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夜探大营
    ,!

    “这,这真是一群废物!”

    看着自己麾下那一千名“精锐”就这样败了,尤其是那将近五百人竟然吓得直接跪地投降,张燕顿时感到颜面无光,指着前面大声骂道。

    可是骂也没有用,己方将士被人家打的屁滚尿流跪地求饶,自己这一回可真是颜面扫地,一阵阵的无语。

    沉默了片刻,张燕最终长叹一声,缓缓说道:“不得不说,你最近名声大噪,的确是有原因的,麾下将士战力之强,我手下这些还真是比不上,这一战,我承认失败,我会把百姓放回去,并且不会再逼迫他们守城,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一诺千金,说了就算,不过我可并没有向你认输,就算没有这些百姓,我城中还有数万勇士,只要我们坚守城池,最后胜利的还不知是谁呢。最后有一个不情之请,张斌乃我麾下悍将,忠勇之士,刘使君如果能够心存仁慈,饶他一条性命。”

    “嘿嘿,虽然你对百姓和士兵不仁,对待自己的兄弟果然也算是不错,这倒也没有辱没你那仗义的名声,好!既然如此,我就向你保证,我会好好招待于他的,绝不会要了他的性命如何?”

    “如此,多谢了,如果有一天教你落在我的手中,我可以保证留你性命!”张燕对着刘和郑重的抱拳说道。

    “哈哈,多谢你能做出这样的保证,不过我相信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张燕,这一战我们胜利了,接下来就会不择手段攻取上党,希望你能做好准备,万一有一天教你落在我的手中,我也可以保证留你一条性命。”

    刘和说完之后,就下令退兵,暂时回营,等到明天再战。

    刚才虽然胜了一仗,可是自己麾下毕竟人少,想要强行攻城,别说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真的能够攻下,己方也必定会损失惨重,更何况刘和已经有了对策,才不会这么傻乎乎的拿着自己麾下亲兵的命往里填。

    而张燕则眼睁睁看着刘和大军离去的背影,很大一会回不过神来,虽然双方仅仅进行过一次交锋,张燕却能够看得出来这刘和很不好对付,之前与他对战的袁绍虽然兵多将广,更有颜良文丑这等天下名将,却也远远不能与刘和相比。

    而吕布虽然凶猛,他麾下的将士也都勇不可当,可是吕布却有勇无谋,自己想要打败他不容易,可是想要自保还是绰绰有余。

    唯独见到刘和,尤其是看到刘和笼络自己城中百姓的那些手段,张燕感到心中惊惧,平生第一次没有了自信。

    “不行,这刘和很是阴险狡诈,他虽然号称有数万兵马,可是却未必就是真的,我一定要调查清楚他的底细,如果他营中人马不多,那我就率兵出城,击败他的主力,迫使他撤退,而如果他的人马真的像他声称的那样多,那我索性就逃出上党,不必再等待援兵了,因为以他军中的战斗力,只要有两万人都像是今天战场上的这些人那样勇猛,我这上党城就万万难以守住!”

    原来这张燕有一样本事,不知从哪里得来一身轻功,擅长飞檐走壁,端的是身轻如燕,踏雪无痕。而这样的本事最适于悄无声息的潜入敌方营中探听虚实,而且这样的事情他也曾经干过无数次,每一次都能让他去轻易得手。

    张燕也是一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要立刻去做,好容易挨到了晚上二更时分,换上夜行衣,结束停当,悄悄溜下了城墙,然后迅速往刘和的大营中赶去。

    张燕的身法婉如鬼魅,在夜中极速前进,简直就像是一阵风一般,当然像这样的速度势必不能持久,最多能够保持半个时辰就顶天了。

    好在刘和的军营离城池也不远,以张燕的速度,仅仅一炷香的时间就赶到了。

    张燕来到了军营外围,施展奇妙轻功,只是一纵身就轻飘飘的入了军营,这军营之中虽然也有不少军士把守,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

    张燕在营中兜了大半个圈子,主要是调查刘和营中的虚实,看看刘和营中到底又多少人马。结果这一路走来,张燕竟然渐渐发现,营中所藏的将士竟然不仅不比刘和所声称的少,反而多了不少,顿时心中震惊,渐渐生出了一丝的惧色。

    “这样看起来,刘和营中这么多人,想要等到大军来救,恐怕还真是不容易,万一城池真的被攻破,到时候成了他的阶下之囚,这该是多么的没面子啊,算了,反正这上党也是偏僻之地,不如我北上太原,之后再集结烟山军的众兄弟们,一道反攻上党,不仅能够找回面子,说不准到时候还能生擒了刘和这厮,我虽然保证留下他一条性命,可是可以把他送给公孙瓒,至于公孙瓒怎么对付他,那可就不是我所能管得了的了。”

    张燕计议已定,身体一纵,便轻飘飘的离开了刘和的军营,一边走一边还得意的想道:“你刘和虽然麾下战力盖世无双,可是那又怎样?我张燕还不是如履平地,来去自如?只可惜我的武艺不像轻功这样高明,如果我能有吕布这样的身手,根本就不用再怕你刘和了,直接赶到你的营中将你一剑刺杀了也就了事了。”

    张燕洋洋自得的离去,本以为自己是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料在某一座不起眼的营帐中,刘和一脸佩服的说道:“奉孝真是料事如神,我虽然也料定张燕这厮定然会探视我的军营,却不知这厮会选择今晚,幸亏军师提醒,让我提前扎了许多稻草人在军中,瞒过了张燕的视听,让他无法探查出我军中的虚实,接下来想必这厮一定会逃走,我们应该怎生想个法子,生擒了这厮?”

    只见刘和身旁,另外一人轻轻叹道:“这厮身轻如燕,更能飞檐走壁,虽然如此,想要射杀倒也不难,可偏偏主公对他很是欣赏,想要生擒,这却难了,嘉虽然能够筹谋一番,然而此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真的不能成功,还请主公勿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