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此中有深意
    ,!

    虽然心有不甘,可是无奈之下的公孙瓒也只能率领大军匆匆撤离。

    “哼,虽然我最终失去了蓟城,可是你也休想得到什么,我留给你的,将是一座空城,而且等到将来我也一定会杀回来的!”

    扭头望着身后熊熊的火光,公孙瓒的脸上扭曲着,银牙紧咬,默默说道。

    “主公,走吧!虽然这样做的确对不住满城百姓,可是却也是拖慢刘和行军步伐的无奈之举,相信上天一定会明白的。”邹丹还以为公孙瓒的心中有愧疚之色呢,来到公孙瓒身边轻轻劝解道。

    “……走!”公孙瓒也不解释,默默地率军前行。

    可是走了没有五里地,突然听得一阵鼓声传来,随即就见一将大声喝道:“公孙瓒狗贼,竟然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往哪里跑?纳命来,南阳甘兴霸在此!”

    随后就见数千将士尾随着公孙瓒大军一顿追杀,直杀得公孙瓒麾下大军尸横遍野,血染大地,奋力的逃出了十余里方才作罢。

    “可恨,这个仇我一定回报!”公孙瓒在确认自己安全之后检点人数,发现己方竟然折损了一千多人,不由得咬牙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人笑道:“可是公孙瓒狗贼?西平麴义在此,老贼,还记得当年界桥之战否?那一次没能要了你的命,今日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竟然是麴义这厮?”听对方自报姓名,公孙瓒及麾下将士全都惊恐不已,因为界桥之战的时候,麴义早已凶名远播,对他们来说,此人简直比颜良文丑还要可怕,所以惊慌之下连忙纵马逃走,被麴义率军在阵后一阵追杀,又损失了三千余人。

    经过接连的损失,这时候公孙瓒身边已经只有四五千人,可是没想到刚刚逃出十余里,突然又见一支军队从背后杀出,阵后走出一人,白马银枪,满脸的坚毅之色,大声喝道:“公孙将军,别来无恙乎?常山赵子龙在此恭候多时了。”

    公孙瓒一听来人竟然是赵云,立刻抖擞精神,打马上前几步,大声骂道:“赵云,你这逆贼,昔日在我帐下不辞而别,没想到竟然投奔了刘和,而且还敢到这里来拦我。”

    回顾左右,大声喝道:“传我军令,杀死逆贼赵云,赏千金,官升三级。”

    “杀!”随即便见麾下将士向着赵云杀了过去。

    赵云所带军马虽然不多,却也没有丝毫惧色,随着赵云在公孙瓒阵中来回冲突,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凡是敢于阻挡的敌军将士纷纷落马,只是片刻之间,就已经有二三百人命丧他们的手下,而在这其中,仅仅赵云自己就杀敌百余人。

    “我之前怎么不知这厮竟然如此英勇!”公孙瓒见赵云如此英勇,纵然是麾下的白马义从都不敢与之接战,顿时长叹一声,下令大军立刻逃走。

    然而却没想到赵云坐下照夜玉狮子乃是千里宝马,虽是后发,却是先至,长嘶一声,单人独骑对着公孙瓒的方向冲了过去。

    “拦,拦住他。”看到这一幕,公孙瓒之弟公孙越见状,顿时大声喊道。

    其实不用公孙越吩咐,公孙瓒身边的白马义从也都打起精神,对着赵云展开了围攻,只见箭如雨下,纷纷向着赵云招呼而来。

    然而赵云却怡然不惧,将暴雨梨花枪舞得如同风车一般,将羽箭纷纷打落,与此同时坐下照夜玉狮子风驰电掣一般的钻入人群之中,让白马义从无法再放箭。

    赵云乘此机会施展起百鸟朝凤枪法来,在人群之中展开了大范围无差别的攻击,白马义从虽然勇猛,却如何抵挡的了?一时之间纷纷落马身亡,余者也都纷纷变色,纵马躲避。

    白马义从今日可谓是出师不利,先是遇到了他们的克星先登营,后来又遇到了大杀星赵云,损折达到一百余人,竟然超过了之前所有大战损失的总和,而在这百余人之中,竟然有七八十人死在了赵云手中。

    “这,这简直就是妖孽,我麾下这白马义从都能媲美百人将,在他手下却不堪一击,早知如此,当初……”

    公孙瓒的脸上顿时闪过了浓浓的悔意,如果自己在一开始就重用赵云的话,如何会有今日的局面?

    “誓死保护主公!”就在这时,公孙瓒之弟公孙越走上前来,带着麾下将士拼命拦截,然后大声说道:“主公快走,这天下可以没有我公孙越,但却不能没有主公!”

    说完之后,公孙越挥出长矛刺了公孙瓒的坐骑一下,看着吃痛的公孙瓒战马狂奔而走,然后纵马来到赵云面前,手中长矛不管不顾,直接冲着赵云冲了过去,然而不出一合,就被赵云刺于马下。

    “二将军!”

    公孙瓒麾下的白马义从平时与公孙越也很有交情,现在见公孙越战死,公孙瓒正在逃跑,于是拼命上前阻拦,要为公孙瓒逃走创造机会。

    “越弟!”公孙瓒见公孙越阵亡,眼睛瞪得滚圆,想要找公孙越拼命,然而他却没有了这个胆量,知道自己如果回去的话,必然不是对手,只好暗暗说道:“可恶的赵云,我必杀汝!”

    对于这些白马义从,赵云虽然不惧,却也不愿自己的部下被他们杀死,所以,他在敌军阵中往来冲突了几次,就率军退了回去,看着早已看不到身影的公孙瓒,默默的说道:“公孙瓒,今日我放你一条性命,算是偿还了你昔日对我的恩情,从今往后,你我之间再无情分,两军阵前,我必取你性命。”

    就在这时,刘和帐中,郭嘉与刘和默然而坐良久,突然开口说道:“主公今日这样安排赵云,完全不是平日赶尽杀绝的风格,以赵云的性格,估计这一次有很大可能会放了公孙瓒,相信主公这样做,一定有深意吧。”

    只见刘和缓缓叹道:“我这也算是让子龙了结了与公孙瓒昔日的情意,相信下一次再见面,子龙一定不会对公孙瓒手下留情,更何况这一次公孙瓒还不能死,否则的话我还有什么借口用征讨辽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