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甘宁来也
    ,!

    “咦?武艺还不错!不过还是不够看。”吕布见状,脸上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笑着说道:“来吧,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吕布的武艺!”

    对于刘和来势汹汹的攻击,吕布只是把方天画戟随手一挡,就挡住了刘和的攻势。

    而仅仅这一下,刘和就感到虎口发麻。

    “果然不愧为武力114的大高手,如今看起来,我与这种绝世高手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刘和想到这里,顿时下定决心,等到以后一定要再次想办法再度提升武力值。

    然而这时候,刘和却在想办法抵挡吕布的进攻。

    仅仅一个回合,吕布就开始反守为攻了,这种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即便刘和的武力值已经达到了100,也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所以,之前吕布说只要一出手,自己就没有了出手的机会,刘和还不相信,现在终于相信了。

    紧接下来,刘和把自己的混铁槊法发挥到最大限度,严防死守,并且靠着座下火焰驹的速度几乎并不逊色赤兔马,挡住了吕布的好几次杀招,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坚持了二十余合。

    “好小子,座下的战马倒是不错,竟然能够跟我的赤兔马相提并论,如果不是这马,恐怕你早就败在我的手下了。”看着刘和座下的战马也是神骏非凡,吕布的眼中充满了欣赏之意,接下来又说道:“只可惜如此好马,却是糟蹋在你这种蠢货手中。”

    刘和强行让呼吸平静下来,一边躲避着吕布的进攻,一边开口笑道:“彼此彼此,如果你吕奉先座下没有赤兔马,恐怕也没有这么恐怖的速度吧?你要是不信,就另外换一匹劣马与我再比试比试?”

    只见吕布哈哈笑道:“你这小子嘴上功夫倒是厉害,不过我可不会上当,能够得到赤兔马是我的本事,你要是有的话,我也不会说什么,废话少说,现在已经接近三十回合了,接下来将是我最猛烈的招数,希望你能够再坚持二十回合。”

    说完之后,吕布的招式顿时变得更加猛烈起来,简直就像是狂风暴雨一般,疯狂的对刘和发起了进攻,而刘和就像是在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沉没的风险。

    “甘将军,主公有危险,我们赶紧上前,把主公给救出来吧。”一旁的陈到看到这一幕,早已急得不得了,只不过他知道刘和的武艺现在都已经是自己所不能达到的高度了,更何况是享有天下第一勇将之名的吕布?所以现在也只能向甘宁求救了,他知道甘宁经过册封之后,武艺早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甚至就算是比起吕布来,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甘宁却是摇头笑道:“叔至将军不必担心,主公的攻击力虽然差了些,可是招式之巧妙丝毫不逊于吕布,现在虽然并无还手之力,却也仍然有招架之功,多了不敢说,坚持二十回合还是问题不大的,宁这一上去,虽然能够救下主公,可是却代表主公输了赌注,这会让吕布那厮说嘴的。”

    陈到知道甘宁对刘和忠心耿耿,也相信甘宁的眼光不会有错,所以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打算,紧张的观看着双方的战局。

    而战局的发展果然像甘宁所预料的那样,吕布的攻击虽然狂猛,然而刘和却能尽力与之周旋,借助混铁槊中那几招绵密的防御招式,硬是生生扛住了吕布的二十合攻击。

    其实这几招是李存孝当年最强大的杀招,主要的意图是进行一种大范围无差别攻击,让人根本找不到可以防御的地点,现在却被刘和反过来用作防御,如果李存孝穿越六百年站在这里,看到这么窝囊的使用他那得意的杀招,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哉穿越回去?

    不过不管怎么样,刘和总算是撑过了五十回合了,这也算是堂堂正正的告诉吕布,他现在完全有资格跟吕布一起合作的。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吕布的家眷之中传来一道声音:“爹爹,我师傅已经挡住了你五十回合,你不能再动手了!”

    那道声音自然就是吕玲绮。

    也不知道到为什么,这一路上吕玲绮没有对刘和说过一句话,甚至见面碰上都躲到一旁,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替刘和求情,这让刘和感到十分感动和意外。

    然而刘和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这句话,竟然他再度置于危险之中。

    吕布本来准备停手了,可是现在却是冷笑道:“师傅?你有什么资格做我女儿的师傅?油头粉面的小子,莫非是对我女儿有什么不轨之心?今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受死吧!。”

    话音刚落,吕布的方天画戟如同毒蛇一般的袭向了刘和的咽喉,而刘和由于刚刚打完五十回合,心防正松,根本没想到吕布会突然下杀手,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杀死,也亏得火焰驹能够通灵护主,在关键时刻硬生生往一侧跳出了半尺,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好马,竟然还懂得护主,今天我就宰了你,夺了这马,以后和我的赤兔一起养。”吕布说完,就挥舞方天画戟,准备再度刺杀刘和。

    这时候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暴喝:“吕布,不讲信义的小人,休伤吾主,甘宁来也,吃我一箭。”

    伴随着甘宁的那道喝声,吕布就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急剧的破空之声,以他多年的作战经验,知道背后定然是强弓劲弩,他不敢大意,连忙拨马躲过这一箭,随即转过身来,盯着甘宁说道:“好箭法,劲道也不错,既然你要强出头,那意思就是要挑衅我了?既如此,我边陪你玩一玩。看戟!”

    吕布一声大喝,手中方天画戟如同流星一般的刺向甘宁。

    他本来以为这一下甘宁一定会躲闪,却没想到甘宁丝毫没有避让,手中刀直接对着方天画戟猛劈了过去。

    只听得“铛”的一声巨响,甘宁的座下马一声长嘶,倒退了十余步,而吕布的赤兔马虽然没有倒退,吕布却感到手上传来了一阵略微的酸麻。

    “哈哈,不错,这天下竟然能够有人硬接我这一式泰山压顶,不过这没用的,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玩儿玩儿,让你饱尝一下绝望的滋味。”

    吕布仍然没有把甘宁当一回事儿,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开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