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邹丹的忧虑
    根据多次的商议,这一次作战刘和兵分三路,左路军由徐晃率领,统兵两万,号称五万,从蓟县出,围困渔阳郡治渔阳县,主要的策略是围而不攻,不仅断绝其外援,还要断绝其援助公孙瓒主力的可能性,麾下武将有李通、方悦、周仓、郝昭等将,副将是李通和周仓,军师为徐庶、裴潜、邓芝、田畴,右路军由麴义率领,鲜于辅、田豫为副将,同样是两万人,奉命进攻渔阳郡南部的泉州、雍奴二县,要求是攻克泉州县(跟南方的那个泉州没关系,这里指的是今天津市武清区一带),围攻雍奴县,对付雍奴县的策略同样是围而不攻,断绝一切内外联系,麾下武将还有鲜于银、王凌等人,军师有赵俨、鲁肃、杜袭、崔钧。

    这中路军则是由刘和亲自率领,同样是两万人,号称五万,作战方略是直接攻取公孙瓒麾下大将单经镇守的潞县,之后再回援徐晃、麴义二路兵马,在完全占据了渔阳郡之后,汇合麴义大军直接围攻公孙瓒的老巢右北平,麾下有大将张燕、陈到、裴元绍、潘凤、赵云、张绣、李平(李严),军师有郭嘉、荀攸、黄月英、王粲等人。

    而除了这明面上的三路大军之外,刘和还悄悄安排了第四路大军,这一路大军一共只有一万人,统率是甘宁,麾下只有一名副将于禁,而军师则毫不含糊,包括庞统、刘晔、吕范这样的顶级人才,他们暂时率军驻守蓟县东南的安次县,名义上是作为后援,实际上却是另有重任。

    却说徐晃率领大军一路前行,可以说是势如破竹,毕竟他的技能长驱最适合于远距离快行军,再加上敌军收缩防线,除了渔阳城之外,沿线几乎没有什么防御,所以他的大军很轻易就来到了渔阳城下。

    渔阳城内,太守府。

    徐晃大军到来的消息传来,众武全都惊慌失措,心中没有主意,有的甚至悄悄嘱托家眷,暗中收拾行装,以方便及时出逃或者选择投降。

    然而渔阳太守邹丹却是一脸的淡然,好像面前的危机跟他毫无关系一般。除此之外邹丹还下了严令,不准任何人散布不利于稳定军心的言论,如有违令,一律杀无赦!

    邹丹的话不止是说说而已,行动起来也简直是雷厉风行,在宣布严令的两个时辰后就把他的小舅子给砍了,罪名是造谣生事,煽动军心。

    得不说,邹丹这一招实在够狠,然而也确实奏效,自从他的小舅子被砍之后,三军将士军纪肃然,再也没有谁敢造谣生事,就连暗中收拾行装的事也都绝对停止了,再也没谁敢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些事。

    直到这时邹丹才召集众武,对他们说道:“贼军攻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失去了抵抗之心,如今贼军虽然号称五万,但据我仔细观察,对方总兵力也就两万多一点,虽然这依旧比我军在城内的将士要多上不少,可差距并不是那么悬殊,再加上我们城内的粮草足可供应全军吃上一年,我们之前昼夜相机的加固城墙,挖宽挖深护城河,更是修造了无数的防守器械,现在这座城说是坚城汤池也毫不为过,只要我们坚持抵抗下去,就一定可以阻止敌军占据渔阳城,迫使对方最终选择撤走,到了那时,反军士气低落,正是我们率军反击之时,估计到了那时候取胜己经离我们不远了。”

    “原来邹太守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了,怪不得没有丝毫的慌乱,哈哈,相信只要有邹太守在,我们的渔阳城就一定能够保住,这样我们还担心什么?请邹太守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守住渔阳城。”

    “好!如果将士们都像万将军这样,那我渔阳那里还有守不住的?”邹丹对着那位青年将领万明赞叹的说道。

    而随后却见一名亲兵走进来,对着邹丹说道:“禀报太守,有一件事很是意外,负责守城的程将军让小人前来禀报,据探子回报,攻城的刘和麾下贼军不仅没有修建攻城器械,反而一来就帮着我们拓宽河道,并且在他们的营前修筑了各种防守器械,看这意思,好像是生怕我们率军进攻一般。”

    听到这个消息,大厅内顿时传来了笑声,所有的臣武将都议论开了。

    “什么?哈哈,看起来这一次刘和派来的大将是个蠢货。”

    “是啊,最起码也应该是像刘和他老子刘虞那般不善进攻,懦弱胆小。”

    “你们说的都不对,人家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意思很明显,想要通过围困而把我们困死。”这是一位臣笑着在调侃。

    “只是可惜他们不知道,咱们邹太守早已经在这里囤积了够全军将士一年的粮草,到时候就算他们退军,我们也不可能会退军。”

    “哈哈,说得对,这一次刘和可算是打错了算盘了。”

    ……

    然而在这些人的调侃之中,邹丹却是心中沉重,在他看起来,绝对不是刘和手下将领太蠢,而是他们另有阴谋,如果自己不识破他们的阴谋,这一次恐怕就要惨了。

    于是邹丹闭目不言,冥思苦想。

    看到邹丹这一幕,所有人都很奇怪,自觉的闭上了嘴巴,同时心中也都是暗暗一凛,看邹丹这副模样,莫非是这件事并非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一名将领迟疑着说道:“这莫非是刘和的诡计?故意让我们放松心防,以为他们不敢动进攻,然后突然攻城,让我们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们攻破城池?”

    这句话立刻招来了不少的附和之声,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应该就是事情的真相了,于是他们一边大骂刘和狡猾,另一边又齐齐夸赞方才的那个将领吴式。

    然而这时候邹丹却是摇了摇头,一脸忧虑的说道:“恐怕没这么简单,在我看来,刘和所谋者大,他应该是兵分两路,一路围攻我们渔阳,另一路从潞县直奔右北平,这一路说白了,只是困住我们,不让我们出去援助潞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潞县孤军作战,我们就危险了,所以,为今之计,我们应该突围而出,到右北平向主公搬救兵,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潞县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