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燕之败
    数日之后,张燕率领麾下将士当先来到了范阳境内。【】

    “传我命令,与我快马加鞭,争取在明日天黑之前到达范阳城下。”张燕浑身充满战意,对着麾下传令兵们说道。

    这时候却见麾下亲兵将领张汎开口说道:“将军,主公曾经吩咐过,我们到范阳境内之后一定要小心前进,防范贼兵的埋伏。”

    张燕却是摆手说道:“主公的话当然要听,可是公孙瓒现在是什么样的形势,你难道不知道吗?他一共才只有三万余人,就算是率军来到范阳,最多也就两万人,可是仅仅咱们黑山军就有三万多人,再加上主公的两万人,我们一共有五万人,公孙瓒难道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伏击我们?嘿嘿,我还正盼着他伏击我呢,到时候我正好破了他的大军,生擒公孙瓒。”

    “将军说的也是,以我们这么强大的兵力,公孙瓒又算得了什么?到时候保管叫他有来无回。”张汎在听张燕这么一说之后,感到甚为有理,心中豪气顿生,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担心。

    随后传令兵发布张燕的命令,全军将士火速前进,一定要在第二天日落前赶到范阳城下。于是大军再次加快速度,全力前进。

    在黑山军前进了半天之后来到了一片密林之前而这时候天色已然入暮,密林之中悄无声息,看起来有些阴森。

    “穿过这片密林之后我们就安营扎寨,休息一晚,将士们,不要担心,大胆往前走就是了。”张燕看到将士们全都疲累不已,然而他还是决定要先穿过这片密林再停下来休息。

    那些黑山军将士们的确已经累坏了,然而既然主将发了话,那也只能继续走下去,好在这片密林看起来不算多么广阔,最多半个时辰就能走出去。

    然而没想到就在这时,只听得密林之中突然传来了急剧的破空之声,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大声喊道:“敌袭,敌袭!”

    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的张燕更是面色一变,纵身一跃、飘身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树,坐下战马却被射成了刺猬,悲鸣一声,卧倒在地。

    张燕在树上明明白白的看到,他麾下的将士惨叫连连,就这一会估计都有数百人当场身亡,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就连他最为信赖的亲兵将领张汎都死在了乱箭之下。

    “可恨!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遇到了伏兵,唉,当初张汎提醒我,可是我却听不进去,结果导致张汎身亡,这都是我之过也。不过这也幸亏了我经过主公册封,轻功比以前大有长进,否则的话,今日这些阵亡的将士之中,也会有我一个。”

    张燕在树上静静等到这一轮箭雨结束,这才再度纵身返回军中,骑上了一匹无主的战马,然后大声喊道:“将士们,不要惊慌,贼军并没有多少战力,只要我们镇定下来,冷静作战,一定能够反败为胜的。”

    然而黑山军本身就没有太强的纪律性,虽然经过这么多天的整顿,在遵守军纪方面有那么一点点的进步,可是也仅仅限于平时,现在在生死关头,什么都顾不得了,纷纷四散逃命,张燕的飞燕技能没有起了正面作用,反而让黑山军跑得更快,每想到这一点都让他哭笑不得。

    “唉,这帮废物,关键时刻竟然全都不顾军纪逃命。”

    张燕心中哀叹,然而却没有办法阻止这种混乱,好在他也乘机收拢了一千多人的败军,带着这些人一边撤,一边继续收拢将士。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后方不远处传来了喊杀声,原来是伏兵现身,对着混乱的黑山军展开了追杀。

    “走!”虽然很不甘心,可是张燕却知道这时候根本无力与对方作战。只好咬了咬牙,率领着麾下的将士前后撤退。

    张燕一直退了将近二十里,敌军才渐渐退去,这时候张燕收拢残兵才发现三万多人的大军现在仅剩了不足两万人,除了不足千人是被敌军射死或杀死,剩下的或者逃走,或者选择了投降。

    “唉,真是可恶,一不小心上了贼人的恶当,不仅没有立功,反而损兵折将悔不听主公之言。”张燕暗自悔恨,下令将士修筑营寨以自守,然后等待刘和大军的到来。

    然而到了夜间,敌军竟然再次杀来,也亏得张燕在危难之下率领亲兵将士死战,总算是杀退了敌军的进攻,不过即便这样,张燕仍然损失了两三千人。

    由于连续战败,军中士气下降的很是厉害,不过幸好张燕在军中素有威望,严令将士们分成两拨,一拨不顾疲累,结成阵势严防死守,另一拨则连夜修建防御,经过一夜的辛苦,终于在黎明前将营寨建立起来。

    张燕又不顾疲劳,命令修建营寨的将士休息,自己率众亲自防守了半天,之后再命令已经休整过的那拨将士进行防守,这才命令坚守了整整一晚上和大半白天的将士们前去休息,而他自己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仍然坚持进行守卫,一直到刘和率领主力大军赶来,而在这期间,敌军数词率饼攻打,张燕麾下将士又损失了两千余人……

    “主公,末将不遵号令,结果中了埋伏,导致损兵折将,挫了我军锐气,还请主公降罪!”

    刘和大军一赶到,张燕连忙来到刘和马前,痛陈自己的罪过,请求刘和进行处置。

    刘和面色一沉,大声说道:“张燕,你不遵我号令,轻率前进,结果中了敌军埋伏,致有此败,如果按律当斩,然而如今用人之际,再加上你后来处理得当,辛劳数日不眠不休,总算是守住了营寨,故此免你一死,降为兴义中郎将,依旧统领旧部,准你戴罪立功,如今后再有违我号令之事,定斩不饶,你且下去休息吧。”

    “诺,末将多谢主公不杀之恩,请主公放心,末将今后一定誓死为主公效忠,绝不敢再有半点懈怠!”张燕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对着刘和拜谢,然后连忙走了下去。

    “诸位,如今张燕战败,我军前锋受挫,敌军士气大涨,想要攻破范阳可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打一场硬仗,强行攻破范阳,以便提振士气,措敌锐气,请诸位不要懈怠,全力应对!”

    在张燕离开之后,刘和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凝重,对着麾下甘宁、陈到、郝昭、赵云、潘凤、裴元绍、邓展和麴义等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