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公孙瓒的震惊
    攻城的当然不止这四名大将所率领的队伍,陈到和潘凤两员大将则在张燕大军成功转移正门守军的注意力的情况下,率领剩余的白毦军将士攻打城门,只见潘凤提着大斧,通过云梯攀爬到了城门高处,将大斧猛地一劈,斩断了吊桥上的一根绳索。

    由于吊桥本就沉重,单靠两根绳索进行支撑,现在一根被斩断,另外一根根本无法支撑吊桥的重量,竟然猛然从中间断开,只听得轰隆一声,吊桥重重的掉到了地上,连接了护城河的两端。

    “杀啊!”看到吊桥掉下来,陈到立刻率领着麾下的将士们推着冲城车,来到了城门口,对着城门展开了猛烈的撞击。

    这时候的田豫虽然已经知道城门即将撞开,范阳城即将陷落,可是他现在已经无法分身去管,因为这时候城头上的敌军越来越多,这些人虽然战力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大,可是动作却非常灵活,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能够轻易躲闪己方士兵的进攻,再加上对方的人数占据了优势,这导致守城将士的伤亡越来越重,守卫更加的力不从心。

    “将士们,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让我们抖擞精神,拼死一战!”田豫的喊声虽然穿的并不远,可是四面的守军将士却好像同时听到了一般,士气再度提升起来,将士们更加拼命作战,竟然差一点就将局势给扭转了!

    幸亏这一回刘和派来攻城的都是精兵猛将,其他三处或者是绝世猛将,或者是天下驰名的先登营,即便敌军战力和士气提升了那么一点,也根本无法逆转局势,即便是张燕这里,也由于人数占据优势,再加上张燕的勇武与灵活的躲闪击溃了刚刚提振起来的信心,守军的勇气只是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再度支持不住了。【】

    不过尽管如此,这一盏茶的时间也给张燕带来了一定的麻烦,导致张燕麾下有百余人喋血城头。

    “嘿嘿,当初就是你布下伏兵,让我损失惨重的吧?可是你却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贼将休走,看我生擒你。”张燕看到敌军的主将田豫有些面熟,立刻就想到了当初伏击自己的敌军主将就是这个人,同时又怕此人重复一次鼓舞士气的动作,再给自己带来麻烦,心中顿时对这个人充满了恨意,决定乘机生擒此人。

    “哼,张燕,你当初跟我家主公也算是颇有交情,竟然不顾昔日情谊,直接率军进攻我家主公,是你违背道义在先,又怎能怪我伏击于你?要我说一句,你与刘和本身有恨,当初是迫于无奈投降于他,何必为他卖命?只需你率军归降,我敢保证主公会给你更优厚的条件……”

    “哈哈哈哈,到了现在,你自身都难保了,竟然还妄想着劝降于我,真是做你的清秋大梦,小贼,废话少说,看我怎生将你生擒。”

    张燕听了田豫的话,不禁怒极而笑,打断他的话,一边说,一边纵身赶到田豫身边不远处,挥出毕燕挝,就要将田豫给生擒。

    “哼,你的武艺我也不是不知道,纵然比我强,却也只强上一星半点,想要把我生擒,可没那么容易!”

    田豫知道自己今日必然无幸,所以也不想受辱,持剑在手,准备乘着张燕还未到来之际横剑自刎,实现自己当初对将士们的承诺。

    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张燕就已经来到了田豫的身前,挥出毕燕挝绞落田豫手上的佩剑,然后用左手擒住田豫之前持剑的右手手腕,往他身后轻轻一扭,与此同时将毕燕挝递到了他的脖子上,冷冷说道:“想死?哪有那么便宜?我还没有报你昔日伏击之恨,怎么会让你死?”

    随后张燕命令麾下士卒将田豫上了绑绳,捡起田豫的佩剑,放在了田豫的咽喉处,大声喊道:“主将依然被生擒,尔等不必再顽抗下去了,降者免死,否则一律杀无赦!”

    城头上的将士见城头沦陷,本来就已经丧失了斗志,现在又见主将田豫被擒,顿时全都停止了抵抗,纷纷抛下武器投降。

    而这时候,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城门已被破开,陈到率领着麾下的白毦军冲入了城内,目标直指县府官署,在这过程中几乎就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就来到了县府之中,轻易俘虏了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各级官员。

    从刘和开始发起进攻到战事结束,前后用了不足一个时辰!此战俘虏了城内主将田豫以下各级武官员三十余人,招降敌军将士五千余人,斩首六千余级,获得粮草器械无数,战马三千余匹,而己方只损伤了一千余人,可谓是大获全胜。

    在攻下范阳之后,刘和根本没有顾及处置田豫,只是下令把他关押在地牢中,然后命令张燕率领麾下黑山军立刻抢攻涿郡治所涿县,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攻下涿县,并且迅速部署好防御,并且告诫张燕,不得做出任何损害百姓的事情来,如果出现一例,下手绝不容情。

    张燕立刻答应下来,然后率领麾下大军火速出发,几乎可以说是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涿县,因为这时候的涿县几乎相当于不设防,城内只有千余老弱病残,城内守将也没有什么骨气,一听说范阳战败,田豫被俘的消息,根本不登张燕攻城,就立刻举了白旗投降。

    刘和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涿郡,消息传来之后,坐镇居庸关的公孙瓒顿时震惊不已,拍案怒道:“这肯定是田豫这厮看到刘和大军赶来,果断选择了投降,哼,他麾下有军中的一万两千名精锐将士,再加上在涿郡强征的万余民夫,这厮麾下有两万多人,如果死守下去的话,就算刘和五万大军来攻,估计没有几个月,绝对不可能被攻破。现在仅仅经过这么短的时间,涿郡就失陷了,如果不是田豫背叛,还能是什么?公孙范听令,将田豫一家老小尽皆斩首,以警告那些敢于背叛的将领!”

    “啊?这,主公,田豫的情况还没有调查明白,我们不能就这样贸然把他的家人给杀了啊,这只能造成田豫跟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就算田豫没有归降,现在也只能归降了,此人武全才,实在是我们的一个劲敌,如果他再追随刘和,幽州就更危险了,请主公三思啊!”

    听到命令之后,公孙瓒部将邹丹听公孙瓒这样说,心中大惊,连忙求情道。

    “哼,田豫不过一无能之辈,之前要不是听了你的推荐,我怎么可能会把守卫范阳这等重任交给他?范阳又怎么会失守?现在这厮背叛,我如果不下重手进行处置,如何让后来者引以为戒?”

    虽然有邹丹的苦苦哀求,公孙瓒还是把田豫的母亲和妻子儿女给杀掉了。

    公孙瓒愤怒归愤怒,然而既然涿郡被攻破了,现在驻守居庸关已经没有了意义,因为这样反而会陷入刘和大军的全面包围之中,所以公孙瓒无奈之下决定弃守居庸关,率军驻守蓟县。

    “辽东太守公孙度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他的五万铁骑将会在数日后来到蓟县,只要再坚持几天,我就能等到援兵,相信到了那时候,刘和就算是有十万大军,也都对我无可奈何。刘和小儿,这一次我一定让你饮恨而去,这幽州最起码有一大半的领土都是我公孙瓒的!”

    公孙瓒眼中喷火,咬紧牙齿,紧握双拳,恨恨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