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守尉之争
    ,!

    “这……不好意思,徐兄,我这安邑城小,容不下那么多的人,还请徐兄谅解,依乐之见,徐兄还是将刘司隶派来的大军先安置在城外驻扎,徐兄你自己暂且入城,履行郡尉之责,不知可好?”

    李乐怎么可能会让徐晃率兵入城?他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把徐晃骗进城内,然后再寻找机会予以毒害,不过他也料定徐晃根本不会进城,所以才开出了允许徐晃到城内履行郡尉责任的的条件。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徐晃竟然答应了,只见徐晃开口说道:“太守说得也有道理,既如此,那晃只率本部一千部曲入城,履行郡尉之责如何?”

    “你,你真的愿意只带一千部曲入城?”李乐听了之后不由得又惊又喜,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正是。”徐晃点了点头,正色说道。

    “既如此,徐郡尉且让刘司隶的将士后退十里,乐这就迎接你入城。”

    “全军后退十里。”徐晃随即悄悄发布了命令,让部将陈震暂时统率麾下将士,同时通知荀攸尽快前来城下接手城外驻军,然后自选一千精锐,命令他们随着自己入城。

    虽然城内是龙潭虎穴,可是徐晃却敢闯一闯,他相信以他的胆略和智慧,完全能够想办法逼走李乐,全据河东。

    李乐见徐晃竟然果真下令大军后撤十里,而且率领着一千人来到城下,决议入城,心中的狂喜瞬间变成了一丝的忧虑,因为他现在才感到,自己在明面上还真的对他没办法。

    “哼,不管如何,你入了我的彀中,生死任由我揉捏,这一次要不把你给弄死为韩暹和胡才报仇,我李乐枉为白波帅,不过城下还有那么多人,我可不能现在就弄死你,否则的话就会面临城下士兵的愤怒,我要耐心等到他们离开。”李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杀气,捏紧拳头,暗暗下定决心,可是表面上却满含笑意,笑盈盈的在城门口迎接徐晃。

    徐晃也很客气地向李乐施礼,然后与李乐携手入城,尽管他十分渴望立刻拿下李乐,进而直接派兵进占安邑城,可是却知道这样做虽然占据了城池,却失去了信义,导致那些本来想着要投降自己的县城也都纷纷闭城自守,这对于自己占据河东并且为自家主公争取名望是十分不利的,所以从长远计,还是徐徐图之的好。

    李乐原本以为刘和派来的军士会很快撤退,可是没想到数天过去,那些士兵不仅没有撤退,反而又增加了数千士兵,而且似乎连统帅都变了,因为军营中看起来更加的紧张有序了。

    而这时候城内的徐晃却也没有闲着,在接受任命之后很快就承担起了巡防县城的任务,徐晃执法异常严厉,尤其是那些侵害百姓的白波贼兵,实行了坚决镇压和打击的策略,就连李乐求情都不管用。

    结果十几天下来,被徐晃乱棍打死的白波军将士就有上百人,还有数百人被投进了监狱,而原本那些因为“犯禁”而被投入狱中的百姓却被徐晃以证据不足而下令放了出去,这样一来狱中仍然人满为患,可是关押的却都是白波军将士。

    这样一来徐晃的行为就引起了白波军将士的不满,可是另一方面徐晃却赢得了城内的民心,当徐晃打出了招募军士出征永安县、平定匈奴暴乱的大旗的当天,就有上千名壮士应征,这里面甚至还有不少人原本是白波军的将士。

    李乐的太守府内聚集了数十名白波军的旧将,这些人的面色都不好看,对着李乐七嘴八舌的控诉着徐晃的“罪行”。

    “大帅,这徐晃甚是可恶,我的侄子只不过是抢了一个贱妇,那徐晃,竟然把我侄儿生生给阉了,可怜我兄长只有这一个独苗,以后该怎么传宗接代啊?”

    “你兄长可怜?我姐姐又何尝不可怜?他只有那一个儿子,就因为抢了邻家一块土地,失守将那老农给打死,结果就被徐晃给砍了,你侄儿最起码还能保住一命,我外甥却连命都没有了,可怜我大姐终日以泪洗面,我枉为大将,却不能为她出气,面子早就被丢光了…….”

    “你兄长,你姐姐?也不过是这样而已,毕竟儿子死了还可以生,可是我家三弟仅仅因为深夜饮酒,误杀了一名士兵就被斩了,那些低贱的士兵原本就是我们可以随意打杀的,可是现在竟然被处死,大帅你说一说,这都是哪一门子的规矩?”

    “是啊大帅,自从徐晃来了之后,兄弟们过得都是什么苦日子啊?不敢饮酒,不敢抢夺百姓,就算是在街上见到漂亮的女人也不敢动心,这样的日子兄弟们过得还有什么意思?他们都聚在一起商量,要不要逃出安邑,重新啸聚山林,大碗饮酒,大块吃肉?之前我费尽力气才劝住,可是如果局势还这样发展,那不仅仅是他们,连我们都要逃走了。”

    “其实兄弟们受点苦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徐晃大肆招兵买马,而城外的驻军还没有撤离,一旦让徐晃的实力扩充起来,一定会里应外合攻下安邑城,到了那时候,恐怕咱们兄弟都会成为刀下之鬼,大帅,现在是生死存亡之际,你要是不想想办法,我们也都只能逃走了。”

    ……

    这些部将们的言论逐渐的引起了李乐的愤怒,因为他们担心的,其实也正是他所担心的,现在徐晃越来越得民心,麾下的新军已经征募了五六千了,而且其中有近两千人是原本的白波军,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估计将来自己麾下都没有什么兵力了,在那种情况下,自己就算是保全性命恐怕都不容易,更不用说什么白波帅、河东太守了。

    “那依你们所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李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坚决,对着众人问道。

    “大帅,今天晚上我们把所有的兄弟都召集起来,共同围攻徐晃的军营,杀死徐晃,吞并他的部众,然后再以徐晃的名义把城外的驻军给骗进来,杀死其主将,吞并其部众,反正我们与刘和之间已经没有了和好的可能,没有必要再手下留情。”

    李乐的心腹部将李超应该是提前与众人商议好了,所以也没有征询众人意见,直接开口说道。

    “那好,你们先回去聚拢人手,今晚三更时分展开行动。”看到众人全都点头同意,李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狠辣,郑重的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