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廖立认错
    ,!

    “曹操的祖父?曹腾?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一个宦官?”刘和瞬间就反应过来黄月英的意思,顿时感到胯下一凉,连菊花都给加紧了,暗道这丫头真够狠的,果然是主妇的料,带着一股冲天的霸气。

    “这个你放心吧,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刘和心中震动,连忙一脸坚决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怎么?我辛苦赶了一个月的路,现在更是半夜时分才找到你,难道你就不请我到你屋中坐坐吗?”黄月英得理不饶人,继续问道。

    刘和当然不会拒绝,连忙把黄月英给让进去,与此同时对黄月英身边那两位少年问道:“不知二位兄台尊姓大名?多谢对英儿一路照顾,还请一同进去休息。”

    只见那十六七岁的少年笑道:“好说好说,在下姓庞,单名一个统字,荆州襄阳人,这位姓廖,单名一个立字,武陵林沅人,久仰使君大名,简直就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啊?什么?庞统?廖立?这,这是真的?”刘和闻言顿时激动了起来,就像是看珍宝一般的看着二人,尤其是看向那个自称是庞统的少年,与此同时悄悄吩咐系统:“给我扫描一下二人的属性。”

    “好的,庞统,谋士内政双辅型人才,武力32,智力88,内政82,魅力71,属性未达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35,智力98,内政91,魅力86,可册封为天退星;廖立,谋士型人才,武力32,智力76,内政45,魅力56,属性未达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43,智力86,内政58,魅力56,可册封为地倡星,特性为遁逃,特性效果,在战斗之时如果选择逃走,则不会被俘,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且逃跑速度提升五成。”

    “庞统这属性实在够强大的,竟然比荀攸还要强许多,果然不愧为和猪哥齐名的人物,不过这廖立,属性也就罢了,将来册封之后一定是一个一流军师,可是这特性也实在够蛋疼的,竟然是如此的让人哭笑不得,看来以后让他作战也就算了,说不准何时给我来个遁逃,岂不是动摇我的军心?不过这厮也不是没有用,比如说让他抄近路穿过敌军阵营送个信,比周仓更安全,而比廖化跑得更快一些,我正上愁没有人追随父亲呢,不如在收服他之后就让他随在父亲身边,如果真有什么急事的话,也能及时给我传递消息。”

    刘和听了系统的话,很快就打定了主意,也找到了廖立的用处。

    然而刘和没有想到,就在刘和准备收服廖立的时候,廖立却不打算追随刘和了,因为在廖立看来,刘和作为一方主君,竟然对一个女子卑躬屈膝,实在有失大丈夫气概。

    所以廖立在庞统动身前往室内的时候,廖立却是一动不动,淡淡说道:“久闻刘使君麾下精兵猛将,乃一世之雄也,如今一见,也不过如此,竟对一个女人如此卑躬屈膝,女人是什么?女人就像是衣服,随时都能换,随时都能丢,就算是智冠天下,国色天香又如何?也不过是男人的玩物而已,你作为一方诸侯,只要随便勾一勾手指头,就能令无数美女投怀送抱,今日竟然对一个丫头如此低三下四,实在令人可笑,今日是我廖立瞎了眼,竟然来到这里,如今也不用进去了,廖某告辞了。”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家伙竟然就如此狂傲,怪不得他的将星是地倡星,的确是够猖狂的。”

    刘和暗暗摇了摇头,对于这样的人才其实不要也罢,不过既然他如此贬低女人,自己自然也要教训教训他。

    于是刘和冷笑着说道:“女人是衣服?请问一声,你是谁生的?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的令堂莫非也是衣服,令尊愿意换就换,愿意扔就扔?你可有姐妹?难道你希望你的姐妹也被别人当成衣服一般换来换去?你不在我麾下也没有什么,你挥衣袖离去也没什么,我麾下人才济济,其实也不缺少你这样的人才,可是你竟然如此藐视女人,我实在替天下的女人咽不下这口气,我实在替你的母亲和姐妹感到悲哀。”

    就在这时,突然见黄月英从室内走出,大声说道:“说得好,小立,不,廖立,我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看不起女人,你看不起女人就是看不起你母亲,你看不起你母亲和看不起你有什么区别?同样的,你看不起天下的女人和看不起天下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因为哪个男人不是女人生的?”

    “额,师姐,…….”

    “不要叫我师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师弟!”

    “黄,黄小姐,都是小子太欠考虑,竟然说了那么一番话。”廖立听说之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当时也只是固有观念作怪,根本没有想到过这些,直到刘和与黄月英提醒才猛然想到,其实他的母亲和姐妹也都是他所鄙视的女人,而他对自己的母亲那可是一片孝心。

    所以,廖立一脸愧色的说道:“唉,如今想来,那种想法何其愚蠢?就像黄小姐和使君说的,看不起女人岂不就是看不起自己的母亲和姐妹?看不女人岂不就是看不起自己,岂不就是看不起天下的男人?如今小子已经没有脸再求黄小姐和刘使君的原谅了,小子做人都做不好,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名扬天下,封妻荫子,实在是汗颜之至,自此之后,小子只能默默前往山野之间,修行品德,磨砺自己,先要学会做人,然后才敢再谈出仕的事情。”

    “你要是真这么想,这最起码能证明你是一个知过能改的孩子,人孰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廖立,其实你也不必非要到山野之间磨砺自己不可,我这里指给你一条路,如果你愿意走,也可以留下来,如果你并不认同,那我也不勉强。”

    “请使君吩咐吧,不管是什么路,小子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使君能够对小子如此宽待,就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小子还如何敢挑三拣四?”

    “我父要在近期内动身前往许都朝廷任职太傅和宗正,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追随他一起去,不过我可提醒一句,这里面充满了斗争,而且还要面对曹操这样老奸巨猾之人,说不准何时就掉了脑袋,这样的地方不知你还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