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袭”显威
    ,!

    当天夜里,心情很是郁闷的张燕在饮了几杯闷酒之后,和衣倒在帐中。

    “我统率大军五六万,而长子城内只有一万左右的守军,再加上我在这里经营多年,无论是百姓还是当地的士绅,应该都是心向我的,可是为什么我大军围城一个多时辰,没见城内的百姓和士绅有任何的反应?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人向我暗送消息,要策应我攻城,尤其是那些士绅名流,当初可都是跟我称兄道弟的,甚至有的还都提出来要跟我联姻,把女儿、孙女嫁给我那还只是四五岁的儿子,可是现在那些好兄弟,好亲家们都去哪里了?难道我张燕做人真的就那么失败吗?”

    张燕叹息了几句,最后更是想到了城头守军的变化,虽然他没有直接参与攻城,可是却在城头下看得清楚,城头上的守军从之前的彷徨无计、惊慌失措不知为何,竟然蜕变成了一支精锐之师,而这样的精锐在他看来,也就是麴义的先登营才能与之媲美。

    “该死的刘和,没想到他手下竟然有这样一支精锐的力量,怪不得敢以万余人的力量,就敢进攻我的上党。”

    其实早在回到太原之后,张燕就探听到了刘和军中的虚实,顿时为自己的胆小而懊悔不已,在这期间又受到太原那些渠帅们在背后的指指点点,更是羞恼不已,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在听说河内发生变故,上党的刘和大军断了后援之后,立刻组织太原的贼兵,又借来了匈奴的数千骑兵,一共组成了七万大军,前来反攻上党,本以为自己可以一战而定,却没想到竟然遭遇到刘和麾下精锐白毦兵的激烈反抗。

    不过张燕却并没有太过担心,毕竟现在的上党后援断绝,只要己方的大军能够围城几个月,相信到了到时候,上党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也一定会瓦解。

    “哼哼,数月之后,等到上党没有粮草的时候,我看你们还怎么坚持?刘和,你可要祈祷自己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的话,虽然我不会杀了你,可也不会便宜了你,我要先好好折磨你一番,之后再把你交给公孙瓒,相信他一定会喜欢这份大礼的。”

    张燕在帐中想得正得意,突然听得帐外传来纷乱之声,顿时心中恼怒,大声喝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帐幕被揭开,张燕的亲兵队长张汎进来喊道:“主公,不好啦,敌,敌袭。”

    “什么?你说什么?”张燕闻言不由一怔,随即大声喝问道。

    “真,真的是敌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营内大肆杀戮,将士们都在逃命,大帅,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汎拉住张燕的手臂,大声说道。

    “逃?都不许逃!贼兵一共加起来都没有一万人,这一次到我们营中能有多少?最多也就五千人,我们有七万人,十几个人打一个!还用得着逃吗?”

    张燕闻言顿时大怒,穿起甲胄,绰起长矛,来到帐外,便想着要聚集麾下将士,重整旗鼓,击退来犯之敌。

    可是刚刚走出帐外,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触目所及,竟然全是纷乱的将士,嘶鸣的战马,烈烈的火光,零乱的旗帜,横七竖八的伤残士兵。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张燕一把揪住一位正在逃跑的烟山军,沉声问道。

    “大,大帅,敌军夜袭,到处杀人,到处放火,就连粮草都被烧光了,咱们再不走,就算不被杀死,也都被饿死了……”

    “什么?”张燕闻言顿时感到心中一沉,不自觉地松开了抓住那士兵的手,甚至连那士兵逃走都没有注意。

    “该死的贼人,你闯我营寨倒也罢了,竟然连我的粮草也都给烧了,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兄弟们,跟我一起上,今日索性杀光这些贼人,顺便攻下上党城!”

    张燕现在简直是怒不可遏,聚集了麾下数百人,开始向着人群密集的地方冲过去,一边利用自己的威望收拢士卒,一边准备战斗,等他率领着将士来到战斗核心的时候,麾下已经聚拢了三四千人。

    直到这时候张燕才发现,原来那闯营劫寨的贼人竟然才有一千人左右,顿时气得面皮发紫,直骂自己部下不中用,竟然让这一千人把自己的营寨给搅得七零八落,最后连粮草也都给烧了。

    恼羞成怒的张燕立刻下令,大军冲上前去,将来犯之敌悉数歼灭。

    “杀!”看到敌军数量竟然如此之少,再加上张燕亲自坐镇,这些将士们也都精神一振,挥舞着武器杀了上去。

    然而没想到,等到他们真正杀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敌军的战力竟然无比的恐怖,简直比白天遭遇到的白毦军还要恐怖的多。

    其实他们的感觉没有错,甘宁麾下这千余部曲本来就是善战的悍匪,再加上甘宁的技能加成,就算是放眼天下也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夜战之王,以这样的力量,不要说这几千人,就算是再来几千人,他们也能全身而退。

    在历史上,甘宁仅率百余人,又没有“夜袭”这种变态的技能,还能在曹营中纵横冲突一番,斩得数十级而从容离去,现在他麾下有历史上那一次的十倍兵力,自身武力及技能也不是历史上那个甘宁所能比的,再加上张燕大军的战斗力和纪律性比起曹营差了可不是一个档次,所以围上来的敌军虽然有三四倍之多,对于他们来说也简直是虎入羊群,简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只是一炷香的时间,就把这三四千人给杀了四五百人,其他将士见势不妙,早就一哄而散。

    “你,你们别跑!”张燕见自己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三四千人被杀散,心中气恼不已,这时候他看到了坐在马上的甘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手中举着长矛,策马直接冲着甘宁冲了过去。

    “贼将,受死!”张燕策马直接刺向刘和的面门,妄图将甘宁一矛刺死。

    然而甘宁却并没有慌乱,手中刀随便一磕,一股大力传出去,顿时让张燕虎口一震,口中吐出鲜血来。

    “好武艺,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张燕虽然口中吐血,却是没有在意,哈哈笑道。

    “吾乃南阳甘宁,字兴霸,张燕,你不是对手,还是投降吧,我可以饶你不死!”看到张燕吐血,甘宁淡淡说道。

    “好一个甘宁,张某记住了,再会!”张燕说完之后,在马上纵身而起,几个起落就隐身在乱军之中,等到甘宁急忙追上来时,他早已经失去了踪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