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兵之事
    ,!

    在册封完毕之后,刘和把张燕摇醒,带着感恩不尽的张燕离开了营帐。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整装待发,刘和立刻下令大军前往元氏城下。

    这时候的高幹正在城内饮酒,城池被围多日,心中很是苦闷。

    “唉,当初听了麴义之言,没有率军突围,而是派人向那刘和求救,结果一直到现在了,也没见刘和大军的影子,如今看来,当初就不该听他的话,如果早就突围的话,说不准现在正在邺城享福呢,哪用得着像现在这样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亲兵前来禀报:“启禀将军,不好了,城外突然来了一支大军,尘烟蔽日,看起来足有五六万人。”

    “什么?五六万人?难道是张燕这厮倾巢而来?快,快,随我登城迎敌,对了,先去通知麴义将军,让他速速前去守城。”

    高幹闻言面色大变,顾不得饮酒,也顾不得感慨了,连忙站起身来,安排防守事宜。

    等到高幹哆哆嗦嗦的来到城楼上之后,却突然听得城下一名身穿白袍,骑着红马的少年将军大声喊道:“城头上的可是高幹将军,某乃司隶校尉、骠骑将军刘和,今日之所以来见将军,只不过是要知会将军一声,如今烟山军已被平定,故烟山军统帅张燕及麾下众将士已于今日向我军投降,常山之围已解,接下来高将军是否要与和商议进军公孙瓒之事?”

    “什么?张燕投降了?这怎么可能?张燕麾下十数万大军,怎么可能会一朝投降?”张燕闻言顿时一惊,满脸的难以置信,随后又开口说道:“你莫不是假扮刘司隶,骗我打开城门?哼,别做梦了,我高幹是什么人?怎么会上你的当?”

    这时候却见身边的麴义说道:“刘使君绝对不是假冒,义敢百分百担保此事。”

    “哼,就算不是,也肯定是刘和与张燕密谋好了,要联合起来攻占我的州郡,我怎能上这种当?”虽然有麴义的保证,高幹却仍然不信,对刘和持着怀疑态度,下令不准打开城门。

    “这怎么可能?刘使君现在与我们是同盟,当时可以说是昭告天下了,根本不可能会进攻我们的,再说了,他现在最主要的敌人是公孙瓒,怎么可能再分心来对付我们?”麴义摇了摇头,再次抗辩道。

    然而不管麴义怎么说,高幹都不肯打开城门。

    到了最后,麴义实在忍无可忍,不顾高幹的阻止,率领麾下将士来到城门口,喊开了城门,出城去迎接刘和。

    其实说是喊开城门,实际上是麴义用刀架在守门将士的脖子上,迫使他打开了城门。

    “末将麴义,见过刘使君。”麴义对刘和还是颇有好感的,一见到刘和就拱手施礼。

    “麴将军不必多礼,此次和接到了求援信之后,立刻就率兵救援,总算是没有辜负贵军的期望,对了,高将军怎么没有出城?莫非是身体不适?”

    “哼,这厮不知为何,竟然对刘使君的诚意充满怀疑,尽管末将再三解释,他却始终不信,刘使君,我们不用管他,且随末将一起入城。”

    麴义性情耿直,竟然没有对高幹有一丝的掩饰,直接把高幹不来的原因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刘和。

    刘和自然知道高幹为什么没有来,而且知道的比麴义还清楚,因为高幹也不是笨蛋,他现在这么装傻充愣,主要的目的是不想带兵随着刘和一起去攻打公孙瓒,在他看来,有这个时间帮刘和对付公孙瓒,还不如直接率军攻打青州呢。

    不过刘和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麴义,并不是他不相信麴义,而是认为以麴义的脾气,如果知道了其中的详情的话,说不准就会跟高幹闹翻。

    所以,刘和只是带着陈到、邓展等少数将士进城,而让张燕和潘凤、裴元绍和赵云等将率领烟山军以及余下的白毦军在城外驻扎,以表明自己并没有侵夺元氏城的意图。

    在这种情况下,高幹纵然再不情愿,也只能无奈的去见刘和。

    “末将高幹见过刘使君,方才末将因为突然头痛,无法出城迎接,还请使君见谅。”

    “高将军不必客气,高将军英姿飒爽,文武全才,实在是当世俊贤,本初兄能有将军这样的外甥,也算是有福啊。”

    “刘使君过奖了。”高幹听了这一番话,心中很是郁闷,因为他的年纪比刘和都大,可是刘和却对他的舅舅一口一个本初兄,很明显是占了他的便宜。

    然而他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他舅舅袁绍当初亲口说的,他总不能否定他舅舅的话吧?

    “都怪舅父,竟然跟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称兄道弟,结果弄得我现在如此尴尬。”

    就在这时,刘和说起烟山军被平定的事情,同时又说起联军出战公孙瓒的事情。

    却见高幹苦笑着说道:“刘使君这话实在是太抬举幹了,不瞒使君,舅父之所以派末将来此,主要是为了让末将安抚常山、中山以及赵郡这三地的百姓,末将其实并无调兵之权,所以对于使君的要求,末将无能为力,要不这样,使君先率军返回太原,末将再帮使君问问舅父,如果舅父同意出兵,并且授予末将兵权,末将再通知使君,到时候一起出兵对付公孙瓒,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然而还没等刘和开口说话,麴义却上前说道:“此事根本不用请示主公,之前末将在率军出征前,主公就当着刘使君的面对末将吩咐过,等到平定了烟山军之后,可以立刻率军出战幽州,征讨公孙瓒,如果高将军没有这个权力,那么就由末将率领本部军士,随着刘使君一起出战,而高将军则留下来,负责安抚三地百姓,稳定秩序,恢复生产,不知高将军意下如何?”

    “这……既然舅父当初已经说过,那麴将军便率军随着刘使君一起出战公孙瓒吧,高某期待着麴将军凯旋归来的那一天。”高幹虽然并不想,然而麴义都说了,他就算再反对也没有什么理由了,只好无奈的答应下来。

    然而在内心里,高幹对麴义不听自己安排、自作主张的事情已经是十分的嫉恨了,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会让这厮好过了,等以后找个机会找舅父上上眼药,除掉这个骄傲跋扈、目中无人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