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如此赌注
    ,!

    这一夜之中,刘和及麾下大军与陶升的万余烟山军合作,共同解了邺城之围,在解围的过程中,双方不仅成功将烟山贼军击退,而且还斩首万余,其中仅仅刘和及麾下这一千白毦兵将士就杀敌六千余人,除此之外,刘和以千人之师,还招降了五千余人。

    刘和命令潘凤从这五千余人中挑选精壮,最后将其中的两千人挑进了白毦军中,进一步充实了亲兵队伍,剩下的那三千人,刘和因为嫌弃他们浪费粮食,就交给了陶升进行处置。

    在此之后,陶升请来袁绍的幼子袁尚,让他来主持大局,可是当时袁尚只有十四岁上下,空有英俊的面孔,却根本彷徨无计,于是就请陶升来主城局面,陶升无奈,只好答应下来,先命人宣扬战绩,安抚百姓,然后命人将刘和及其麾下将士安置在馆驿之中,刘和却坚持自己与麾下将士驻扎在城外,与此同时陶升又呈报正在薄落津讨伐钜鹿贼寇的袁绍,告诉贼人已暂时撤退的消息,请求袁绍火速发兵前往邺城,以免贼兵再来。

    其实根本不用陶升报告,袁绍自从听说邺城出事之后,就立刻率兵返回了,而且在一开始,袁绍还大大的装了一回逼,留下了一段千古韵事。

    事情是这样的,在听说邺城出事的消息之后,袁绍麾下的众文武,尤其是家眷在邺城的,全都面色大变,甚至还有的放声大哭,可是只有袁绍神态自若,好像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不过袁绍这也只是装装而已,他不可能真的不着急,所以,在第二天他就召集大军,火速前往邺城赶来。

    然而在来到半路的时候,袁绍突然听人说到一则消息,邺城之围已解,贼人暂时退去,而解了邺城之围的,竟然是两个意外的人,一个是陶升,这个烟山贼的渠帅竟然护住了自己和众文武的家眷,是他们免于落入贼人之手,另外一个竟然是司隶校尉刘和,这个本该在上党的人竟然非常奇怪的出现在邺城,而且帮忙解了邺城之围。

    袁绍在陶升送给自己的书信中,见陶升对那刘和十分的推崇,说陶升本来准备带着袁绍和众文武的家眷逃出邺城,却没想到刘和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使得陶升决定放弃出逃的想法,转而与刘和合作,共同夺回了邺城。

    “公与(沮授的字),你说这刘和率军来我邺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有,现在刘和与那陶升共同据有邺城,是不是一种阴谋?表面上那陶升背叛贼人,保护我的家眷,又与刘和合作帮我收复邺城,实际上要在那里布下陷阱,等着我们往那里钻?”

    “主公所言甚是,图以为还是应该小心一些,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谎言。”在袁绍身边的郭图还没等正主沮授开口说话,就忍不住抢过话头,大声说道。

    却见不远处的另一名谋士田丰嘿嘿冷笑道:“真没想到你们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刘和如果当真要害主公的话,会有许多更好的办法,根本没有必要冒着生死帮助你们收复邺城,然后再在那里面布下陷阱,你郭图难道是猪脑子吗?也不想想这邺城乃是主公的基地,百姓们都对主公赞誉有加,衷心拥戴,如果刘和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坑害主公,那他还如何收众百姓之心?此事不用怀疑,刘和帮助主公收复邺城,绝对是真心实意,只不过刘和绝对不会白白帮助主公的,丰认为他的意图应该是要以此市恩于主公,然后让主公与他结盟,共同对付烟山贼,乃至公孙瓒。”

    “哼,田丰,你怎么认为刘和是真心实意要帮助主公的?如果真的像是图所料定的那样,你又该如何说?”

    郭图被田丰一番痛骂,自然心有不服,瞪着眼睛说道。

    “如果那刘和不是真心,丰愿把这颗头颅割给你,你若是输了,又该如何?”田丰斜着看了郭图一眼,带着很是不屑的表情。

    “我,我如果输了,也把这颗脑袋送给你,只不过到时候如果你输了,可千万不要赖账。”郭图自己的智力根本就是远远不及沮授,却还往往自以为智力超群,总爱献计,现在不知为何,竟然信心爆棚,以为自己这一次打赌必胜,所以铁了心要田丰的脑袋。

    田丰却对此事充满了自信,对于这样的赌注,他如何会不接?所以田丰淡淡笑了笑,对着郭图说道:“田某一向说话算话,不过却怕某些小人到时候会赖账。”

    “哼,我郭图何许人也?一言九鼎,自然不会赖账!你只管放心就是。”郭图也是表现的激动不已,拍案说道。

    一旁的袁绍看着两人立下赌约,却是没有丝毫阻止,脸上却是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前往邺城。

    却见一旁的沮授大声说道:“此事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吗?就算是刘和有陷阱,以主公身边这数万大军的力量,难道还怕他不成?”

    沮授一言提醒梦中人,袁绍顿时拍案说道:“公与所言甚是,我麾下有大军十万,难道会怕刘和一小儿乎?走,大军出发,前往邺城,如果刘和是真心助我那也罢了,如果并非真心,我便率军讨之,生擒刘和,解救众人家眷。”

    直到这时,袁绍才彻底恢复信心,率领大军往邺城而去。

    袁绍大军一路前进,用了三天左右的时间便赶到了邺城城下,当他来到城下的时候,见自己的幼子袁尚和另外两个人正站在一起,共同迎接他麾下大军的到来。

    “哈哈,我那幼子现在看起来平安无事,他身后还有审正南、沮公与、逢元图他们的后人,而且看起来自由也没有受到限制,所以,这一次看起来,郭公则你要输了,还不快快向田别驾请罪?田别驾心胸广阔,莫非真的会要你的脑袋不成?再说了,他要你这颗脑袋有什么用?长得这样不受人待见,光看看就没有吃饭的胃口了。”

    袁绍见状,自然也立刻猜出来刘和与陶升是真心诚意帮助他收复邺城的,所以心情也好了起来,然后立刻就为他最宠爱的谋士郭图开脱罪名,以便能够救得郭图一条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