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招降上党
    ,!

    “主公,都是嘉无能,竟然没有看穿这个张燕的金蝉脱壳之计,请主公治罪。”看到张燕逃走,郭嘉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他缓缓来到刘和面前,请罪说道。

    刘和却是轻轻拉起郭嘉的手,然后淡淡笑道:“这怎么能够怪奉孝呢?都怪这张燕太狡猾了,其实奉孝这一次做得真的已经很完美了,将我们的将士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也都在周围的高处部署了埋伏,只可惜现在是在暗夜之中,便于张燕这厮与麾下将士互换装备,再加上我们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张燕的甲胄和坐骑身上了,这才让他逃走,不过这又如何?我们占据了上党,太原也只是一步之遥,现在张燕逃脱,下一步一定会下令让他的部属和盟友们赶来增援太原,这反而会为魏延和徐晃他们攻取西河与上郡创造机会,只要共去了西河与上郡,我们就可以与徐晃联手,共同进攻太原,当然,在这期间我们也不会闲着,我准备等到拿下上党之后,就前往袁绍那里,与他结成同盟,共同征讨张燕的太原。”

    “虽然如此,嘉心中还是感到歉疚,因为如果擒住张燕,我们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只需要用张燕就能号令百万烟山军直接归顺……”郭嘉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愧色,摇头叹息道。

    刘和则是笑着安慰道:“奉孝你这也是按照最好的预期去算的,可是事情哪里会那么容易?就算张燕被我们擒住并归降我们,百万烟山军也不会全部向我们投降的,这些人名义上遵张燕号令,可这也是在不触犯他们利益的前提下,而且他们都是割据一方的豪强,怎么可能会完全听从张燕?内力更是有许多争权夺利,蝇营狗苟之事。再者说了,如果我们单独吞并了烟山军的话,估计袁绍会视我们为极大的威胁,立刻向我们开战,甚至就算联合公孙瓒都不是没有可能。而只要袁绍向我们开战,一定会有其他的力量,比如曹操、马腾也会乘机对付我们,真到了那时候,我们可就不好收拾了,现在我们联合袁绍的力量,先灭烟山军,再灭公孙瓒,掌控幽州、并州和关中,之后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和袁绍开战了。”

    “唉,主公存心安慰,嘉又如何不知?不过嘉也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是再叹息也都没有用,嘉接下来一定会引以为戒,再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主公,现在张燕虽然逃走了,可是我们却能够乘机将他的部将生擒,好好看管,这里面都是他的心腹,以后就算不能以此要挟他归降我们,却也让他多了许多牵挂,以后我们攻克太原,再次生擒张燕的时候,如果他的心腹得到很好的照顾,投降我们的几率一定会大上不少。此外,我们在俘虏这些将士之后,可以穿着他们的甲胄,打着他们的旗号赚开上党城门,从而占据上党城,只要能在上党站稳脚跟,我们以后就进退有据了,甚至只要再拿下西河之后,我们就算不从河内借道,也一样能够想将所有的力量连成一片了。”

    “哈哈,奉孝这个主意真是妙,我也正有此意,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立刻展开行动,擒住张燕的部将,招降他麾下的将士,并且诈开上党城门。”

    刘和听了郭嘉所提的建议,顿时感到喜悦不已,立刻决定按照郭嘉所说的做。

    以刘和军中所拥有的这些战力,想要把张燕麾下这些部将生擒简直是易如反掌,张燕麾下的那些部将虽然舍命保着张燕退走,可是如果能够有活命的机会,他们也不会拒绝,所以,在对方俘虏他们的时候,全都识相的没有反抗,乖乖被脱掉甲胄,上了绑绳,

    既然这些将领们都选择了被俘,那些将士们自然也都没有选择反抗,乖乖的做了刘和大军的俘虏。

    刘和命令这些俘虏脱下甲胄,把他们上了绑绳,之后又命一部分将士把他们押回自己的营中,然后命令剩下的将士换上张燕军的甲胄,打着张燕的旗号,率军来到上党城下,只是三言两语就赚开了城门。

    当刘和大军进入城内,守军方才知道来的并不是他们的人,可是城内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如何是刘和麾下精兵的对手?看到刘和大军从天而降,惊慌失措的他们连反抗都没有,就立刻选择了投降。

    “主公,这两个是城中的大将,看到主公率众进城,试图反抗,被末将生擒,推了过来,如何发落,还请主公吩咐。”陈到命人把孙轻和王当推到刘和帐中,笑着说道。

    刘和还没有说话,就见一旁的潘凤上前说道:“主公,请容末将详禀,这两个乃是末将昔日知交好友孙轻和王当,为人甚是讲义气,还请主公饶他二人性命,末将愿意劝他们归顺。”

    “潘大哥!”

    “老烟哥!”

    看到为他们讲情的竟然是昔日好友潘老烟,孙轻和王当都忍不住惊讶不已,异口同声的问道:“你竟然也投降了官军?”

    “没错,两位兄弟,你们不知道,这里的官军和其他的官军有所不同,军中从来没有官长欺压之事,将士立功也从来不敢有人不敢隐瞒不报,而且将士们的待遇简直都能令人眼红,还有,这里的官兵有着严明的纪律,绝对的对百姓秋毫无犯,军中曾经有一条铁律,叫做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自从我进入军中,从来就没见有人碰触过这一条,所以,这是一支真正的仁义之师,向这样的军队归降,我们不仅能够实现当初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梦想,更能建立一番功业,将来封妻荫子,岂不美哉?”

    潘凤本来是个大老粗,现在一直跟在刘和身边听着刘和掉书袋,说起话来竟然也有些文绉绉的。

    然而孙轻和王当却是很羡慕,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立刻跪倒在刘和身边,朗声说道:“末将之前不知道贵军竟然如此仁义,多有冒犯,还请使君怪罪,如果使君不计前嫌,末将愿以此残躯,供使君驱策,为使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