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结盟之事
    ,!

    “饶了郭图一命倒也不难,不过主公须得答应丰一件事,无论那刘和如何恳求,主公都不要答应与他结盟之事。”田丰深深的看了一眼袁绍,郑重说道。

    “嗯?这是为什么?刘使君帮助我收复了邺城,保全了我们的家眷,这于我等妻儿可算是救命之恩,这样的恩情我们难道不该报答吗?更何况人家也只是提出结盟,这对于我们双方来说可都是有利的事情啊。”

    袁绍见刘和果然真心帮助他解了邺城之围,心中很是感激对于田丰也十分信服,正准备主动提出结盟一事,却没想到田丰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惊讶不已,连忙说道。

    只见田丰说道:“这刘和虽然看起来很是仁义,可越是这样的人,对我们的威胁就更大,现在他的势力就已经遍布关中、南阳、河东和上党了,现在幸好有烟山贼在缠着他,否则的话,一旦他再攻下了太原,那就和幽州连在一起了,到了那时候,可就成了我们的心腹大患,因为无论他麾下的战力,还是所拥有的地盘,都绝非烟山贼或公孙瓒所能比拟的。”

    “这……”,袁绍听了这话,也感觉很有道理,所以顿时犹豫了起来。

    可是没想到郭图却上前说道:“主公,不要听信田丰的谗言,他这是要把主公陷于不义之地啊,主公且想想,主公一向与刘幽州关系亲密,这么多年了,刘幽州麾下也有十万大军吧?可曾主动对我们发动过一场战争?每次不是强烈反对公孙瓒与我们作战之事?而刘司隶是刘幽州的儿子,只要刘幽州反对,刘司隶又怎么可能会当真与我们开战?再者说了,刘司隶虽然占据了不少地方,可那些地方都是贼人盘踞之地,与诸侯之间从未有过一战,所以,图认为与刘司隶合作,有百利而无一害,主公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导致失去与刘司隶的友谊。”

    袁绍闻言却是皱眉问道:“郭公则,田别驾刚刚饶了你的性命,你怎能立刻就反对他的建议?这样岂不被人骂你恩将仇报吗?”

    只见郭图正色说道:“田别驾饶了我郭图性命,我日后自当厚报,然则我却不能以私废公,因为私人恩义而耽误国家大事,让主公惹人耻笑。”

    “好,公则能够如此公私分明,颇有古人之风,真乃大丈夫也。”袁绍闻言顿时喜悦不已,哈哈笑道。

    一旁的辛评也上前说道:“郭公则此言甚是,还请主公三思!”辛评与郭图颇有私交,再加上他们都支持袁绍长子袁谭做继承人,在此情况下自然要出言表示支持。

    而逢纪和沮授则出言反对,认为田丰说得对。沮授是凭着自己的智谋判断,逢纪则是纯粹因为与郭图不和。

    然而接下来审配又支持郭图的言论,认为应当与刘和结盟,这一方面是审配认为这时候不应树敌太多,另一方面也是审配与逢纪有矛盾。

    一时之间众谋士吵作一团,有的指持有的反对,直听得袁绍头大如斗,沉声喝道:“都给我住口!事情究竟如何,看我临机应变,现在人家刘司隶正在城下迎接,我们先入城再说。”

    袁绍率军缓缓而行,来到城下,看到刘和年纪轻轻,却是英气勃勃,面上带着谦卑的笑容,仅仅第一眼就让人心生好感,于是快步走上前来,满脸含笑的施礼道:“刘司隶,老弟,劳你久等了。哈哈,这一次若非老弟率军帮我收复邺城,恐怕我袁本初都有家难回了。”

    “小子刘和见过袁司徒。”原来曹操在出征陶谦返回,反攻吕布的时候,因为担心袁绍与刘和会插手此事,所以表奏袁绍为司徒,刘和为骠骑将军,刘虞为太傅,而自任司空,所以,现在刘和以这样的称呼与袁绍见礼。

    袁绍见刘和谦恭有礼,落落大方,心中更是高兴,对着刘和笑道:“老弟这样可就见外了,先不说我与令尊之间这么多年的友谊了,仅仅凭着老弟帮我收复邺城这一点,我如果再端着那什么三公的架子,那还是人吗?走走,这里风大,咱们进城再说。”

    随后袁绍下令大军进城,直到这时他才见刘和的大军竟然驻扎在城外,顿时心中敞亮,刘和根本就没有图谋邺城之心,同时也是惭愧不已,对方如此诚心对待,自己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然,袁绍也没有忘记陶升的功劳,只不过因为陶升的功劳被刘和的光芒给掩盖了,所以本来按照历史上,袁绍应该拜他为中郎将,可是现在只是给了一个建义校尉之职。

    在这之后,袁绍引领着刘和入城,来到袁绍的冀州牧府上,双方落座,简单的聊了几句天下大势之后,袁绍便开门见山的问道:“绍听说老弟前些日子正在进攻贼人的上党,怎的现在竟然来到了邺城?不知有何贵干?还请赐教。”

    刘和闻言之后,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不瞒袁司徒……”

    “欸,为兄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你我之间本不必将这些虚套,当初令尊大人与家叔同朝为官,绍也一向以前辈之礼对待令尊,所以,日后你只称我一声兄长就是了,没有必要这样司徒长司徒短的。”

    “既如此,那小弟便斗胆,尊称本初兄一声兄长,不瞒本初兄,小弟此次前往邺城,实在是想与本初兄搞一次合作,其实这一次合作不仅仅是为了小弟,也为了本初兄你考虑啊。本初兄也当知道,如今烟山贼肆虐,牵扯了本初兄大量的力量,导致中山、常山、赵郡等多地遭受烟山贼袭扰,如今竟然连冀州的根本重地魏郡都受到贼人的威胁,长此以往下去,和不知本初兄何时才能在群雄中崭露头角?本来本初兄还能与曹孟德结盟,可是现在曹操自身都难保,吕布以枭雄之姿,窃据东郡,曹操虽然率军反击,然而恐怕短时间内也难以得胜,更兼他要照顾根本重地许都,也不敢尽起大军与吕布对战,所以,曹操短时间内根本帮不了兄长,而令弟公路与兄长多又不和,这时候也在图谋徐州,如果被他得了徐州,再与公孙瓒合作,共同对付兄长的冀州,恐怕到了那时,兄长就真的危险了。”

    “老弟所言不无道理。”袁绍在听了刘和的话之后,顿时为之动容,默默思索了片刻,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随后问道:“只不过袁术那小子有没有这个能力吞并徐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