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奈中的困守
    ,!

    邹丹这一说,所有人才意识到对手的可怕,顿时齐齐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当真是右北平被占,公孙瓒失败了,那么他们就算是守住了渔阳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时候,之前的喜悦气愤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度压抑的气氛,再也没有谁说话,整个大厅寂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这种寂静持续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突然见一人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既如此,末将愿意突围而去,向主公搬兵救援潞县。”

    邹丹视之,竟然是之前那个首先表态坚守渔阳城的年轻将领万明,顿时大喜道:“能有万将军这样的忠勇之将辅佐,丹之幸也,不过万将军不要着急,这应该是我们唯一一次能够突围而去的机会,所以,必须好好谋划一番,只有出其不意,才有可能取得成功,这样,今天晚上我率领五千兵马出城劫东营,制造敌军混乱,将军你却率军闯西营,相信这样一来突围成功的几率能够达到九成以上。”

    “诺!末将遵命。”万明知道,如果单凭硬闯的话,几率绝对不会太高,而现在有了邹丹的配合,自己却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突围而走。

    当天晚上,邹丹命麾下大将邹评率领五千大军前往徐晃的大营外,举起火把,擂鼓呐喊,唱了一出劫寨的假戏,企图以此引起敌军慌乱,从而掩护万明突围。

    这时候徐晃正在帐内休息,突然见部将方悦前来报告,说是有人劫营,请徐晃作指示。

    徐晃闻言顿时微微冷笑,对方悦说道:“我料想以邹丹的性子,绝对不是打着通过劫营来取胜的主意,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猜出了我军的用意,所以表面上是劫营,实际上是掩护人突围,向公孙瓒报告,提醒公孙瓒潞县的事情,我们可不能让他得逞,同时还要乘机给他点教训,方悦,你立刻率领本部人马迎战,一定要让邹丹付出点代价,绝了他突围的念头。”

    “诺。”方悦得令之后,立刻率领麾下将士前往作战,虽然他麾下只有两千将士,可是对他来说这两千人已经足够了,邹丹军中人数虽多,可大都是临时招募的新兵,如果是守城还能勉强一用,可是用来打野战,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

    所以方悦根本没有做太多的准备,率军来到营前,列成阵势,直接率领麾下将士杀了过去,方悦现在已经算得上一流猛将,就算是公孙瓒都不是对手,更何况邹丹这个武力平平的战将再加上一批战斗力弱小的新兵蛋子?

    而结果也的确如方悦所预料的那样,这一战根本没有什么悬念,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邹丹麾下将士损失惨重,血流成河,甚至连他自己都遇到了危险,差点被方悦给杀死,幸亏麾下亲兵都是老兵,而且拼命死战,这才保护他突围而走。

    “真没想到只是一个徐晃,竟然就有如此强大的战力,这一次劫营,我军损失了一千多名将士,负伤的更是有两千余人,要不是我不敢贸然进入营寨,恐怕这一战就算是全军覆没都不是没有可能,唉,如今看来,我就算是想要正面作战也没有这个能力,这一次如果万明能够成功突围,为潞县搬到救兵,我以后就只好坚守此城了。”

    狼狈的逃回去之后,邹丹一脸的苦笑,对于自己的失败其实已经没有工夫去计较了,他只是祈祷着万明的突围能够成功。

    然而邹丹根本不知道,徐晃早就看穿了他的企图,并且在方悦离开之后,立刻找亲兵通知西营守将李通,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就算是一只苍蝇都不能让它飞过营地。

    李通在得令之后立刻命人小心戒备,果然,过不多久就见一人从营内闯过,那人自然就是万明,他还以为西营的将士大都去支援东营了,所以有恃无恐的闯进来,并且大声喊道:“速速让开,可饶尔等性命,若是强行阻拦的话,不仅无益,反而会白白搭进一条性命。”

    然而这一次主动要让万明失望了,因为整个西营上万人马根本没有谁擅动一步,就算这些人每人吐一口口水,就足以淹死他,而这些将士连吐口水都不不着,因为他们的主将李通亲自出马拦住了他们,而且仅仅一合就把万明斩于马下。

    第二天一大早,就在邹丹心中祈求万明突围的时候,忽见亲兵禀报,说是一支兵马来到了渔阳城下不远处,为首的大将自称徐晃的部将李通,手中提着一颗首级,大声喊道:“渔阳太守邹丹何在?是否指望着有人突围而走,为你们般取救兵?不过你们也不用报这个希望了,因为我们徐将军神机妙算,早已算出来你们会派人从西营突围,派本将严加防守,而你们派去的这个无名下将根本不知道,竟然真的硬闯,结果在我手下还没走一回合,就被某枭去了首级,你看看这个,是也不是?”

    说完之后,李通将那颗首级在手中晃了晃,随即命一名将士骑着马走到城下,将首级扔到了城头上。

    城头上的将士眼疾手快之下接住了那颗首级,只看了一眼就认定,这就是万明的首级没错。

    邹丹闻言自然不信,直到亲自验看首级,这才无奈相信,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万将军如此忠勇之辈,竟然就这样被杀,而随着万将军这一死,还会有谁再能够突围而出,以后我这渔阳城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潞县就危险了,当初主公让我们两座城池互为犄角,以防备刘和大军,可是现在看起来,我们的打算终将付诸流水啊。”

    李通在把首级扔过来之后就退了回去,再也没有提攻城的事,而是下令大军继续困守,严密防御,绝对不能给敌军任何突围的机会。

    而不甘心的邹丹后来又组织了几次突围,可是每次都铩羽而归,不仅如此,还折损了三千多兵马,现在的邹丹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城内的将士损失了一小半,如果再敢这样下去,估计对方直接靠强攻就能令他全军覆没,连困守都不用了。

    “自此之后,我也只能想办法守住这座渔阳城了,现在唯一希望的是,主公能够想到这一点,主动向潞县增派援军。”邹丹摇了摇头,一脸苦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