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麹义的决断
    ,!

    焦晖当然不是做做样子,只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自己想要留下麴义简直是痴人说梦,梦醒之后连命都没有了,所以也只能无奈的放人,下令麾下将士让开一条路,让麴义离开。

    而就在麴义走了没有十步的时候,忽然听得后面传来一道声音:“焦晖,你干什么?速速拿下麴义,否则的话,郭公那里,你吃罪得起吗?”

    焦晖闻言苦笑一声,轻轻说道:“现在连郭公能不能保住命都难说,还有什么吃罪得起不起的?我要是不放人,现在就没命。”

    所以,焦晖没有说一句话,依然放麴义离开。

    片刻之后,一将高头大马来到面前,大声喝道:“焦晖,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放逆贼麴义……啊……”那将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支羽箭突然飞来,射进了他的手臂,痛得他大叫一声,抬眼往前看去,却见门外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士兵,这些士兵一个个阵容整齐,杀气滔天,一看就不是善茬,而当他定睛看到前面一将手持弓弩冷冷看着他的时候,这才终于明白那个焦晖为何肯给麴义让路了。

    “竟,竟然是先登营的将士,而且看这阵势,应该是全军出动了,可恶,究竟是谁泄的密,竟然让他们赶到了这里!”那将乃是郭图麾下的一名心腹校尉,名叫刘猛,他本来奉郭图之命追杀麴义,可是当看到先登营将士赶来的这样迅捷及时,也是吓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动手,否则的话那只羽箭恐怕就不只是射穿他的手臂那么简单了,估计早就射穿了他的咽喉。

    虽然心中认定此事绝对有人泄密并且向先登营将士通风报信,可是现在已经不是追究那个的时候了,毕竟现在大难临头,刘猛也只能竭尽所能的暂时稳住麴义,同时暗暗派人请郭图出来主持局势。

    “麴将军,刚才的事完全是出于误会,末将赶来,正是奉了郭公之命来追将军,向将军解释的,却没想到让彼此双方误会更深……”

    “哼,刘猛,你以为我们的耳朵都聋了吗?刚刚在后面大喊我家将军是逆贼的,难道不是你吗?到了现在竟然红口白牙的说谎话,真以为我们好糊弄?”老谭嘿嘿冷笑,手中羽箭明晃晃的冲着刘猛,拉满了弓弦,蓄势待发。

    刘猛见状顿时面色苍白,连忙摆手道:“别别,这位将军,手下留情,在下,在下也只是奉命行事,这叫一个无可奈何,其实这事连郭公都怪不了,要怪只能怪主公下达了密令,麴将军如果真的要辩解的话,便跟着我们一起回到邺城,在主公面前辩解,主公一向英明仁义,相信一定会给麴将军一个交待的。”

    “你是说,这是主公的安排?”麴义闻言摆了摆手,示意焦晖先不要动手,然后对着老谭问道。

    “的确是主公的命令,小将曾经亲眼看到主公的密令,上面写道,立刻命麴将军率领先登营前往青州,如有片刻迁延,格杀勿论!”

    “你说的可是当真?”麴义闻言浑身一震,连忙问道:“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主公为何要杀我?我虽然随着刘使君一同征讨公孙瓒,可是却从来没有贰心,现在之所以没有离开,也不过是为了践行当初与刘使君的盟约,这也是奉了主公的命令,可是主公竟然一再命我拖延,甚至到了后来竟然发展到了要杀我的地步,此时实在是令人痛心,既如此,那我便随你们前往邺城,向主公分辩分辩……”

    刘猛闻言顿时心下一喜,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却见一支羽箭射到了他的咽喉,他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当场气绝,死死地盯着射死他的老谭,一脸的不甘。

    “老谭,你这是做什么?为何把他给射死了?”麴义见状顿时大惊,连忙对老谭喝道。

    却见老谭说道:“将军,末将这样做只是想绝了将军的念想,将军,你可千万不能上郭图他们的当,一旦将军你跟随他们上路,到时候生死都不由着自己了,一定会被那郭图给害死的,其实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分明就是袁绍忌惮将军功高震主,想要乘机将将军给除掉,末将敢保证,将军就算是顺利到了袁绍那里,最终也难免一死。”

    麴义却是不信,摇头说道:“胡说,你瞎说些什么?主公怎会这般对我?还有,你怎么能够直呼主公名讳?好大的胆子!”

    老谭闻言嘿嘿冷笑道:“袁绍这个人是什么人,其实主公应该比末将更清楚,此人表面看起来很宽厚,可实际上对于真正的人才都是心存忌惮的,比如他与刘使君订立盟约,刘使君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什么别的心思吧?可是他呢?一直都在给刘使君使绊子,屡次命令我们撤军,这是因为什么?绝不是因为青州战事吃紧,而是生怕刘使君先他一步拿下幽州,末将还听说在刘使君从冀州出发征讨幽州的时候,袁绍向朝廷上表,表面上盛赞刘使君的功业,实际上却是在引起群雄嫉妒,并且通过这种方式提醒公孙瓒,所以咱们在进攻幽州的时候才遇到公孙瓒大军的激烈抵抗,否则的话,估计公孙瓒早就授首了。其实末将一直以为,与刘使君比起来,袁绍这个主君何啻霄壤之别?将军乃是当世英雄,何必为这种人卖命?”

    麴义闻言勃然变色道:“老谭,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为了一己私利竟然鼓动我当叛逆,你这样做肯定是受了别人好处了吧?”

    “嘿嘿,将军,真没想到你竟如此执迷不悟,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将军,我老谭一直对将军忠心耿耿,所有这一切都是替将军想的,将军如果不信,末将愿意以死证明清白。”

    说完之后,老谭抽出佩刀直接自刎身亡。

    “老谭!”

    麴义快步上前想要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他连忙扶起老谭,流泪说道:“老谭,你怎么这么傻,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怎能不信你?”

    “将,将军,如果末将的死能够换来将军的……生,末将也,也算是值了,将军,袁绍并非明主,而刘使君才是真,真正的明主,之前派人通知末将,说将军或许会遭受郭图追,追杀的,正是刘使君,将军莫,莫要自误……”

    说完之后,老谭将头一歪,就此气绝。

    “老谭,我,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看我的决断吧!”麴义含着眼泪将老谭轻轻放下,然后大声喊道:“让郭图出来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