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公孙范的不解
    ,!

    蓟城之外,凤凰架。

    公孙范站在高处,远远俯视着山下的那条小路,冷笑着说道:“我看堂兄实在有些大惊小怪了,就连刘虞老儿和袁绍那老小子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刘和那小子又能有多厉害?上一次他之所以能够攻陷涿郡,主要是田豫那叛贼投降所致,现在我们数千兵马潜伏此处,只要刘和那小子的大军敢过来,我们立刻就万弩齐发,这一下定然够他好好喝一壶的。而只要我们据险而守一些时日,刘和小儿粮草不济,最后也只能无奈退兵。”

    “将军,虽然如此,我们却也不能大意,主公吩咐过,让我们务必小心刘和的诡计……”

    “什么狗屁诡计?量刘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成得了什么大事?”公孙范打断旁边那位副将的话,冷笑一声道:“今日如果刘和这小子不经过这里便罢,否则的话我公孙范一定将这小子生擒,献于我大哥帐下!”

    而就在这时,只见山下的探子果真摆动了旗帜。公孙范哈哈大笑着说道:“天让我公孙范成此大功,将士们,打起精神来,今日我们一定要生擒刘和小儿,立下不世功勋。”

    随后公孙范小心翼翼的潜伏起来,密切注意着山下的动静。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公孙范其实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他为了能够一战成名,做好了周密的部署,相信只要自己率军守住这里,刘和就算来十万大军,也一样无法通过。

    不久之后,只听得马蹄声传来,在山谷之中传来一支队伍,当先一人身边银甲,骑着红马,远远看起来英气不凡,尤其是他身后的大旆还写着“司隶校尉刘”、“并州牧刘”、“卫将军刘”等字眼,不用猜就知道来者肯定是刘和。

    “哈哈,没想到竟然是刘和亲自到来,兄弟们,拿出干劲来,这一次一定生擒刘和,在主公面前好好露一把脸。”

    公孙范压低声音,对着周围埋伏的将士说道。

    之后公孙范沉下气来,等待刘和的到来,可是没想到刘和来的却并不利索,每走几步都小心的四处张望,直到确认没有伏兵才继续往前走。仅仅一里地的距离就让他硬生生走了半个时辰。

    “这该死的小子果然狡猾,竟然这么难上钩。”远处观看这一切的公孙范不见状不由得恼恨不已,真恨不能刘和立刻赶到面前,被他麾下的将士一阵弩箭射成刺猬。

    然而不管公孙范再着急,对方仍然是那样缓缓前进,等到来到伏兵弩箭射程之内的时候,天色已然擦烟了,公孙范的耐心可以说是被磨得一点都不剩了,这时候再也不顾其他了,立刻下令弩箭齐发,发起第一轮攻击,因为再不打的话天就完全烟了,估计到了那时刘和就能乘机逃走了。

    这时候山谷中自然是一片慌乱,骂死人吼声不断,隐隐还传来了刀剑相撞的声音,看起来应该是遭受袭击的将士为了逃命而自相残杀。

    “杀,杀出去!一定要生擒刘和,否则的话,一旦错过这次,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公孙范远远地看到那道白影像是要逃走,却怎能放过这次立功的机会?拔出佩剑,率领着麾下将士开始展开了追杀!

    公孙范率军来到山谷处,发现对方麾下士兵死得虽然不是挺多,然而器械旗帜丢的满地都是,大片的鲜血染红了山崖,估计应该是对方的将士受伤不少,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看起来敌军损失不少,杀啊,这一回一定要生擒刘和!”看到山谷中的情况,公孙范心中很是振奋,率领麾下大军继续展开追杀。

    公孙范率军追了十余里路,终于看到溃逃的敌军的身影了,前方不远处,敌军杂乱的聚集在一起,人的哀叫声和马的悲鸣声混杂成一片。

    “果然如此,哼,看你们往哪里逃?”公孙范心中得意,立刻率领大军继续前进,一时之间喊杀之声惊天动地。

    “不好,贼兵追来了,快撤。”公孙范还隐隐听到在混乱之中有人发出了惊呼,随后便见那些将士们四散而逃,丢了一地的器械和旗帜。

    “哼,竟然逃往前面的枫林之中,你们这可是作死啊。”公孙范知道前面的枫林大都是死地,只有正面一条路能够通行,所以逃往两侧的最终还会退回来,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所以立刻率领麾下将士追杀过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进入枫林,突然听得前面传来了急剧的破空之声,公孙范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随即大声说道:“不好,有,有埋伏,速退!”

    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周围陆续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叫之声,原来是麾下的将士纷纷中箭,夜色之中又看不到敌军的身影,只听得破空之声不断,不时有将士被箭矢夺去生命,这让公孙范麾下的将士们心中更加恐惧,战意全无,惊惧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纷纷夺路而逃。

    “杀啊!”就在这时,鼓声响起,从枫林中走出来一支军马,对着逃走的公孙范大军展开了追杀,这支队伍不仅战力惊人,速度也很恐怖,很快就追了上来,对着毫无斗志的公孙范大军展开了屠杀!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明明是我们在伏击敌军,为何现在反而被敌军给伏击了?”看着麾下将士纷纷被杀,夺路而逃的公孙范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同时也直到这时他才知道,之前敌军的所谓溃逃,分明就是引诱他派兵来追的一种手段,那看似杂乱无章的逃向枫林的举动其实也有深意,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应该是那些将士在逃走的时候直接避开了埋伏在枫林中的弓弩手。

    “对方好深的心机,好强大的算计!可是我实在不明白,山谷中大片大片的鲜血是怎么回事儿?根据那些血迹来推算的话,就算是死的人不多,可是敌军受伤的人数绝对也不少啊,难道对方为了引诱我们,真舍得付出那么多的牺牲?”

    公孙范一边逃命,一边苦苦思索这些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