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麴义表示不服
    ,!

    既然连田丰都沉默不语了,袁绍军中反对的声音自然也就没有了,只有沮授依旧相信刘和这么做肯定是别有用心,不过却也想不透刘和到底在打算什么,所以也没有开口。

    在这种情况下,早已被刘和说服的袁绍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当即便同意了结盟之事,于是宣布,将在第二天与刘和进行签订盟约的仪式。

    第二天一早,盟约如期签订,双方同盟关系正式确立,袁绍心中也极为高兴,下令在晚上设宴,盛情款待刘和及其麾下众文武。

    当天晚上,宴会进行得十分热闹,因为郭嘉和荀攸都是颍川人,而在袁绍的军中,也有不少颍川人士,比如谋士郭图、辛评及其弟辛毗,这三位都是颍川人,而许攸和逢纪则是南阳人,现在刘和可是南阳的父母官,所以彼此之间打成一片,十分热闹。

    而在武将那边,可就真的打成了一片,颜良、文丑、张郃、高览、麴义、淳于琼等人拉着陈到与潘凤一起饮酒,在一开始陈到考虑到自己要保护刘和的安全,所以宣称自己滴酒不沾,可是没想到却惹恼了淳于琼,于是淳于琼对陈到出言讽刺,然而这又引起了潘凤的回护,于是潘凤提出来与淳于琼拼酒,可是淳于琼却揪着陈到不放,非要陈到满饮一觞才罢休。

    陈到被逼无奈,只好饮了满满一觞,然而在此之后,淳于琼却是更加不依不饶,非要与陈到决个胜负。

    陈到职责在身,如何肯不顾一切的只管饮酒,自然对此予以拒绝,而淳于琼为了引逗陈到继续饮酒,也没等陈到同意,自己竟自先饮了半坛子,陈到无奈,只好再饮了一觞,然而淳于琼却是不满意,提出来让陈到也饮半坛酒,这自然遭到了陈到的坚决拒绝。

    “好小子,我这里给你面子,你却不要,你可知道我淳于琼之前与我家主公同列西园八校尉,那时候连你家主公都不知在哪里呢?我以这样的身份跟你饮酒,而且还率先饮了这么多,可你总是不给面子,莫非真以为我淳于琼好欺负吗?你要不同意那也成,先与我过两招,如果你能在我手下走得了十合,我就饶了你。”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玩玩。”陈到虽然一再容忍,可是却被淳于琼一再挑衅刺激,心中早已起了怒火,决定借机好好教训教训对方。

    这一帮汉子本身都是在外间饮酒,现在一听说有热闹可看,顿时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全都来到了院里,看陈到和淳于琼打架。

    “哈哈,这个陈到将军也实在够大胆的,竟然敢跟淳于将军打架,他难道不知道淳于将军是个多么勇猛的人物吗?”

    “是啊,淳于将军虽然比不上颜良、文丑、张郃、高览、麴义和韩猛这六位将军,可也是我军中除了上面那六位之外最厉害的武将了,这个陈将军竟然敢挑战他,实在有些太冒失了。”

    “唉,希望一会淳于将军下手轻一些,否则的话,一旦把陈将军给打得太狠了,刘司隶面上须不好看。”

    “没错,就是这样,我们刚刚结盟,现在就把人家手下给打了,这可是在有些不给面子。”

    围观的众人之中全都是一脸的戏谑,完全不看好陈到。

    然而事实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因为双方交手仅仅五个回合,陈到就把淳于琼按倒在地上,狠狠地向着他的脸上打了几拳,只打得淳于琼鼻青脸肿,连声认输,这才下来。

    毕竟这是在举行宴会,大家都没带武器,再加上双方也算是同盟关系,所以也只能动动拳头,这样的话就算双方的主子发现了,也能以找乐子为由搪塞过去,可是如果动刀子,那就是拼命了,会破坏同盟关系的,不管是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嘿,可真是嚣张啊,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高览来教训教训你。”一旁的高览见自己人被打,虽然恼恨淳于琼丢人现眼,可还是来到陈到身边,勾了勾小指说道:“陈将军,淳于将军喝多了,有些力怯,所以才败给你,你胜过一个醉汉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之间比划比划如何?”

    这时候却听得一旁的文丑说道:“高览,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吧。”

    却见高览大声说道:“这怎么能成?文二哥,我看你实在有些高估陈将军了吧?以他的本事,最多也就是欺负欺负醉酒的淳于老哥,我高览好歹也是咱们河北四将之中的老四,怎么会连他都打不过?请文二哥放心,这一次如果小弟我输了,就连续请诸位兄弟饮一个月的酒。”

    其实高览平日里一向比较低调,只不过最近几年因为袁绍吞并了韩馥的力量,导致韩馥军中那个叫做张郃的将领归降,并且凭借着一身武力跻身河北四将的行列,而且一上来就排在了第三位,盖住了自己一头,这让高览心中有些不舒服,不过因为兄弟几个的感情一向比较好,所以高览平时也不好表现出来,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是自己一方的对手,高览便想乘机表现一番,也想让别人承认自己的本事,所以,高览十分轻佻无礼的向陈到发出了挑衅。

    “既然如此,那到也不客气了,看招!”陈到说完之后,一双拳头如同流星一般的向着高览的面门冲了过去。

    高览的动作倒也不慢,一方面错步让开,另一方面挥拳准备发动反攻,可是他却没想到陈到的攻击竟然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丝毫没有给他还手的机会。

    高览在陈到的狂猛攻击下坚持了五十余合,可是最后却依然难以抵挡,眼看着自己的脸都被打得肿了一圈,不好再赖下去,只好跳出战圈,承认自己不是对手。

    “真没想到贵军竟然有如此高手,弄得我麴义都有些心痒了,陈将军,我们之间再比划一番,不知是否肯赐教?”麴义虽然不属于河北四将,可是一身武艺比高览还要强一些,不过他平日里很是看不起颜良文丑等人,认为他们徒有匹夫之勇,却不懂得兵法谋略,自然也不屑去争夺什么河北四将的名号,不过今日见陈到的武艺不凡,尤其是那一套拳法,看起来很是不凡,顿时感到心痒难搔,主动提出向陈到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