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又出变故
    ,!

    “挡住,给我挡住!”李利眼睁睁看着对方仅仅三四千人,不仅挡住了己方的攻势,反而发动了反冲锋,把己方的阵型给冲的七零八落,忍不住大声怒吼,走上前去挥刀斩杀了几名试图逃走的士兵,企图稳定局势,调整阵型,再度和对方决战。

    可是哪曾想到己方可谓是兵败如山倒,虽然他杀死了几名试图逃走的士兵,可是军纪却依然没有得到执行,将士们无视他的惩处,依旧在逃走。

    这种逃走在一开始还只是小规模,可是到了后来竟然是大规模的溃逃,就连那些执法军官和他身边的亲兵们也都有不少人逃走。

    “你们,你们都给我站住!”李利忍不住大声咆哮,可是这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到了最后,因为对方那两员勇猛的能够跟当初的华雄相媲美的大将已经杀到离他不足十丈,李利也赶紧纵马逃走了。

    虽然人在逃走,可是心却很是不甘,李利根本想象不到,敌军为什么竟然这么强,简直比当初在槐里作战的马腾军还要英勇得多。

    “这,这难道真的是刘和那些训练了不到一年的新兵蛋子?为什么比我西凉的百战精兵还要狠?难道那刘和竟然是孙武再世,吴起重生?”

    慌乱之中的李利也顾不得细想,连忙向宫城退去,他想要借助天子的力量,或者说通过挟持天子,迫使刘和退兵。

    当李利来到宫门外的时候,他看到负责在东门守御的表兄胡封,这胡封也是一脸的惭愧,因为他在东门同样遭到了败绩,虽然那里城门关闭,敌军只是在城外攻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为倚赖的大将杨定竟然也突然叛变。

    这杨定在西凉军中素有威望,现在又乘着李傕郭汜不在,所以可以说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无数士兵响应杨定,将矛头转过来,对准了昔日的同乡和袍泽。

    杨定率领士兵,只是盏茶的时间就强行攻占了城门,然后下令打开,迎接驻守在这里的徐晃大军入城,在这种突然的变故之下,胡封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如果不是他跑得快,连命都会丢在那里。

    当下两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都是面有愧色,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带领着麾下的残兵败将退回宫内,利用宫城阻挡刘和大军的进攻,并且挟持天子,下令刘和退兵。

    可是等到他们叫门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不是打开的宫门,而是一排排的羽箭。

    只听得杨奉在城楼上大声叫道:“李利、胡封,尔等听着,我杨奉身为汉臣,如何可能投靠李傕、郭汜二贼,残害生灵呢?今日我已归顺天子,并且被天子拜为兴义将军,如今奉天子之令诛杀逆贼,尔等如果识趣的话,最好是放下武器乖乖投降,否则的话,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李利和胡封闻言顿时大怒,立刻下令大军攻打城墙,可是由于宫墙坚厚,他们手中也都没有攻城武器,对宫墙根本没有一点办法,不仅如此,胡封还被城墙上飘来的一根羽箭射中了肩头,鲜血染红了半条臂膀。

    这时候有心腹前来禀报,说是北门没有攻城军队,李利立刻对胡封说道:“表兄,我们立刻率军前往北门,杀出长安,前往灞上见父亲他们,求父亲率兵再杀回长安,到时候我一定把杨奉、杨定这些叛贼一刀刀活剐了,为你出气!”

    这时候胡封也没有办法了,点了点头,便率领军队,随李利一起逃往北门。

    北城门自然不可能真的没人,在城门外埋伏着桥蕤的三千骑兵。

    虽然桥蕤并不算什么出名的武将,甚是只能勉强算是一名三流武将,可是打打顺风仗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李利和胡封率领大军仓皇离开北城门不到五里的地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军鼓之声,随即就是惊天动地的马蹄声、喊杀声。

    李利和胡封早就成了惊弓之鸟,现在见对方还有伏兵,哪里还敢对敌?连忙策马没命的逃走。

    桥蕤之前早就被交代过,率领大军追杀了数里之地,然后就返回长安了,虽然只是顺风仗,而且人数只有三千,可是却杀死了数百名敌军,并招降了近五千人马,除此之外,还缴获了大量的粮草军械。

    桥蕤命降兵将这些粮草器械运到长安城,实在运不完的就放火烧掉,然后率领着麾下将士,洋洋得意的回到了长安。

    这时候魏延已经奉命接手了北门的防御,桥蕤见魏延来到,连忙上前问当今的战况。

    魏延虽然瞧不起没有本事的桥蕤,可毕竟对方也是老资格,而且为人一向低调本分,所以还是把战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桥蕤听了之后却是心中一惊。

    原来现在的宫中又出了变故,本来杨奉关闭宫门,把李利和胡封逼走,这是一件好事,可是没想到这杨奉竟然又异想天开,想要独占迎立天子的功劳,所以派人将献帝和百官“保护”起来,并且苦劝天子东归洛阳,不要再呆在长安这地方受气了。

    献帝本来就生长在洛阳,后来因为董卓强逼,这才无奈来到长安,他早就思念故土洛阳了,现在听杨奉这么一说,顿时便答应了下来,并且亲自在城楼上见刘和,请求刘和派兵护送他东归洛阳。

    刘和本来就是以奉天子诏令讨伐李傕郭汜等人的名义起兵的,又是汉室宗亲,怎么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献帝的请求呢?所以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但是刘和又说现在的弘农正在打仗,灞上那里也有李傕、郭汜的大军,回洛阳的两条路都被堵死,所以请求天子先在长安小住几天,等到战事结束了再回去。

    献帝考虑了一下,同意了下来。

    紧接下来,为了安抚刘和的情绪,同时也为了拉拢刘和,在杨奉的建议下,献帝拜刘和为前将军,司隶校尉,开府仪同三司,假节,受封洧阳亭侯。

    刘和知道以后再见到献帝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所以有便宜自然不能不占,于是就为麾下的将领们请赏。

    随后根据刘和的上表,拜郭嘉、荀攸、刘晔、徐庶、崔钧、陈群等人为司隶校尉部从事,郭嘉依旧为军师祭酒,也就是首席军师的意思,又任命郭嘉为司隶校尉部长史,同时拜李通为偏将军,司隶校尉部司马,周仓为裨将军,吕范为京兆尹、征虏中郎将,鲁肃为颍川太守、赞军校尉,廖化为抚军中郎将,陈到为护军,徐晃为荡寇校尉,甘宁为折冲校尉,魏延为先登校尉,石韬为典农校尉,于禁为平虏校尉。李平为破贼校尉,桥蕤为昭义校尉等等。

    这一回刘和借花献佛,慷他人之慨以封赏部将,可以说是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