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灞上,形势突变
    ,!

    “我滴个天呀,真没想到郭嘉的智力值竟然蹿升到了114,以他这种妖孽的智力,所施展的计策这天下能有几人识破?更何况那破系统也说过,除非是掌握了免疫某些计策的‘技能’拥有者才会无效,可是技能只有我自己拥有,可以说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店,那这也就意味着郭奉孝现在施展出计策来,不管是谁都要中招,吼吼,这可实在是太变态了哈哈。”

    刘和一听郭嘉如此强大的技能和如此变态的智力,顿时得意万分,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时候的系统却是暗暗苦笑,有话说不出来,这不是系统智能不想说,而是现在的系统没有这个权限。

    在高兴之余,刘和又突然想起了灞上的局势,突然收敛了笑容,轻轻叹道:“唉,也不知道现在的灞上局势怎么样了?真怕于禁他们顶不住啊。”

    却见郭嘉淡淡说道:“请主公放心就是,我们明处有刘子扬,暗处有吕子衡和贾文和,他们都是聪明人,绝对会懂得互相配合,所以我相信灞上绝对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呵呵,说不准文则将军那里还会转守为攻呢。”

    “真的会这样吗?”刘和不知道郭嘉为什么敢如此肯定,但是毕竟郭嘉有114的智力,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差池的。

    “虽然如此,我们也应该做好准备,走,主公,我们一起到北城楼去,如果灞上那里发生变故,我们一定要及时做出反应,争取给李郭二贼以最大化的打击,最好是将二贼给杀死。还有,主公还要小心那杨奉,这人诡谲多变,绝不会甘心被我们掌控。”

    “好,我们就先去北城楼看看。”刘和对郭嘉现在可谓是言听计从,所以立刻动身,前往北城门,临走之前还不忘给郭嘉拿了一件皮袍,毕竟现在已经是十月,冬季到来,寒风刺骨,郭嘉的身体向来羸弱,必须注重保暖。

    见那到这一幕,郭嘉含泪说道:“承蒙主公恩赐一段奇遇,嘉的体质现在已增强了不少,不怎么惧怕寒风了。”

    刘和则是笑着说道:“还需要注意一些才好。”

    之后不由分说,将那皮袍披在了郭嘉的肩头。

    而就在这时候的灞上,形势却发生了变化,经过连续三天的死守,守军令将近五千名西凉军饮恨城下,当然自身也付出了将近三千人的代价,不过不管怎样,西凉军的士气下降的很是厉害。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刘晔终于把他加班加点制作成的上百辆霹雳车运到了城头上,乘着西凉军发动攻城的时候,刘晔下令将霹雳车集中在南城墙上,对准最密集的人群,将数十斤重的大石头抛射了过去。

    霎时之间,只见巨大的石头如同冰雹一般从天而降,李傕和郭汜的军营中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将士们为了躲避石头而到处乱窜,导致阵型溃散得不成样子。

    一时之间,将士们哭爹喊娘,正想逃走,人马践踏而死者不计其数。

    “都给我站住,不准跑!”李傕和郭汜在后方看着军士逃走,顿时大怒,赶到石头抛射不到的地方,将逃走的士兵杀了十几个,这才终于止住溃逃的趋势,可是即便这样,也只是止住后方将士的溃逃,而在霹雳车射程内的那些军士们则仍然像是没头的苍蝇一般到处乱跑。

    好在“石头雨”持续的时间并不成,只是半个时辰的工夫就停止了,西凉军在李傕郭汜这些凶神的威慑下又渐渐的聚拢在一起,然而这时候军中的士气早已经变得十分低落。

    可是就在他们聚拢起来没多长时间,“石头雨”竟然再度从天而降,这让西凉军的将士再度陷入混乱之中,将士们集体无视李傕和郭汜的威慑,四散逃走。

    这一次的“石头雨”仅仅持续了一柱香的功夫,然而虽然停了,西凉军却是好长时间不敢聚集在一起。

    而等到他们终于小心翼翼的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只见城门大开,于禁和文聘二将率领着大军纵马冲了出来。

    虽然这支大军只有两千骑兵,其后只是上万步兵,可是这支大军所表现来的气势却是十分强大,那种凛冽的杀气,睥睨天下的霸气实在令人心惊。

    再加上这正是西凉军的士气跌落到低谷的时候,可以想见西凉兵的心中是多么的胆怯。

    而就在这时,从董承的军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敌军杀过来了,大家快跑啊。”

    西凉兵本来就有畏惧心理,现在又听见别人这样喊,自然再也无法呆下去,数万大军竟然就这么溃散逃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是李傕和郭汜再怎么约束,也都没有了任何作用,他们的军师贾诩和“吕生”纷纷劝说:“如今兵败如山倒,再打下去也实在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赶快逃走吧。”

    李傕和郭汜还是有些犹豫不定,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支军马从南向北赶来,有眼尖的李傕军士看到旗号,大声喊道:“是少将军来了,我们的援军到了。”

    随即那军士就看到李傕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再看去,却见“少将军”李利确实来了,然而却并不是援兵,而是盔甲歪斜,旗帜混乱,一看就是打了败仗。

    “怎么回事儿?少将军不是奉命驻守长安吗?怎么这时候来了?而且我看他们好像是打了败仗,莫不是长安城失陷了?”

    那名军士不仅是个大嗓门,还是个大嘴巴,这一说顿时让周围的将士全都听到了,他们的脸色全都变得不好看起来,因为他们的家眷都在长安,这样一来岂不是全都落入敌军的手中了?

    李傕更是气恼在心,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大嘴巴的话,他还有一定的可能将坏消息给遮掩住,现在一来,什么都遮掩不住了,大军的溃散就在眼前。

    “都怪这个该死的大嘴巴!”李傕想到这里,顿时起了杀心,拔出佩刀将那大嘴巴一刀杀掉,然后大声叫道:“尔这贼子胆敢乱我军心,杀之何惜?哼,传我军令,大军并力上前,迎战!”

    可是这时候大家都猜到了长安陷落的事实,谁还有那个心情攻打灞上?所以全都哄然逃走,数万人的大军只是片刻之间,就逃走了大半。

    “走,撤兵!杀回长安!”无奈的李傕只好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