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就跟着你吧
    就在这时,只见头顶响起一道笑声:“张燕,你今日被我生擒,还有何话说?”

    张燕不用看就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他的生平大敌刘和,于是叹道:“成王败寇,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动手吧。”

    却见刘和走上前来,为张燕撤掉渔网,解了绑缚,然后郑重说道:“张将军,其实你也应该知道,虽然你身轻如燕,可以飞檐走壁,但是在万弩齐发的情况下却也绝对不能幸免,我若是想要杀你,当初在上党就能把你乱箭射死了,这一点你可承认?”

    张燕见状顿时沉默,不假思索的对着刘和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因为要保持身轻如燕,所以只能穿轻甲,如果你当真射箭的话,我的确无法躲过,可你就这样为我松绑,难道就不怕我逃走吗?”

    “怕,其实也不怕”,刘和淡淡一笑,然后说道:“不瞒你说,我如此处心积虑,引诱你盗宝,本身就是为了将你生擒,自然担心你逃走,不过我说不怕却也不是假话,因为你就算是跑了,也会面临必败的结局,嘿嘿,当初你的势力横跨大半个并州,也都被我打败,现在就只有常山、赵郡和中山这三个郡国,又面临着我和袁绍的联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之前你丢了上党和太原之后,还可以奔逃至这里,可是如果这一次你再失败,还能逃到哪里?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又不怕。”

    “这话说的有些太绝对了吧?我如果失败,可以去投奔公孙瓒,我们之间可是同盟,一直以来非常友好,你怎么能说我无路可走了呢?”张燕对刘和的话并不服,驳斥道。

    却见刘和嘿嘿冷笑道:“公孙瓒?此人前几年还算是一个英雄,可是最近几年的表现实在有些差强人意了。此人心胸狭隘,嫉贤妒能,部将有才而不能用,无才无德之人却被重用,像这样的人难道也值得你去投奔?这么说吧,如果你还是你的黑山军统帅,如果你依旧掌握着十几万精兵,占据着庞大的地盘,他一定会像之前那样与你结盟,而且还对你以礼相待,甚至说不准会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可是你现在失势相投,他怎么会放心你,他怎么敢放心你?你如果夺了他的地盘怎么办?你如果吞并他的部众怎么办?你如果谋害他的性命怎么办?虽然你不会这样做,却不能阻止他这样想,你且想想,他怎么会允许你这个昔日的黑山军统帅在他军中,威胁着他的地位?你如果投奔他,早晚也是一死,再者说了,现在的公孙瓒也只能勉强自保罢了,能有什么作为?如果没有你们黑山军的掣肘,我和袁本初联合起来,灭他简直易如反掌!”

    “这……”虽然张燕有心反驳,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刘和说的的确在理,如果自己带着残兵败将投奔公孙瓒,等待自己的,恐怕也就只有灭亡一途了。

    张燕沉默半晌,突然长叹一声,原本他也是纵横天下的一方之主,可是现在看起来,他这一次就算是逃出去,以后恐怕也真的无路可走了。

    就在这时,突然见刘和说道:“张将军,你今日说句实话,你当初起兵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哼,大汉的官员贪污**,鱼肉百姓,许多百姓被逼死,导致这天下暗无天日,民不聊生,我当初之所以追随大贤良师起兵,就是为了能够扫荡天下奸邪,还百姓一个太平世界!”张燕说到这里,顿时感到满腔热血在体内沸腾,声调也高了不少。

    可是刘和随后的话却让他羞愧无地:“张将军的愿望是好的,可是将军你且想一想,你现在还是在为当初的目标而努力吗?你麾下百万人,占据着并州、冀州以及河内的广大地盘,可是在你治下的百姓可曾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他们个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脸上皆是菜色,即便这样,还要受到你和你麾下将士们的欺凌,你在闲暇的时候难道也没有想过,你现在和之前你要反对的那些贪腐官员有什么区别?甚至,你比那些贪官还要狠毒!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在你的州郡被我攻打的时候,百姓们没人愿意帮你守城,即便是你把他们逼上了城墙,他们的脸上带着的,却全都是对你的厌恶和憎恨,而这,也是你失败的最主要原因!”

    “唉,如今细细想来,使君说得的确没错,我为了一时的贪欲快活,的确是没有管百姓的死活,早就忘了当初立下的誓言,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立誓扫除奸邪,重建太平盛世的少年人了。十年,仅仅过了十年的光阴,我就蜕变成了那些令我十年前所深深痛恨的人,可是我却仍然在这里大言不惭,想要统一并州,统一司隶,逐鹿中原,如今想想,我有什么能力逐鹿中原?我又有什么资格逐鹿中原?”

    张燕说到这里,已经是满脸的叹息,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直到今日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官员一开始怀揣报国之志,最后却成了令人咬牙切齿的赃官,原来人的内心会变的,尤其是在物欲面前,能够坚持原来那份操守的人真的不多啊,我还明白了一点,原来这天下并不是一切都靠武力解决的,百姓也不是靠武力就能真正震慑得了的,只有真正让他们过上安稳日子,他们才会真心的拥戴你。”

    “其实你现在明白这些也不晚,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明白这个道理,好了,你走吧,希望你今后能够真正的处处为百姓着想,这样才不负你当初立下的铮铮誓言。”

    “什么?让我走?你就这么放我走?”张燕闻言,顿时惊讶不已,对着刘和失声问道。

    “自然就这么放你走,难道你道我营中盗宝,还要我设宴好好招待你一顿?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道理啊。”刘和淡淡一笑,竟然向张燕开起了玩笑。

    “走?可是我又往哪里走?就像你说的,这天下又哪里有我的立足之地?更何况,我也没有治国之能,就算真的给我一个郡一个州,我也根本不懂得治理百姓,不仅辜负了他们的期望,还把他们推向苦难的深渊,算了,我也不走了,从此之后就跟着使君吧,我知道使君是一个仁德君子,治下百姓都在赞颂你的恩德,我也听说了,你在上党和太原颁布均田令,不要说那两个郡的百姓和降兵,就连我麾下的许多将士都心动了,有不少人在暗中商议,如果这一战我败了,他们就会去上党和太原,老老实实耕田种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