李二贼彻底反目。

    对于有人偷放冷箭的事,李傕事先并不知道,等到事情发生之后想要解释也解释不清了,因为这时候郭汜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而且指明要他的首级。

    看到这一幕,李傕也不由得心头火起,大声喝骂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郭汜,莫非以为我李傕会怕你?既然你要打,那我们就争个高下好了,今日我先杀你,再杀刘和,后诛曹操,也让你见识见识我李傕的厉害!”随后也下达命令,大军即刻出击,与对方决个胜负。

    随后双方便是一场混战,各自损失了千余人马,然后收兵。

    吕范见事情成了,当即就写信秘密联系刘和,将事情向刘和说了一遍,又通过心腹带着骗来的郭汜手令,将信送到了刘和的手中。

    刘和在进占了上洛之后大军并没有继续前进,反而派出了廖化和甘宁,率领一万大军通过三天三夜的急行军偷袭华阴,防止张济从背后袭击自己。猝不及防的华阴守军被打的大败,就连守将段煨本人也被甘宁一刀斩杀。

    至于刘和的主力大军则一直屯驻在上洛,静等事态的发展。

    当收到吕范的回信之后,刘和的心中也很高兴,不过他却没有掉以轻心,而是提醒吕范,一定要注意防范李傕身边的谋士贾诩,尽量想办法不让贾诩破坏自己的阴谋,并且告诉吕范,如果贾诩愿意归降的话,自己愿意拜他为副军师,而如果他执迷不悟的话,那也只好将他给除掉!

    吕范很快就收到了刘和的回信,他在看完回信之后立刻就烧掉,同时也在考虑应该如何对付贾诩,看到刘和如此重视贾诩,他也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且吕范之前也研究过贾诩,知道当初正是因为贾诩的一句话,李傕郭汜等人才又率兵杀回了长安,此人的智谋恐怕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对手!

    吕范想了很长时间,最后终于决定亲自拜访贾诩,与他‘谈一谈’。

    “河北吕生?这是谁?我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贾诩翻看着家仆送过来的拜帖,心中很是疑惑,不过他也能猜测的出来,这时候有人找他,肯定是关于李傕和郭汜的事情,于是立刻下令把客人请进来。

    “在下河北吕生,见过文和先生。”吕范不动声色,对着贾诩施礼之后,然后说道:“在下有机密之事想和先生讲,不知先生可否抽出一些宝贵的时间?”

    “既然如此,这位先生可随某到书房一叙。”贾诩已经看出来,这个“吕生”气度不凡,绝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他的名字一定是化名。但是贾诩却并没有反感,而是决定听一听,看看这个不凡的人会想他说一些什么。

    可是哪知道等到两人来到书房,屏退了所有人之后,那吕生竟然一上来就大声喝道:“贾文和,你为了一己之私,为天下惹下这等麻烦,制造了如此一场动乱,将来必定为千夫所指,遗臭万年,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如今你性命堪忧,难道还不觉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