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有一计
    ,!

    晋阳城内,刘和的大帐之中。

    “主公,张燕率领大军七万人,号称十五万,来到晋阳城外十余里远,叫嚣着要等破城之后对主公好好折辱一番。”

    “啊?”

    “什么?”

    “主公,我,我没有听错吧?这可是七万大军,我们城内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万人,而且城中百姓多有不附,还有烟山军的家眷蠢蠢欲动,想要击退他们,实在是千难万难啊。”

    “是啊,主公,要,要不我们逃走吧……”

    刘和缓缓看了看帐内的众文武,心中略微闪过了一丝的失望,这些人大都是太原郡的官员,在张燕的威胁之下不得已跟着他做了属官,后来刘和乘虚而入,兵法晋阳,这些人很快就又归顺了刘和,可以说,这些人虽然有一些能力,可是忠诚度实在不高,简直就是墙头草,遇风就倒,不过现在安抚民心也不能不用他们,所以也只能容忍。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见身后侍立的一少年按剑而起,大声喝道:“如今贼兵来犯,对于我们来说,躲避根本就没有用,甚至就算是投降都没有用,你们难道以为,以张燕的性格,张燕会饶了你们这些背叛过他的人吗?所以,在某看来,我们唯有竭尽全力,与贼兵誓死一战,同时再去幽州请救兵,只要救兵能到,某保证我军一定能够顺利解围。”

    刘和很是讶异的看了一眼那个少年,然后问道:“不知这位小哥尊姓大名?”

    “在下姓郝,名昭,字伯道,太原人,现为军中伍长。”

    这郝昭原本是晋阳城内一少年,昨天才被征召入伍,因为刘和身边的白毦军缺少人才,所以潘凤见他身体强壮,就被挑中,然后拔擢为伍长,恰好赶上他今日当值,听了郡内众官员的一番话之后,心中实在气不过,这才仗义而言。

    “原来阁下名叫郝昭!”刘和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笑容,点头说道:“难得你年纪轻轻,竟有报国之志,以你这样的人物,做一个小小伍长,实在是有些委屈了,这样吧,从此之后你作为我第三营的左司马,协助潘凤将军管理军务,等以后立了功,再行升赏!”

    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打磨之后,现在的刘和在见到三国名人之后,已经不像当初那样震惊和激动了,最起码在表面上不会表现的很是激动,比如现在,虽然他知道郝昭绝对够标准册封将星,却也表现的很是从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给郝昭提升了一点军职。

    不过即便只是一点,郝昭也很感动,他可以看得出来,自己这位主公这时候提升自己的军职,并不只是利用自己帮助他抵抗来犯的张燕大军,更是出自对自己的欣赏。

    “多谢主公,昭一定誓死效忠,保护主公的安全,对了主公,昭在军中还有几位生死兄弟,他们也都对主公钦佩不已,不如昭把他们找来,再召集我们的族人、相亲,也能组织起一支两三千人的队伍。”

    “不知你的生死兄弟们姓甚名谁?哈哈,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伯道你既然是一个忠勇之士,想来你的那些生死兄弟也一定都是好汉,我倒是很期待他们的到来呢。”

    “禀报主公,我有两个生死兄弟,一个叫做王凌,太原祁人,字彦云,今年二十三岁,乃是司徒王允之侄,王司徒被杀后,他逃回太原,一直没有出仕,因为感激主公杀了李傕郭汜二贼,为王司徒报仇,故此投身军中;另外一个叫做郭淮,字伯济,太原阳曲人,与王凌素来亲善,这郭淮之父名叫郭缊,本来是雁门郡的太守,后来被贼人夺去太守之位,只好率家人逃到晋阳,隐居不仕,在主公率军来到之后,郭淮便投入军中,期待主公能够收复雁门,恢复其父的雁门太守之职。”

    “原来是这两个人,哈哈,这一次我可真是发了,竟然一下子得到三位人才。”刘和听了郝昭之言,顿时心中高兴不已,不过他还是忍住心中的狂喜,含笑对着郝昭说道:“原来二人都是忠良之后,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把他们请来了,我正好还有一事要请你们帮忙。”

    “好的,主公有何吩咐尽管说就是,末将这就将他们找来。”

    郝昭向刘和告退,过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带着两个少年将领过来了。

    “主公,这位高点的就是郭伯济,低点的就是王彦云。”

    “小人郭淮(王凌)见过主公。”两人见到刘和,心中也很高兴,立刻对着刘和恭敬施礼道。

    “二位请不必多礼。”刘和还礼,然后笑着说道:“我之前听伯道说起二位,便想着该是何等的英雄人物,现在一见,仅仅看二位的相貌就很不凡,不知二位现居何职?”

    “这……”

    “不瞒主公,他们两个现在还都只是一名普通亲兵。”

    “普通亲兵?嘿,如果让人知道,曹魏集团的名将郭淮和另外一位大将王凌竟然是我麾下的普通亲兵,这该是多么的令人震惊啊?”刘和暗暗苦笑一声,心中很是震动。

    “以二位如此人物,怎能只做一名普通亲兵?这可实在令二位受委屈了,从今往后,我就拜郭伯济为我亲兵营第三营的右司马,与郝伯道一起辅佐将军潘凤,至于王彦云,”刘和看了看王凌,然后正色说道:“既然你是王司徒之后,我自当表奏朝廷,让你承袭王司徒的爵位,同时再拜你为将。”

    刘和深深地知道,这王凌可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太原王氏的祖上,即便是现在,这个家族在太原郡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所以,笼络这个家族对于目前稳定太原的局势,也是有着很大的意义的。

    王凌当年为了逃命,与族人从长安缒墙而下,惊慌失措的逃回太原,就算回来之后也都心中惴惴,生怕李傕郭汜有朝一日会杀过来,现在不仅仇人身死,自己也即将得到重用,心中自然是激动万分,对着刘和下拜道:“多谢主公如此厚爱,凌定当以死相报,不负主公的这番恩情,现在贼兵围城,请主公保护好末将的家眷,末将愿率族人部曲与贼人血战到底。”

    “哈哈,彦云,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不对了,和岂是那种让自己麾下忠勇之士送死的不义之人?且稍安勿躁,我有一计,可令张燕不战而走。”

    刘和看了看一旁的王凌,淡淡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