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火烧蓟城
    ,!

    “范弟啊!你死的好惨啊!”当公孙范被杀的消息传到蓟城之后,公孙瓒面色大变,痛哭失声,咬牙切齿的发誓,一定要杀掉张燕和田豫,为公孙范报仇。

    可是这时候张燕和田豫的两万大军已经对蓟城形成了合围之势,公孙瓒率领麾下的三万大军却也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虽然他麾下有三万多人,在人数上超过了攻城部队,可是那三万大军大都是临时征召的城内丁壮,并没有多少作战经验,用来充充人数还行,如果是出城作战的话,不仅不会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还会添乱。

    所以看起来是三万大军,实际上真正有作战能力的,也就只有一万人左右,这点人数用来自保都嫌不够,更不用说主动出城作战了。

    这时候公孙瓒麾下的渔阳太守邹丹上前劝说道:“主公,现在乘着刘和与刘虞的大军还没有到,我们赶紧突围离开吧,我们在渔阳和右北平还有一定的影响力,至少能够征召两三万将士,还有辽东公孙度的援助,如果再成功说动辽西的鲜卑人加入,我们还是有很大希望能够取胜的,可是如果困守蓟城,一旦刘和与刘虞大军形成合围,我们就危险了。”

    公孙瓒闻言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占据这里,可是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就要放弃?

    默默思索了片刻,公孙瓒还是决定再等几天,只要公孙度的援军到来了,守住蓟城还是有希望的。

    与此同时,公孙瓒下令,城中无论男女全都到城头上参加守城,凡是懈怠者一律杀无赦。这样一来让城头上顿时又多了四五万守卫,虽然战力令人无法恭维,可是作为正规军的肉盾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张燕与公孙瓒不一样,毕竟他城内的百姓很多都是军士的家眷,他可以因为顾及颜面以及照顾军心的缘故而放走百姓,可是公孙瓒老奸巨猾,心肠刚硬,再加上城内的百姓并非他麾下主力白马义从的家眷,绝对不会仅凭几句话就放弃让百姓守城这种举措的。

    公孙瓒的这一条命令顿时让准备乘势攻城的田豫和张燕犹豫不决,因为一旦攻城,全城百姓不免遭受重大伤亡,到时候就算能够攻下城池,民心是不可能争取了,要一座空城又有什么用呢?可是如果不攻的话,总不能干等着公孙度的援军到来吧?

    田豫与张燕讨论了一夜,始终没有商量出个头绪来,直到刘和率军到来。

    “哼,这公孙瓒果然可恨!竟然如此歹毒!”刘和想了想,然后说道:“其实此事也不难办,张燕,附耳过来,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就能让公孙瓒麾下军士心中惶恐,相信过不了三天,蓟城就能不攻自破,让那公孙瓒无奈退走。”

    刘和接下来在张燕的耳边悄然吩咐了一番。

    “遵命,主公,等燕的好消息吧。”张燕说完之后,就辞别刘和回营休息。

    而公孙瓒这边自从动员了满城百姓守城之后,心中十分得意,因为他相信一向爱惜名声的刘虞和刘和父子一定不忍心百姓受到伤害,所以也只能无奈的放弃进攻,一直等到自己的救兵到来,只要到了那时,他就可以和辽东骑兵前后夹击,大破刘和与刘虞的大军,重演之前刘虞率军攻打自己的那一幕。

    “嘿嘿,刘和小子,你哪一点都好,可就是跟你那死鬼老爹学会了假仁假义,现在好了吧?这反倒成了束缚你的枷锁了,让你投鼠忌器,不敢攻我蓟城,如果是我的话,哪里管你什么百姓千姓?直接一顿猛攻也就是了,牺牲一些平民百姓,换取自己的千秋大业,根本用不着犹豫,如此看来,你可不是一个成大事的人啊。”

    每当看到刘和大军在城下那副投鼠忌器的样子,公孙瓒都忍不住好笑。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见亲兵队长公孙方走上前来,大声说道:“主公,不好了,公孙纪将军死了。”

    “嗯?你说什么?”公孙瓒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失声问道:“公孙纪死了?怎么死的?”

    “被、被人给杀死的,而且在覆盖他尸首的战袍上还写着几个大字,那几个字是蘸着公孙纪的鲜血写成的,内容是,是……”

    “是什么?快说”,公孙瓒见公孙方犹豫,顿时面色一沉,知道那几个字肯定不是什么好内容。

    只见公孙方咬牙说道:“上面写着,这就是叛贼的下场,让公孙瓒洗净脖子等着,下一个就是他……”

    “混账!”公孙瓒闻言顿时重重拍了一下桌案,大声怒道:“在我军重重设岗之下竟然被人杀了公孙纪,你这亲兵队长是怎么当的?今夜给我用心防守,再有差池,提着脑袋来见我。”

    “诺。”公孙方面色惨白,连忙下去安排防守事宜。

    然而第二天一早,只听得帐外一片惊呼声,公孙瓒心中正烦躁,连忙喝问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一名亲兵走进来,面色苍白的说道:“主公,亲兵队长公孙方昨夜遇害,覆盖他尸首的战袍上还写着几个大字,那几个大字是蘸着公孙队长的鲜血写成的,内容是,是,这就是走狗的下场,让公孙瓒洗净脖子等着,下一个就是他……”

    “该死!刘和小儿,你欺人太甚,明日我定要率军与你决战到底!”公孙瓒被对方的举动气得浑身颤抖,咬牙痛骂,同时还下令加强自己营帐周围的守御,布好天罗地网,一定要生擒那个可恶的刺客。

    然而当天夜里,就见粮草库一片火光,公孙瓒心中一惊,连忙派人前去调查,可是还没等派出去的人动身,就见公孙瓒部将关靖上前说道:“主公,不好了,今夜忽遇贼人放火烧粮,将士们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救援,粮草库被大伙几乎焚烧殆尽……”

    “啊啊啊啊……该死的刘和,竟然一再戏弄于我,是可忍孰不可忍,传令下去,集合大军,连夜进攻刘和的营寨……”公孙瓒被气得几乎吐血,立刻下令尽起大军发动进攻,然而却被关靖等人劝住,知道现在城内早已是人心惶惶,再待下去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下令连夜撤退,在撤退之际为了泄愤,竟然下令军士在民房中放火,于是一夜之间火光冲天,无数百姓死于火灾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