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兵发晋阳
    ,!

    之后刘和又让系统扫描了一下潘凤的属性,只见系统说道:“潘凤,武将型人才,将星为地奇星,已册封,武力90,智力30,内政18,魅力100,忠诚度200,技能为无双,特性为不屈,特性效果,战斗力随着受伤程度而提升,伤得越重战斗力提升越高,最多提升10点武力值。恭喜主人成功实现册封,获得武力值一点,魅力值一点,因为潘凤忠诚度达到100以上,系统又奖励一点魅力值,是否现在进行属性兑换?”

    “这技能,配合这特性,也真是够碉堡了。”刘和一阵无语,之后不再管潘凤,而是提出来把两点魅力值全都转化为武力值,接下来只见系统说道:“主人你如今的属性为:武力80,智力80,内政73,魅力100,因为基础武力值上升到80,武器混铁槊附加武力再加一点,现在是附加4点,战马火焰驹提升一点武力,附加将星系统后属性为武力105,智力100,内政93,魅力120……”

    在册封完毕之后,经过一夜的休整,刘和一方面命一部分投降的山贼将士率领家眷前往河东,又率领余下的将士直接兵发晋阳。

    这一路上三军将士餐风宿露,昼夜行军,只用了一日一夜的时间就来到了上党城外。

    这时候的张燕自封为上党太守,在城内开建官署衙门,训练军队,把守城池,把这一切倒也学了个有模有样,不过贼兵就是贼兵,由于军纪比较涣散,也经常会出现欺凌百姓的现象,所以这上党城内其实也是满城疮痍,并不景气。

    然而张燕的府中却是夜夜笙歌,一派繁华景象,对于刘和大军的到来他并不知道,这时候他正在自己的太守府中,洋洋自得的看着舞姬们踏着乐曲舞蹈。

    这时,一名探子走进来,喘着粗气来到他的身边小声,说道:“禀大帅,小的们听说,之前在邺城给我们吃了不少苦头的吕布现在已经到了东郡,占据了濮阳,跟曹操打上了,这曹操前一段日子以来拥立天子,并且把天子给弄到了许县,又被朝廷拜为镇东将军,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却没想到会被吕布偷袭了他的后院,现在兖州各郡县先后被占领,就连大本营许县都受到了威胁,曹操紧急情况下率军撤退,却不料他深为倚仗的那些青州军竟然沿路抢劫,曹操大怒之下杀了一批,结果有一部分青州军表示很不满,投奔了新任的豫州刺史刘备。”

    “哈哈,吕布现在去祸害曹操,那可真是太好了,至少我们在短时间内不用忧虑被这厮骚扰了,这厮本就是并州人士,麾下并州骑兵更是锐不可当,我们可着实吃了不少亏。”张燕听说消息之后很是高兴,然而突然又皱起眉来,向那探子问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刘备有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不是公孙将军的部将吗?”

    “嘿嘿,这刘备大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厮一开始在刘虞的部下,甚至为了讨得刘虞的欢心,竟然不惜自降身份,称呼刘虞叔父,可是后来见公孙将军兵力强大,竟然又转投到公孙将军帐下,和田楷将军一起镇守青州,后来听说曹操出兵对付陶谦,便假惺惺的率军前去支援,结果不知为何竟然骗取了陶谦的信任,而命运之神又的确十分眷顾此人,恰巧这时候吕布占据濮阳,曹操连忙退兵,徐州转危为安,陶谦为了感谢刘备的恩情,就上表推举他为豫州刺史,以取代之前战死的豫州刺史孙坚。”

    “哼,刘备这家伙一向自诩仁义,在豪杰之中颇得称誉,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人,只可惜我们的手掌现在伸不到豫州,否则的话我一定率军进攻他的豫州,给他一个教训。对了,幽州的事情准备的怎样了?公孙将军何时准备兵发蓟县?我们兄弟们手中的武器可是早就饥渴难耐了。”

    “哈哈,大帅你不要着急,那刘虞麾下毕竟实力强大,想要对付他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不过公孙将军现在已经开始不断想办法激怒刘虞了,估计大动作很快就开始了,而且我还听说,刘虞麾下最信任的谋士魏攸已经禀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够劝阻刘虞动手了,而只要他敢动手,我们在太原郡的兄弟们就立刻会进攻蓟城,而以公孙将军的实力,想要阻挡刘虞,那也是千难万难,到了那时候,我们以替公孙将军报仇为名夺取富庶的幽州,那可就算是真正建立起了一片基业。而只要我们全据幽州,再加上并州的力量,还会怕那袁绍吗?一旦灭了袁绍,这天下还有谁能够阻挡我们的幽燕铁骑?”

    “说得好!嘿嘿,到时候事情若诚,绝对会少不了你一个开国元勋。”张燕的脸上却都是笑容,拍了拍那探子的肩膀,随后又赏赐给他一杯酒。

    “多谢主公赏赐。”

    “呵呵,一杯薄酒,又算得什么赏赐?等到以后我占据了幽冀青并四州,雄视河北之地的时候,我一定会厚赏你的!”

    张燕的脸上满是得意,好像是自己真正的已经成为了河北霸主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大叫打破了张燕的幻想:“主公,不好啦。城下突然来了一支大军,打着司隶校尉刘和的旗号,围住了上党城,并且叫嚣着要主公投降,否则的话,他们就率众攻城,城破之日,我们就算再乞降也都晚了。”

    “什么?你说什么?刘和?他不是在长安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张燕闻言,顿时一脸的不可思议,对着那报信的喝道:“你可有看错?的确就是刘和的旗号?”

    “主,主公,应该是那刘和的旗号”,之前那个向张燕报信的探子面色苍白的说道:“小的有句话忘了跟你说,那刘和前些日子率军到了河内,与那河内太守张杨一起商讨对付我们的事情……”

    “哼,你为何不早说?要你这样的废物,有何用处?”张燕暴怒之下,抽出腰间宝剑,将那探子一剑斩杀,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温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