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欠你一个人情
    ,!

    虽然很不爽吕布的高傲性子,可是毕竟吕布已经做下了这样的保证,再加上张杨和吕布的关系一向很好,这个时候翻脸很不利于自己的大计,所以刘和也只能选择忍下来。

    然而甘宁和陈到等人却都是人人不忿,看到吕布就像是看到仇人一般。

    “主公,凭借着我们自身的能力也一样能够拿下并州,为何偏偏要仰人鼻息?不如我们乘这个机会率领白毦兵一拥而上,先杀吕布,再宰张杨,直接吞并了河内的部众,然后再顺势而上,平定烟山贼,也好与幽州联在一起。”

    甘宁的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对着刘和低声说道。

    刘和则是笑道:“兴霸,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然而此计有点不好,首先来说,这张杨在河内可以说是颇得人心,如果把他给杀了,河内的民众就很难归附我们了,至于杀死吕布,虽然我们将士们一起出动的话,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一定会死在这里的,可是会为我们带来些什么?只能带来无数将士的伤亡,更何况吕布麾下也有不少精兵强将,一旦吕布死了,那些人肯定会举兵反对我们,这些人大都是并州人,如果遭到他们的一致反对,恐怕不利于我们进军并州,再加上同情张杨的河内将士,二者联合起来一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所以,此计除了泄愤之外,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暂且忍耐,等到拿下并州之后,张杨还不是小问题?至于吕布,如果真想杀他的话,我到时候只需要派甘宁和魏延前去就足矣,根本不足为患。”

    这时候郭嘉也说道:“主公说得对,你们拼尽性命方才赢得了现在的局面,怎么能够因为一时的情绪化而做出这样不智的事情来?”

    其实之前刘和受到偷袭,郭嘉也十分担心和愤怒,不过作为一名军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持足够的冷静与克制,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让自己的主子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所以,郭嘉强忍着心中对吕布的强烈不满,表示出了对刘和所做出的这种选择的赞同。

    听首席军师郭嘉也都这样说,甘宁和陈到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毕竟他们的智力也都不低,略一分析也都能分析出时局的好坏。

    在事情平息之后,一脸歉意的张杨连忙亲自引领刘和及其麾下将士入关,然后来到了张杨的驻地野王。

    “传令下去,大摆筵席,为刘使君及麾下勇士们接风,与此同时我宣布,从此之后断绝与烟山军,不,烟山贼的来往,明日便与刘使君订立盟约,之后择一个良辰吉日,大军出征,共同讨伐烟山贼,拯救并州百姓于水火之中。”

    张杨这一公开表态,立刻就得到了麾下不少人的拍手称快,看起来这些人也早就看不惯一向飞扬跋扈的烟山贼了。

    当天晚上,在张杨的酒宴上,双方可谓是宾主尽欢,不过唯一让张杨感到不高兴的是,吕布竟然没有来,只是派遣了他的部将张辽来充个数,好在张辽对刘和很是客气和尊重,这让整个酒宴一片和谐喜悦。

    到了第二天,是双方订立盟约的日子,刘和与张杨聚在一起,静静的等待吕布前来订约,然而等了两个时辰依然没有见到吕布的身影,直到最后才见吕玲绮气鼓鼓的来到会客厅,给刘和送了一封信,然后说道:“父亲,父亲他太不讲信义了,明明说的今天要和师傅订立盟约,共同讨伐烟山贼,可是他却在昨天晚上率领张辽、高顺、郝萌、曹性、魏续、宋宪、候成等人一起率领军队离开,又把母亲和我留在了这里,师傅,对不起,我劝他不住。”

    “这怎么能怪你呢?”刘和连忙摇了摇手,苦笑着说道。

    本来他以为自己昨天那些罪也算是没白受,毕竟吕布能够跟自己订立盟约,这让自己讨伐烟山贼会减少许多压力,可是没想到吕布竟然也来了金蝉脱壳这一出,摆了自己一道。

    不过事已至此,怪罪也没什么用,更何况这事情根本跟吕玲绮一个小丫头没有什么关系,刘和堂堂一方诸侯,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什么。

    “奉先这事做的有些不地道,竟然说话不算话,食言而肥,使君放心,我这就给他写信进行劝解,还有,奉先虽然不在,我们也要照常结盟,杨就不信了,凭我们的力量,难道还打不败那些烟山贼?”

    遇到这种尴尬的事情,张杨也是很郁闷,他昨天晚上刚刚宣布与烟山贼决裂,如果刘和再离开的话,那就只剩下他自己对抗烟山贼了,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张杨也只好尽力去劝解刘和。

    其实刘和在制定攻略并州的计划的时候,并没有指望着借助张杨和吕布的力量,昨日之所以百般忍让,主要是怕张杨和吕布的力量会对自己形成掣肘,现在吕布离开,只剩下张杨了,而且张杨还提出来要帮助自己,这对刘和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局了。

    所以刘和笑着说道:“没什么,吕温侯之所以离开,想必也是有什么大事,既然如此,那你我之间合力,也足以剿灭烟山贼。”

    “哈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的盟约将继续。”张杨很怕刘和嫌弃自己而放弃订立盟约,现在见刘和表态,心中十分高兴,立刻下令订约仪式继续。

    在订完盟约之后,甘宁、陈到等人找到刘和,提出来吕布这样做实在有些欺人太甚,于是建议尽起大军,追杀吕布,铲除无信之人,以出这一口胸中恶气。

    却见刘和摆手制止,然后扬了扬手中的书信,笑着问道:“你们可知吕布为何连夜离开河内?他离开河内又去了哪里?”

    “这……末将不知”,甘宁闻言一愣,见刘和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心中忽然一动,暗想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于是连忙拱手说道:“还请主公赐教。”

    见刘和把书信递到自己手中,甘宁连忙接过来,捧起书信读了片刻,突然说道:“曹操部将陈宫、张邈、张超、许汜、王楷等人乘着曹操征讨徐州、后方空虚之际,欲图迎立吕布,所以吕布连夜率兵赶往濮阳?吕布还说欠主公一个人情,日后再还,这,这难道是真的?而且就算是真的,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