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李平闯营
    ,!

    这时候却见荀攸走上前来,拱手说道:“主公息怒,攸以为,我们为今之计并非是援救幽州,而是先巩固在太原的秩序,现在群贼退去,正是巩固太原的大好时机,如果主公现在就离去的话,贼人只需要数千人马,就能让太原再度易手。”

    “你说什么?如今我父被困幽州,生死难料,我怎能为了一城一地得失而置父子之义、忠孝之道而不顾?”刘和瞪着一双眼,大声说道。

    荀攸却是低头说道:“主公请想一想,公孙瓒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然而麾下人数其实并不多,白马义从虽然名震天下,却没有那么容易攻破居庸城,从李平和赵俨守城二十余日,而公孙瓒却无可奈何便可看出这一点,而只要老主公还在,幽州民心就会心向居庸城,公孙瓒想要掌控幽州根本就不可能,而他如果不掌控整个幽州,仅以北平一隅之地,数千之兵,就想攻克居庸城,这根本就很难实现,只要再固守上一段时日,就算主公不出兵,乌桓方面也会派兵对付公孙瓒,嘿嘿,那公孙瓒一向与乌桓不睦,乌桓可不希望他掌控幽州,除此之外,幽州各地并不服公孙瓒的兵将也会乘机发动进攻,到了那时候,公孙瓒大军自保尚且不暇,哪里还会再攻打居庸城?”

    “你能确保此事?”刘和的脸色略微和缓一些,声音有些生冷的说道。

    “攸以项上人头担保。”荀攸的话也很坚决干脆。

    刘和闻言想了片刻,然后叹道:“好吧,我今日便听公达一言,先想办法整顿太原,联合魏延和徐晃他们,平定了上郡、西河与太原贼兵,之后再征调将士,厉兵秣马,共破公孙瓒那老贼!”

    对于这一幕,郭嘉则是恍若未见,其实他早就知道,这其实是刘和与荀攸在唱双簧,因为以刘和现在102的智力,再加上与荀攸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出现让荀攸用性命去担保某事呢?其实刘和早就通过接到了李平递过来的密报,对于幽州的局势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居庸城在短时间内绝不会被攻破,只不过不管怎样,老爹被人家给围住了,自己如果不表个态,别人会如何看待他?毕竟这大汉可是以孝治天下,自己如果落个不孝的名声,以后恐怕也就不好混了。

    而这时候的幽州居庸城内,刘虞却是一脸愧色的对着李平、赵俨、杜袭与和洽等人说道:“正方,伯然,子绪、阳士,这一切都怪我,唉,当初你们苦劝我施行仁政,以巩固自身实力、训练士卒为要,静等和儿平定烟山贼,之后再并力对付公孙瓒这小贼,只可惜我一意孤行,听不进良言,坚持要率兵进攻公孙瓒,以为和儿打造一个完整的幽州,到时候我把幽州大权一交,自己安享晚年,过上太平日子,等到大军展开进攻的时候又不听你们的建议,多次失去了作战的良机,而在作战的过程中,我麾下将士不善作战的问题终于暴露出来,再加上公孙纪那贼子背叛,令公孙瓒有了准备,结果我不仅没有灭掉公孙瓒,反被贼子困于此处,这也幸亏几位及时救援,否则的话,恐怕我这把老骨头都已经在荒冢中腐朽了。”

    李平和赵俨听说这话之后,连忙谦逊的还礼,之后又见赵俨说道:“主公不必如此,这一切都是我们应当做的,不过我们也不能任凭公孙瓒这样肆虐下去,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余日,公孙瓒的心防已经放松了,我们正好乘机派使者突围出去,持着主公的书信和符节,召集幽州勇士并联络乌桓人,共解居庸城之围,只要公孙瓒退走,以主公在幽州的威望,很快就能重整旗鼓,击败公孙瓒!”

    “伯然你的计策不错,只不过城外可是公孙瓒的大军,这厮一向英勇善战,麾下将士也都战力不俗,想要突围出去可实在不易,万一因为我而遭遇不测,这让我的心里如何过意的去?”

    “这,唉,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老先生还在想这些?从这一点看来,老先生虽然仁慈,可却有些迂腐,相比较而言,的确是主公更是适合这个时代。”

    赵俨听了刘虞的话顿时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一点请主公放心就是,李正方的武艺不在公孙瓒之下,以他的能力,如果在公孙瓒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围,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既然如此,正方,那就有劳你了,我马上就给护乌桓校尉阎柔写一封信,此人虽然在明面上保持中立,然而与我关系也算是亲密,平日也受了我不少的恩惠,而且也很看不惯公孙瓒欺凌百姓、穷兵黩武的种种行为,所以他在看到我的书信和符节之后,一定会调派大军前来支援。”

    刘虞说完之后,就立刻给阎柔写了一封信,和符节一并交到李平的手中,然后挑选麾下的两位大将鲜于辅和鲜于银,命他们率领三百骑士护送李平出城。

    然而这却被李平给拒绝了,一是因为城内的士兵本来就不多,损失一个是一个,二是因为人多了反而会不利于自己突围。

    在这之后,李平挑选健马,带好了书信和符节,然后纵马出了城门,从公孙瓒防御最为薄弱的营地出乎意料的闯出去。

    当时负责这个营地的是公孙瓒的部将邹丹,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时候会有人闯营,所以在李平闯进来之后,还以为是刘和率领主力杀过来了,所以竟然引起了营地一片慌乱,将士们践踏而死者、逃亡者加起来竟然超过了一千人!

    “你这废物,仅仅是一个人就把你吓成那个样子,白白让我损失了一千多名忠勇的将士,你可知道,现在我营中满打满算加起来,才只有三万多人?这还是把守卫南方边界的将士都召集回来的力量,现在被你这一回就损失了这么多,你可真是能够给我败家啊!来人,给我把邹丹这厮推出去,斩首示众!”

    在调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后,公孙瓒十分恼怒,指着邹丹痛骂不已,越是骂怒火越是旺盛,最后竟然忍不住要把邹丹给推出去斩首。

    直吓得邹丹连连跪地求饶,幸亏部将田豫求情,这才饶了他一条性命,不过死罪免过,活罪难饶,还是打了邹丹四十军棍以作惩戒。

    在为邹丹求情之后,田豫又接着说道:“主公,如今刘虞军中有人突围而走,一定是到乌桓搬救兵去了,以末将看,既然我们无力攻破居庸城,还是折返蓟县进行驻守吧,只要主公在那里修缮守城之具,安抚百姓,招募军队,就算乌桓军队来了,也一定不能把主公怎么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