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完胜!
    ,!

    “嘶……对方好像不简单。”看到裴元绍麾下的将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列成了十分严整的队型,不远处观战的张燕顿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的麾下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快的动作,最起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绝不可能形成这么整齐的队列。

    不过毕竟是以一敌二,张燕自认为己方还是有把握的,所以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之前那副淡然的笑容。

    “可惜了,这么精锐的一支队伍很快就会被我们屠杀殆尽,估计那刘和一定会心疼吧?”张燕就好像是看到了己方大军作战胜利一般,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神情。

    随后不久,随着一声鼓响,双方大战正式开始。

    “兄弟们,兵法曰,倍则围之,我们现在把他们给包围起来,然后歼之,大壮,你率领第二营包抄左路,刘三,你率第三营包抄右路,猛子,你率第四营包抄后路,我带领第一营从正面发动进攻,到时候我们四路合围,定要将那些官兵们给全部歼灭,打出咱们并州军的威风来!”

    早在大战还没开始的时候,这一千人的主将张斌就做好了谋划与部署,所以,在大战刚一开始,这一千人就分别从四个方向对刘和麾下的那五百名亲兵将士发动合围,准备将他们围而歼之。

    其实正常来说的话,在双方对战的时候,使用兵法的一方会占据优势,更何况张燕一方的一千人还占据着人多的优势,可是事情总有变化,因为刘和麾下那五百名亲兵的机动能力、反应能力都实在是太强了,五百人简直就是如臂使指,在这一千人分散开的一刹那,他们瞬间就发现了破绽,随着裴元绍一声令下,这五百人立刻向着张斌那二百五十名的第一营杀了过去。

    “哼哼,竟然想着要先解决我的队伍,这可真是天真,你以为我其他三营的兄弟们都是吃素的吗?只要实现那三营的合围,你们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张斌想到这里,立刻果断的下达命令,全营将士迎击!

    “杀!”张斌的第四营将士自恃有兄弟们支援,全都无所畏惧的迎了上去,他们本来以为只要稍稍坚持一下,就能等到援军到来,可是没想到,战斗刚一开始,他们立刻就陷入对方的屠杀之中。

    不是他们不够拼命,实在是对方的战斗力太过强悍,因为几乎只是一个照面,最前排的第四营将士们就全都掉了脑袋。

    而就在第二排的将士们发愣的一瞬间,他们也都感到脖腔一凉,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脑袋也都齐刷刷的飞到了半空中。

    接下来是第三排,第四排,直到第四排的将士被杀光之后,第五排的将士才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慌忙挥动武器进行抵抗,可是这时候他们已经根本无力抵挡正士气如虹的官军将士,慌乱的抵抗很快变成了无意义的挣扎,然后又因为人数上的劣势,被这五百人围而歼之!

    而直到这二百五十人被杀的只剩下十几人的时候,跑得最快的左翼也就是第二营将士才赶到面前。

    可是等待他们的,将是重复第一营将士的命运,遭受迅若雷霆一般的屠杀!

    其实如果正常情况下,双方的战斗力虽然也有不小的差距,可是毕竟张燕麾下将士人数多一倍,虽然依旧难以抵敌,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一面倒的局势,而现在,由于被视为柱石的第一营在短时间内几乎被屠杀殆尽,这让其他三营人马全都心胆俱裂,战意全无,连阵型都不完整了,如果不是因为吊桥掉起,没有退路,估计早就掉头逃走了。

    而这种局面则为他们带来了更加不利的后果,因为他们将直接面临更加凶残的屠杀。

    只是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第二营的将士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杀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就连第二营的主将大壮也都被裴元绍一刀斩杀了。

    “不要,不要再杀了,我们投降!”第三营和第四营的将士们都知道他们除了投降,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所以全都面色苍白的跪倒在地上,表示投降,略微有几个有血气的汉子,也都被周围的袍泽们迅速斩杀。

    有些人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不敢反抗,可是对自己人却是心狠手辣,丝毫不留情面,现在那些投降的张燕军将士中,就有不少这样的人。

    “你们,你们不准投降,太丢我们并州军的脸面了。”之前还意气风发的张斌虽然没有战死,可是也受伤不轻,胸前挨了一刀,鲜血直流,左肩也中了一枪,左臂根本抬不起来,现在的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得意,面若死灰,不过他作为一军主将,倒还是有些硬气,丝毫没有要投降的意思,用左手拄着长矛慢慢站起来,然后大声喝道:“你们的战斗力的确很强,只不过我却不服,如果不是我错判形势,用错了兵法,这一次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裴元绍,我现在想问你一句,你敢不敢跟我单挑一场,如果你赢了,才能证明贵军的确强悍,可如果我侥幸赢了,希望你能认输。”

    “哈哈,想要单挑决定胜负吗?那好啊,不过你现在都这样了,连战都站不稳,我又岂能占这样的便宜?算了,你根本没有任何希望,何必白白送死!”裴元绍虽然杀人无数,可是这种在单挑之时乘人之危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于是摇了摇头,拒绝接受单挑。

    “哼,不要以为我只有一条右臂能动,就不能杀人,虽然受伤,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来吧,喝啊!”张斌一声大喝,取出长矛直接刺向裴元绍,这一刺迅若闪电,力贯千钧,如果能够刺中,料想裴元绍不死也能受伤。

    然而裴元绍也不是吓大的,他只是略一纵身,就避过了这一击,随后手中长剑顺手一挥,就驾到了张斌的脖子上。

    “嘿嘿,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求死,不过我怎会让你得逞?来人,给我绑了,推下去。”看着战场上几乎没有折损的本方人马和死伤累累、战意全无的敌方人马,裴元绍傲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