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刘虞卸任
    “见过父亲。”

    父子相见,刘和与刘虞之间自然有一番体己话要说,这一日在草草处理完了所有政务,大摆筵席之后,刘和与刘虞父子二人彻夜聊天,从刘和的婚事到讨伐公孙瓒的策略再到天下的大势,几乎是无所不谈,到最后刘虞叹息道:“为父老了,许多事情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和儿你现在成长起来,能够为父分忧,而且还赤手空拳打下这么一大片基业,为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决定上表天子,把这幽州牧的位子让给你。”

    “啊?父亲,这幽州怎能少了你坐镇呢?孩儿还需要父亲你多指点呢。”刘和闻言,顿时惊讶地说道。

    刘虞却是摆手说道:“和儿你不用如此自谦,你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那个公孙瓒,为父集结了十万大军都被他打败,甚至差点被他生擒,就算后来依靠乌桓校尉阎柔和乌桓骑兵,也只能解了居庸之围,想要进一步攻破居庸关却是不可能,而你却能率军连续攻下范阳、涿县、良乡、广阳和蓟城,而且还能以仁义对待百姓,治下更是物阜民丰,百姓安享太平,就算是为父,想要将治下治理成这个样子恐怕也都不容易,你能做到这些,早已经远胜为父,为父怎能还鸠占鹊巢?”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为父远离朝堂多年,也是时候该回去了,这一次其主动要求入质许都,既能为你拉拢曹操这样一个盟友,最起码他会对你放心,不会在目前针对你,还能对曹贼形成掣肘。嘿嘿,不管怎么说,我可是当朝太傅,既为帝师,又是宗正,外面还有和儿你作为外援,相信曹贼想要控制朝政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什么?父亲你决定到许都去?这,这曹操此人阴险狡诈又狠毒,此去恐怕会有危险,孩儿治下也有三州之地,麾下带甲之士十万人,定能护得父亲安全,没有必要去许都吧?”刘和闻言很是惊讶,连忙说道。

    “首先来说,我是汉臣,自当忠于天子,如今天子在许都,我自当前往随驾,前往。再者,如今和儿你身为地方大员,许多人质疑你的忠诚,如今我亲自将自己质在许都,相信可以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了吧?好了,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

    这一夜刘和根本没有一丝的睡意,思考着刘虞所说的那些话,心中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感动,这就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回护之情,相信刘虞也不会不知道身为人质的危险,可是却仍然毅然决然的这样做,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大汉,可实际上却是为了他,作为人子的这一点,他怎能不明白?

    “唉,此老还不知道,我其实已经不是他的那个儿子了,可是他却依然如此赤诚相待,这让人实在有些受之有愧,不过请您相信,我今后一定把你当成亲生父亲那样对待!”

    刘和感慨良久,心中也暗暗决定,一定真心对待刘虞,好好保护他的安全,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虽然也知道,刘虞一旦前往许都,一定会对他以后对付曹操产生掣肘,可是一来老爷子坚持要去,根本容不得他去阻止,二来现在老爷子进入许都也的确对他目前的形势极为有利,最起码会缓解他和曹操之间愈演愈烈的明争暗斗,所以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决定。

    第二天一大早,刘虞果然把麾下众武全都召集过来,郑重其事的向大家宣布自己让出幽州牧的决定。

    麾下众武闻言尽皆惊诧,虽然刘虞在领兵作战的能力有些不足,可是平时施行仁政,还是很得民心的,现在他只有五十余岁,身体还很健康,忽然提出来将大权交给刘和,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于是鲜于辅、鲜于银、齐周、尾敦,还有之前被刘虞派往许都朝见天子、听闻刘虞出事之后快马加鞭于前天夜间刚刚返回的田畴一齐劝道:“主公春秋正盛,为何突然隐退?还请三思而行!”

    刘虞看大家的神色,顿时有些明白,笑着说道:“诸位不会是以为我是被我儿子逼得交出大权吧?不要乱想了,其实自从上一次征讨公孙瓒失败之后我就一直这样想了,我刘虞如果说是在太平盛世做朝廷的一任官员,或许还能得心应手,甚至就算是镇压镇压黄巾贼、张纯张举这样的小贼,也能勉强胜任,可是在这乱世之中想要据州郡,震慑四夷,却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尤其是我现在已经老了,许多事情更是力不从心,好在我刘虞有一个了不起的儿子,他的能力诸位是有目共睹,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幽州一定会发展的更好。同时我更希望诸位能够尽心竭力辅佐我儿,像辅佐我一样辅佐我儿,甚至对他更加恭敬忠诚。”

    鲜于辅等人察言观色,见刘虞的确是主动卸位,所以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齐齐施礼说道:“既然主公已经做了决定,我们自然无话可说,请主公放心,我们一定尽心竭力侍奉少主,绝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就好,这样的话,我以后在许都也就放心了!”刘虞点了点头,一脸欣慰地说道。

    “什么?主公以后要去许都?”田畴闻言顿时一惊,开口问道。

    却见刘虞点了点头说道:“子泰,你前日不也说了吗?天子甚是想念我,希望我回朝就任太傅、宗正,既然是天子希望我回去,我作为大汉臣子,同时也作为大汉宗亲,自然要回去侍奉天子。”

    “可是主公难道不知道,许都是曹操的势力范围,一旦主公前去许都,就会受制于曹操,到了那时恐怕对少主也会形成掣肘……”

    却见刘虞喝道:“那里是天子脚下,帝京所在,是我大汉朝廷所在,并非是谁的势力范围,我就不信,朝廷之内尽皆忠义之士,岂容不臣之辈猖獗?再者说了,我儿统率三州之地,带甲十万,谅那曹操也不敢对我不敬,又有何掣肘可言?”

    “这……主公说的是,畴知错了。”田畴暗暗叹了一口气,连忙向刘虞认错,从刘虞方才那一番话中,他就能听得出来,刘虞想到许都去的心是多么坚定,同时也知道刘虞之所以去许都,不仅仅是自己所想象的为了避开嫌疑和尴尬,让刘和完全掌控幽州这么简单,同时也是为了大汉江山,不由心中肃然起敬。

    “只不过这样一来,如果有一天少主平定了天下,你到底是支持天子还是支持他?这恐怕也是摆在你面前的一道难题吧?”

    田畴暗暗苦笑一声,然后与新旧同僚一起参拜新主刘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