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竟是她们姐妹?
    ,!

    刘和之所以说不出话来,主要是因为这对姐妹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虽然只有十四五岁,看起来还略微有点青涩,可是这容貌竟然丝毫不输杜氏、蔡琰这等美女,甚至就算比起貂蝉来,也不逊色什么。

    “这,这,这怎么可能?三国时期虽然不乏美女,可是能够美到这种程度的美女,绝对不该是籍籍无名之辈啊,可是我可从来不知道,桥蕤竟然还有这样美丽的女儿,而且还是一双,姐妹花,就算是在这个时期最出名姐妹花大小乔,估计这容貌也就这样吧?咦?桥蕤刚才说这对姐妹花叫什么婉儿、莹儿,也就是说她们叫桥婉、桥莹,难道会跟大小乔有什么关系?”

    刘和想到这里,连忙呼叫系统道:“系统系统,快出来,扫描一下这对姐妹花的属性。”

    只见系统随后说道:“大乔,内助型人才,一流内助人才,武力15,智力65,内政64,魅力88,属性未到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23,智力72,内政72,魅力95,可册封为天败星;小乔,内助型人才,一流内助人才,武力17,智力63,内政67,魅力89,属性未到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25,智力70,内政70,魅力96,可册封为天暗星……”

    “大乔小乔?这,这,难道这两个小丫头真的就是鼎鼎大名的大乔和小乔?可是她们怎么又成了桥蕤的女儿了?不是说她们是太尉乔玄的女儿吗?”刘和听了这话顿时奇怪不已,连忙默默的询问系统。

    只见系统笑着说道:“乔玄,字公祖,梁国睢阳人,汉末名臣,曾任大鸿胪、司空、司徒、太尉等职,生于东汉永初三年,即公元199年,卒于东汉光和六年,即公元183年,也就是黄巾起义头一年,时年七十五岁,如果大小乔真的是他女儿的话,那么他生大小乔应该是在七十岁左右,历史上虽然有七十岁产子的记录,可是连续两三年内生出两个女儿,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乔玄不可能是大小乔的父亲,至于她们的父亲是谁,历史上没有记载,不过桥蕤是二乔的父亲也不是没有可能。后世的网络上也有类似的文章,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从系统这里调取相关的文章来。”

    “算了,我也犯不着去管这些事,只要确定这姐妹二人就是大乔和小乔就行了,真没想到,当初强行留下一个桥蕤,竟给我带来了两个绝世美人,如果让曹操知道了,一定会嫉妒的发疯的,哈哈…….”

    刘和接下来就见周围人都奇怪的看着自己,原来自己刚才太过得意忘形,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然而桥蕤却是大喜道:“主公只要喜欢就成,不瞒主公,其实从一开始主公见到吕布家眷的时候,末将就有吧女儿献给主公的意思,只不过当时她们年纪还小,再加上末将感觉到太过唐突,所以并没有那样做,可是后来见主公在长安又收了蔡家娘子,末将知道如果再不出手的话,恐怕就赶不上了,然而主公太忙,这些日子末将一直没抓到机会,今天终于抓住机会了,而且看起来主公也比较喜欢,呵呵,既然这样,她们以后就归主公使唤了,婉儿,莹儿,还不过去见过主公?”

    随即大乔(大桥)和小乔(小桥)就走过去,对着刘和款款行礼道:“民女桥婉(桥莹)见过主公。”

    “好好,你们先起来再说,哈哈……”刘和虽然定力够高,可是两个美女同时拜倒,他却被迷得有些神魂颠倒,所以现在是开怀大笑。

    不过随后就见貂蝉淡淡笑了笑,然后对着刘和说道:“主公,我们该回去了。”

    “对对,我们大家一起进城,各自回家说话,桥婉,桥莹,你们刚刚见到父亲,正该一家团圆,等到明日再去府中见我,嗯,如果我有事见不到的话,可去找貂蝉姐姐,她会安排你们做事。”

    刘和随后走上前去,自然的牵着貂蝉的手,笑着说道:“走吧,咱们一起进城。”

    先抛开某人抱着一丝龌龊的心理去牵貂蝉的玉手,其实在另一方面,这其实是体现了他对貂蝉的一种亲切,同时也有一丝的感激,这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之前貂蝉暗暗帮了自己一把,让自己从对大乔小乔的沉迷中清醒过来,不致于在人前丢人,否则的话,虽然此事无伤大雅,可是却会让人产生一种自己喜欢美女的想法,如果这样的话,恐怕会有不少人会想办法搜罗美女,这不仅对于自己的名声不利,也会让许多人从此不务正业,一心想着靠歪门邪道来赢取刘和的欢心。

    “貂蝉,这些日子没有见,不知道你现在的厨艺怎样了?”回到府中之后,看着忙忙碌碌的为自己收拾居室的貂蝉,刘和又想起来她当初做的美食,不由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于是笑着开口问道。

    却见貂蝉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住,然后轻轻叹道:“自从与主公分开之后,婢子根本无心再研究美食,所以这些日子的厨艺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可能会有些退步呢,主公你说,婢子是不是挺没用的?”

    “不不”,看着貂蝉那一脸凄婉的样子,刘和连忙心中一痛,柔声说道:“貂蝉,哪个说你没用了?我真没想到你对我竟是这般挂念,这都怪我,没有早早派人去接你。”

    说到情动之后,刘和自然的扶住了貂蝉的肩膀,却见貂蝉直接将头埋进了刘和的胸膛,呜呜哭着说道:“主公,你不知道这些日子,貂蝉是多么的想你?”

    刘和一边抚着貂蝉的秀发,一边轻轻安慰,同时还要强迫自己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因为那秀发飘来的清香,以及从貂蝉身上传来的那股幽幽的体香,再加上对方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这一切都让他产生了一股想要犯罪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到最后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然而就在这时,貂蝉突然轻轻呀了一声,抬头看去,却见刘和的鼻子竟然不争气的出血了,连忙打来热水,为一脸尴尬的刘和洗脸,这样一来,方才旖旎的气氛也就渐渐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