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马韩内争,刘和打劫
    ,!

    而就在刘和紧锣密鼓的准备收复右扶风的时候,马腾与韩遂之间的矛盾却是越来越大了。

    首先是马腾派遣麾下将士冒充盗贼,抢夺韩遂在安定的粮食。对于这一点,经过简单思考之后的韩遂却是如同明镜一般,因为刘和军中粮草充足,再加上他对刘和麾下的将士防范甚严,抢劫他粮草的不可能是刘和麾下,而自己之前收容过马腾治下逃来的难民,马腾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韩遂并不对自己过去招徕马腾治下流民的做法感到有什么愧疚之处,毕竟这些人就算是不逃到他那里,也一定会逃到刘和的左冯翊,或者是张鲁的汉中,自己不收可是白不收。然而韩遂却十分痛恨马腾这种抢夺自己粮草的做法,因为自己治下粮草本来就不充裕,这样一来导致安定军心浮动,民心思变,自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安抚住军心民心。

    “哼,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韩遂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随即就招来麾下的心腹大将阎行,派他到陈仓等地,以军粮为诱饵,暗暗招降马腾的部曲归顺,结果竟然有数千人马直接归顺了韩遂。

    在此情况下,马腾实在无法忍受,便派遣使者前去质问韩遂,然而韩遂却根本不予理睬,反而责问马腾为何派人抢他粮草。

    马腾得到消息心中更加恼怒,立刻起兵前去攻打韩遂的安定,由于韩遂只是防范刘和,却并没有防备马腾大军的攻击,结果导致安定的守军大败,安定的将士一大部分选择了投降韩遂,而小部分却径直选择了投靠刘和的大军麾下,这让刘和的大军竟然凭空多了三四千人。

    韩遂丢了安定,自然更加气恼,盛怒之下率领大军自金城赶来,与马腾的大军之间展开了一场厮杀,结果在这场厮杀之后总,马腾的长子马超竟然差点被韩遂部将阎行给杀死。

    原来这马超今年刚满十八岁,武艺高强,勇冠三军,在与阎行相遇之后,两人全都是持勇斗狠之辈,竟然发生了单挑,本来阎行的武艺跟马超差了一大截,可是马超毕竟年少,有些骄狂,在单挑过程中阎行先是用矛去刺马超,却被马超抓住了阎行手中长矛,并且把矛头给生生折断。

    本来马超认为这样一来,那阎行一定会被自己强大的武力给吓破胆的,而马超之所以折断矛杆,主要就是为了想要展示自己强大的武力,让对方不战而退,可是没想到那阎行竟然十分果断,直接用折断的矛杆打中了马超的颈部,如果不是马腾率众相救,估计马超就一命呜呼了。

    这让马腾与韩遂之间的矛盾越发的紧张起来,随后马腾在安定的军营中更是收到了一封信,那封信的写作者是司隶校尉刘和,要使者把信送给韩遂,可是使者却错把书信送到了马腾的营中。

    马腾打开心一看,却见刘和在书信中夸赞韩遂事情做得很好,并且提醒韩遂不要忘了他们之间的约定,等到事成之后一定不会违背许下的诺言。

    这让马腾更是恼怒,原来这韩遂口口声声与自己称兄道弟,可实际上却与刘和相勾结,共同图谋自己的地盘!

    “韩约啊韩约,你可记得昔日我们一同许下的诺言?现在你不仅招纳我的百姓,还诱降我的部众,你不仅重伤我儿,还要图谋我的地盘,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对你客气什么了。”

    马腾感觉自己现在对韩遂的恨意都已经超过了对刘和的恨意,只留下一万多人守护槐里,却率领麾下三万余众,准备以汉阳郡为跳板。进攻韩遂的大本营金城。

    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马腾进攻韩遂的消息竟然走漏了,结果马腾大军遭遇了韩遂的伏兵,一场大战下来,马腾损失数千人,无奈之下只好逃回陈仓,却被韩遂率军追杀,最后只好逃回郿县固守。

    可是就在这时却传来一个消息,刘和乘着韩遂与他大战之际,率领大军偷袭他的老巢槐里,俘虏了他的家人,包括妻子女儿和子侄,这其中包括正在槐里养伤的马超,以及马超的弟弟马休、马铁、妹妹马云碌和侄子马岱!

    “这,怎么会这样?刘和小儿实在可恨,竟敢掳我妻子儿女,我马腾与他之仇,不共戴天!”马腾咬牙暗骂,随后决定放弃安定郡,与韩遂讲和,共同率军进攻槐里,夺回自己的妻儿。

    然而当天晚上,马腾的营中就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刘和派来的使者,名叫钟繇,如今的职务是长安令,来见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他和韩遂讲和,除此之外钟繇还把马腾的妻子和女儿马云碌、儿子马休给送了回来,至于马超和马岱、马铁,据钟繇所说,是刘和担心马超的伤势,所以让两位弟弟留下照顾马超。

    “哼,什么照顾超儿,这很明显是要把他们留下当人质。”马腾心里虽然明白,可是却也知道如今形势比人强,自己面临韩遂和刘和两大势力的夹击,这个时候如果不选择妥协的话,估计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侄子都将性命不保。

    “讲和可以,我就想知道一下,雍州该怎么划分?”马腾直到这时候自己不可能全据右扶风,同时也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但是自己却必须为自己争取一处安身之地,所以现在也只能据理力争了。

    只见钟繇说道:“马使君,你也知道,雍州的设置当初本来就是语焉不详,这是天子当初的失误,或者是有意为之,不过不管怎样,刘使君现在是司隶校尉,完全有权力管理三辅地区,然而我家主公也知道,马使君现在没有栖身之地,我家主公不忍马使君真的失去托身之地,所以提出来以武功县为界,武功至美阳、漆县一线为右扶风的地界,而郿县以及往西的陈仓、雍县、渝麋、汧县等地全都归马使君治下。马使君将安定交还韩使君,我家主公将保证韩使君将已经占据的陈仓和汧县交还给马使君,不知马使君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