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高幹的请求
    ,!

    “是啊,其他两位先生的本领柔没有见,可是这位李平将军的本事我可算是见识了,李将军虽然只带了三千人,然而一路之上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才保证我们大军能够顺利推进,尤其是在桑干水的时候,因为公孙瓒将桑干河拓宽加深,而河水又流得湍急,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个一天一夜,根本不可能会将桥给架好的。可是你才怎么着?李将军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将浮桥搭建好了,也亏得李将军将浮桥搭建的那样快,之后又对对岸的敌军来了个出其不意的袭击,否则的话,我们恐怕在短时间内连渡河都是问题,更不用说是解救使君了。”

    “阎校尉使得不错,等回头之后,我一定重重奖赏你们几位,至于军职,我认为还是和儿给你们提升的好,反正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适于主持幽州大局了,等到和儿来了,我就把幽州交给他,走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阎校尉,峭王,正方,诸位,咱们进城说话。”

    在进城之后,刘虞命人取来钱帛以酬谢阎柔和速仆丸率兵相助的义举,又命人重重赏赐了立下大功的李平、赵俨、杜袭等人,然后设宴庆功,犒赏三军,同时酬谢阎柔和速仆丸,一时之间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在这期间也有刘羽的部将鲜于银提出建议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拿下居庸关,夺回蓟城,然而这一点却遭到了刘虞和赵俨的一致反对,阎柔和速仆丸对此也并不赞成。

    虽然态度是一致的,他们的出发点却是不一样的,阎柔之所以不赞成此事,主要是他麾下直接控制的军事力量并不怎么强大,如果损失太多,以后就无法对乌桓形成震慑力了。而峭王不赞成,其实原因也差不多,自己麾下的乌桓骑兵在开阔地带作战还算比较擅长,可是如果让他们去攻城,会带来非常惨重的损失,他可不愿意把麾下将士的命填在这里面。

    刘虞却是心灰意冷,对自己的作战能力表示严重怀疑,所以他宁可坚守居庸城,等到刘和率军到来之后再集中力量对付公孙瓒。

    至于赵俨,倒不是不想去攻打居庸关,只不过他也看出了这些人心中的想法,如果只是单纯在这里镇守的话,还能暂时保持双方的对峙,可是用这种貌合神离的军队去攻打居庸关的话,一定会惨败而回的,还不如就这样保持暂时的对峙呢。

    刘虞得救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太原,刘和听说消息之后很是开心,当下便写了一封书信,表示对众人的感谢,同时还表奏阎柔为护乌桓中郎将,李平为破贼校尉,杜袭为平贼校尉,赵俨为渔阳太守,与此同时还表示,在三个月内一定会发兵居庸关,联合袁绍大军共破公孙瓒。

    “主公,好消息,徐晃将军捷报,西河之军在西河郡的兹氏县布下伏兵,大破白雀贼兵,斩首万余,白雀孤身逃走,下落不明;魏延将军在上郡高奴县境内与张白骑、匈奴联军决战,在人数占据劣势的情况下背水一战,结果大破张白骑与匈奴的联军,斩首五千余级,降万余人,就连张白骑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迫投降,魏延将军更是继续率军追杀逃跑的匈奴人,一举收复被匈奴占据多年的郡治肤施县长城以南地区,将防御南匈奴的战线向北平推了七百里,魏延将军威名之下,就连被匈奴控制的属国都尉都主动请降了,现在匈奴的势力大受损伤,虽有骑兵数万,却是畏惧魏延将军的威名,不敢出兵争夺……”

    “好,徐晃、魏延不愧为当代名将,竟然能够取得如此大胜,实在是振奋军心,传令下去,对于二人进行嘉奖!每人各金千金,帛万匹,钱百万!”

    之后刘和还表奏魏延为偏将军,领上郡太守,同时又表奏徐晃为牙门将军,领西河太守,命魏延和徐晃配合,进攻被匈奴占领的上郡、西河、太原三郡的北部地区,把匈奴人彻底赶回王庭美稷一带,并且命令上党太守徐庶派遣白毦军将士前往太原听候调遣。

    徐庶这时候也听说了幽州发生的事情,并看到了徐晃和魏延的战报,知道上党现在的安全已经得到了保障,再加上徐庶已经招募了数千军士,根本没有必要再让白毦军留在上党,所以接到命令之后立刻命裴元绍和邓展率领九千白毦军前往太原。

    而这时候又有好消息传来,在刘和不断的发动心理攻势之下,同时也在故雁门太守郭蕴的劝说下,雁门郡内的将官们杀死了张燕所任命的雁门太守,然后举城投降,这让刘和的势力直接达到了平城一线,彻底和幽州的代郡接壤了。

    在此之后,刘和让郭蕴依旧做雁门太守,又让其子郭淮担任雁门郡尉,在雁门征募壮士入伍,负责雁门的守卫事宜。

    在白毦军来到太原后的第三天,陈到领着一人来到刘和的帐内,那人据称是袁绍军中的使者,给他送了一封书信,书信上还封着火漆,落款人竟然是袁绍军的外甥高干。

    刘和见状很是惊讶,连忙打开书信,只见书信上写道,张燕在逃到了常山之后,借助群贼之间的矛盾竟然又成功的掌控了中山、常山、赵郡三郡的贼军,集结了七八万人,对麴义的大军发起了进攻,一开始麴义仗着他的先登营连战连捷,可是后来袁绍又把他的外甥高干调来充作军队的首领,这高干自恃己能,竟然不肯听麴义的建议,贸然率兵发动进攻,结果中了张燕的骄兵之计,遭受了埋伏,损失了三四千人,如今麴义正率领将士坚守元氏,可是贼兵竟然断了他的粮道,所以大军已经坚持不了太久了,在这种情况下,高幹只好听从麴义的建议,向刘和求援。

    “真没想到事情竟然这样,这个袁绍也真是够糊涂的,竟然派出高幹这么个东西来主持大局,这样一来还如何让麴义发挥出他真正的实力来?这简直就是画蛇添足,不可理喻。”

    在送使者下去休息之后,刘和忍不住抱怨了几句,却见荀攸叹道:“这天下能够像主公这样用人不疑的能有几个?袁绍肯定是担心麴义心存不轨,所以才派了高幹进行监督,结果导致了这一幕发生,不过贼势比较大,如果放任不管,恐怕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主公,攸还是建议主公,派遣大军前去援救袁绍大军。只要平定了烟山贼,主公可直接北上蓟县,从背后夹击公孙瓒,铲除这个心腹大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