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请别误会
    ,!

    “杀!”二百刀斧手得了郭图命令,一齐向着麴义杀了过去。

    对于这样的场面,单纯的硬拼绝对不是明智之选,麴义虽然深恨郭图,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可是却不想自己这样无谓的死去,所以当机立断,立刻向外突围。

    然而门口却拦着十几名大汉,在听到摔杯之后,他们立刻就进门,堵住了唯一的出路,齐齐挥舞着兵刃,向着麴义杀了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麴义把心一横,手中唐刀直接横举,试图挡住劈斩过来的兵刃。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声响过后,负责在门口拦截的那些卫士们全都感到手上一轻,这才发现手上的兵器竟然全都被斩断。

    “这,这,竟然是宝刀!”所有人看到手上残破的兵刃,顿时愣住了,然后就在下一刻,最前面的数名卫士感到咽喉处一凉,随后感到自己越飞越高,而在门口处,几具无头尸体正在缓缓倒在地上,而那几具尸体让他们看起来竟然那么熟悉,片刻之后才意识到竟然是他们自己……

    其实不止是拦截的那些卫士,就连麴义自己都没想到,这把宝刀竟然这样锋利,竟然瞬间斩断对方的兵刃。

    不过麴义的反应也不慢,他在斩断了兵刃之后又立刻斩杀了数名拦在面前的郭图卫士,然后乘机突围而出,夺路而走。

    “追上去,务必要把麴义给我杀掉,如果让他逃走的话,我们都得死。”

    郭图见麴义逃走,顿时也急了,毕竟麴义在这里还有一支数千人的先登营,如果麴义逃走并率军杀来,那估计他会死的连块骨头渣子都不剩,所以才发出了紧急追杀令。

    “诺。”郭图麾下的将士也知道,如果真的让麴义逃走的话,先登营的将士一定会过来杀死他们的,这可是袁绍麾下最能征善战的队伍之一,如果论军队素质,袁绍军中根本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跟他们相提并论,所以这些将士们也都拼了命上前,在后面紧急的追赶着麴义。

    然而这些将士们也都知道麴义英勇善战,手中宝刀更是厉害,虽然他们渴望杀死麴义,却不想自己被杀,否则他们拼命追杀麴义一事就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他们便急忙从背后取出弓箭,想要射杀麴义。

    可是一来馆驿内道路曲折,二来麴义穿着刘和赠送的软甲,这一番攒射下去,并没有给麴义带来怎样的伤害,反而拉大了麴义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不过郭图为了能够确保杀死麹义,早已经事先做好了安排,在馆驿大门之内也提前做好了埋伏,以作麴义万一逃出去之用,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当真派上用场了,这伙队伍听到里面传来的喊杀声,立刻意识到他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兄弟们,该咱们露脸的时候了,务必截杀麴义,千万不能被他给逃走了,这可是咱们立功的机会了,杀了麴义之后升官受赏绝对不在话下!”

    领头的那名将令叫做焦晖,是一名军侯,在听到喊杀声之后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心中激动,立刻命令将士们换上弓箭严阵以待,一旦麴义出现,立刻就乱箭朝他身上招呼,到时候麴义就算是插了翅膀,也定叫他难逃一死。

    见识们在得令之后就将弓取出,拉满弓弦,等到麴义出现的那一刻,立刻予以射杀,不是焦晖心急,实在是他听到喊杀声已经很近,只需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麴义一定能够现身。

    然而就在这时,令人想象不到的意外发生了,一个拉满了弦的将士因为风寒打了个喷嚏,结果手上一松,弓箭竟然射了出去。

    虽然只是一箭,可是破空之声却传的很是分明,刚刚想要转过拐角前往门口方向而去的麴义立刻收住了脚步,对于善于用弓箭的他来说,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他知道那里一定会有不少人正在埋伏着要射死他,而且还拉满了弓弦等他送死,所以他自然不会现身,就算是现身也要等到他们将手中的羽箭射出去之后再说。

    麴义隔着墙角迅速探头看了一眼,果然见数十名将士拉满了弓弦,对着他的方向,一旦他敢现身,这数十根羽箭估计至少也能受伤,而他一旦受伤,怎么对付前面的拦截和后面的追兵?

    可是麴义就算不现身也并不代表他就安全,因为一旦身后的追兵追上来,等待自己的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没想到我麴义竟然也有今日的下场,看起来当初真该听刘使君和荀公达的话,不该到这里来,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我最终还是难免一死,罢了罢了,与其被他们围住受辱,还不如自我了断。”

    麴义轻叹一声,挥刀准备自刎,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只听得门外传来了一阵喊杀声,随即听得一道雄浑的声音喊道:“速速放我家将军离开,还可饶你们一条性命,否则的话,如果我家将军有一丝一号的差池,老子就将你们的脑袋全都剁了喂狗!”

    “老谭!”听到那道声音,麴义立刻知道来的人是自己麾下的亲兵队长谭春来,顿时大喜,连忙喊道:“你来得正是时候,我还在这里,你命令麾下将士围住馆驿,决不能放郭图那厮逃走了!”

    “将军!你没有事吧?这可实在是太好了。”谭春来听到麴义的声音,立刻惊喜的说道:“我们先登营早已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了,他们要敢动你一根汗毛,末将一定会让他们全部陪葬!”

    随即谭春来就大声喊道:“你们当某说的话是在放屁吗?立刻放了我们将军,否则的话定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做决定。”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焦晖的脸上早已不是当初得意的神色了,而是面如白纸,连忙举起双手,连忙说道:“这位将军,请别误会,我们本来无意为难麴将军,只不过上命难为,没有办法才做做样子,刚才那个射箭的兄弟就是奉命给麴将军发信号的,兄弟们,全都放下武器,让出一条路来,放麴将军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