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河内太守张杨
    ,!

    第二天一早,刘和就率领麾下的一万白毦兵前去河内,当大军来到了河东与河内之间最险要的地方箕关之下的时候,刘和自然被河内的守军给拦住了。

    “什么人?为何率领大军擅自入我河内?速速退走,否则的话,休怪我等无情!”

    “我主乃司隶校尉刘和,本身就是河内郡的上官,你这小销守将,还不速速通知张杨,让他派人前来迎接?”

    裴元绍身为亲兵将领,可不能忍受自家主公受到他人呵斥,于是踏步上前,大声说道。

    “哦?司隶校尉?就能命令我家主公前来迎接?那照你这么说,只要天子一句话,这世间所有的诸侯是不要都要把兵权给交出来?要不你们的主子先这样干试一试?哼,如今的河内是我家主公的地盘,先不说我昔日天子东归之时,我家主公也有护驾之功,就算是没有,这河内也是我家主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是我家主公的基业,你远来是客,就算是皇帝也要跟我家主公客客气气,竟然敢这么颐指气使,简直是可笑!”

    “大胆!”

    “住手!”眼见裴元绍就要暴起,一旁的刘和连忙喝止道:“裴元绍,退下。”

    随后刘和走上前去,对那守将说道:“这位将军,不知尊姓大名?”

    “哼,本将名叫眭固,字白兔,乃是张太守部将,奉命守卫箕关的,你纵然是说再多的花言巧语,我也一定不会放你进去。”

    “原来阁下是眭固将军,将军之名,和实在是如雷贯耳啊,对了眭将军,不知你是不是一直都追随张太守的?”

    “哼,我眭固虽然以前出身于烟山军,后来才归降的主公,然而主公待我极其恩义,我也早就下定决心,为我家主公百思而无悔。”

    眭固好像是被刘和戳到了痛脚一般,大声喊道。

    刘和闻言却是笑着说道:“眭将军忠勇可嘉,实在佩服,不过和有一事相问,既然将军出身于烟山军,却为何又要投奔张太守?”

    “这……哼,这还用说吗?烟山军不管怎么说也是个贼,而我家主公是官身,而且为人仁义,这样的选择还用犹豫吗?”

    “原来眭将军也这样想,那可真是巧了,和也是这样想的,将军既然出自烟山军,想必在烟山军中也有不少好友兄弟吧?”

    “这倒是,想当初眭某在烟山军中也算是略有名望,身边混了不少好兄弟,只是如今,唉……”眭固的脸上顿时写满了遗憾。

    刘和见状淡淡一笑,然后问道:“和见眭将军满脸的遗憾,是不是也想着让你昔日的那些兄弟全都变成官军?”

    “正是,眭某早有此心,我家主公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那褚飞燕管得甚严,烟山军很少有人敢于像眭某这样反叛,我家主公虽然有心帮助兄弟们成为官军,却也是有心无力,只能暂时与他们合作,以便将来寻找时机再做这件事。”

    “不瞒将军,和这一次之所以来河内求见张太守,就是为了这件事,张稚叔因为兵力等原因,很难打败张燕,根本无法帮助你们那些兄弟成为官军,最起码在短时间内难以做到,可是如果与和合作的话,合你我双方之力,胜算是不是就大了?除此之外,和还听说吕奉先将军也在河内,昔日吕奉先将军与烟山军大战多日,在烟山军中也素有威望,只要再加上他的帮助,我们就一定可以打败张燕,这样的好事想必张稚叔一定会同意的,眭将军,你说是不是呢?”

    “如果使君、温侯加上我家主公,打败褚飞燕一定是没问题的,呸,那褚飞燕为了证明自己是张牛角大帅的继承者,自称张燕,算什么好东西?只不过这一次使君那么好心,帮我家主公打败烟山军,不会没有目的吧?”眭固也不傻,谁也不会白白帮忙,所以立刻想到这个问题,对刘和说道。

    只见刘和笑道:“当然有目的,和只希望张太守能够与和结成同盟,与和一起对抗曹操,另外,和这里还护送着吕温侯的家眷,希望借此结交结交这个天下第一勇将,这些要求不算过分吧?”

    以刘和的智力和辩才,想要以舌战打败眭固这样的家伙,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所以这一番交涉下来,眭固很快就认同了刘和的说法,不过他还是亲眼看到了吕布的家眷,这才完全相信了刘和,不过眭固却是提出来,应该先报张扬同意之后才会开关放行,在这之前,希望刘和大军在这里先等待几天。

    对于这一点六和没有丝毫的异议,立刻就同意了下来,在己方的军营中驻扎下来。数日之后,刘和接到了由张杨派遣使者送来的一封亲笔信,说是张杨和吕布等人将来到箕关,亲自迎接,大概在三天后到达。

    “嘿嘿,只要你肯见我,一切都好办,我保证以这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你,让你同意我的主张,只要我到了河内,并且和你订立了同盟,到时候你就只能跟我绑在同一辆战车之上,到时候你如果识相的话,我也不吝惜封赏和爵位,但是如果你非要不识好歹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把你顺手给除掉了。”

    看着张杨写的那封亲笔信,刘和的心中暗暗冷笑不已,在这乱世之中,所谓的仁义都只是装出来的,就算是真的,那也只能是对自己人,而所谓的同盟,他只信奉后世流传的一句话:世上没有永远的外交,只有永远的利益。

    三日之后,刘和率军来到箕关城下,只见城门洞开,吊桥上一人做文官打扮,带着进贤冠,对刘和拱手施礼道:“下官河内太守张杨,见过刘使君!”

    “张太守免礼。”看着面前这位四十余岁的大汉,刘和笑着还礼,同时也暗暗点头说道:“这位就是河内太守张杨了,看起来也不像有野心的样子,说不准就有招降的希望,其实我也不想杀人的,希望你不要逼我动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