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势已去
    ,!

    第三营的守将杨华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此人最大的特点是无论任何事情,首先顾全自己的性命,现在换做他守卫第三营,早就把公孙瓒要求他毁坏攻城器械的命令抛到了脑后了,而是一心躲在营寨之中,任凭刘和的抛石车如何肆虐,麾下将士如何填塞沟壑,也绝不去理会,一直到麴义麾下的将士来到土山之上,这才下令进行抵抗,而这所谓的抵抗仅仅持续了不足一盏茶的工夫,杨华就下令投降。

    直到后来麴义询问原因,这才知道原来杨华早就对公孙瓒失去了信心,更兼杨华的家眷不再土垠,心中没有顾虑,所以才敢这样轻易的投降。

    而看到这一幕的公孙瓒自然是气得几乎吐血,他对杨华委以重任,而且还许诺表他为幽州刺史,这对他该是多么大的信任?可是他倒好,竟然就这么报答自己。

    “杨华,我要杀了你全家!传我命令,将杨华的全家老小全都杀死,一个不留!”公孙瓒气得直跳脚,厉声吼道。

    可是片刻之后,就见侍女禀报,杨华的家眷并不在城内,据说是在半月前就到乡下养病去了。

    “什么狗屁的养病?很明显是这小贼一开始就打算背叛我了,哼,等我抓住这小贼,一定把他斩为肉酱,以泄我心头之恨!”

    公孙瓒骂了半天,直骂的口干舌燥,嗓子里冒烟,同样的话也都重复了好几遍这才不再骂了,随后命人传话给第四营的主将关靖:“这一次先生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助瓒坚守住大营,瓒的大业现在就全靠先生了,瓒一直以来对先生深为信任,视为腹心,望先生不要辜负瓒的期望,若是此战能够得胜,将来还有希望成就大业的话,先生一定就是瓒的萧何与姜太公!”

    “请主公放心,靖就算是肝脑涂地,也难以报答主公的厚德,此次作战营在人在,营毁人亡,绝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关靖虽然为人并不怎么样,然而对于公孙瓒的真诚却是实实在在的,他是这么许诺的,也是这么去做的,随后他的营寨遭到了刘和大军的猛烈攻击,然而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关靖不顾危险,亲自率军进行坚决的抵抗,在他的激励下,整个第四营的将士士气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不顾性命,拼死作战,竟然神奇般的暂时挡住了麴义大军的攻击,而且还想出妙计,在涂满了油的滚木上放了一把火,出其不意的烧了刘和十几台抛石车,还有几十辆的填壕车。

    “真没想到在这时候,竟然还有人效忠公孙瓒,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啊。”看到关靖的表现,刘和忍不住有些惊讶,赞叹了一句。

    “是啊”,刘和身旁的田豫也是诧异的说道:“这关靖原本就是一个谄媚的小人,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转变,不仅知道效忠主子,还都知道用计了。”

    “那照你说,我能不能招降此人呢?”刘和看着远处英勇作战的关靖,喃喃说了一句。

    随即就见系统的声音在他耳畔想起来:“关靖,谋士型人才,武力52,智力72,内政63,魅力,三流谋士,对公孙瓒忠诚度200,对主人好感度为0,以这样的数据分析,他是不可能归降的。”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杀,杀了之后我还能得到72将星币呢。”

    在得知关靖无法招降之后,刘和立刻下令加紧对关靖大军的围攻,并且增派潘凤率领本部将士前去助战。

    潘凤在得令之后,立刻率军前去支援,关靖虽然忠诚,奈何战力实在太弱,就算是对上麴义的先登营都远远不如,现在潘凤也来支援,局面更加不利,再加上由于地形所限,并无援军,所以他现在可谓是孤军奋战,最后被赶上前的潘凤一斧劈掉了脑袋。

    “主公,靖虽然竭力死战,可还是没能守住,对不住了,主公对靖的恩德,恐怕也只能来世再报了。”

    这是关靖死前最后的想法,不过随后关靖就已经失去了意识,这时候他隐隐听到一些呼喊:“不要杀我们,我们愿意投降……”

    而在另一面,公孙瓒的脸上,之前因为关靖挡住敌军进攻,并且烧毁攻城器械的喜悦还没有散去,就看到关靖被一个手持大斧的烟大汉给砍掉脑袋的一幕。

    “不……老天爷呀,怎么会这样?我好不容易才发现了关靖这样一个人才,正准备对他委以重任,你竟然这么快就夺走了他的性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随着关靖的死,公孙瓒的一颗心早已沉到谷底,知道这一次自己恐怕真的大势已去了,接下来他就像是傻了一般,眼睁睁看着刘和麾下的大军突破了第五、第六、第七营寨,面对着各营的求救,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命人前去救援,而是说道:“如果我去救援,他就会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就不会竭力死守了。”

    结果各处营寨得不到救援,纷纷选择投降,只有第八营的主将没有投降,因为这里的,是他的儿子,公孙续。

    然而即便如此,公孙瓒都没有再去救援,而是眼睁睁看着他的儿子被部将杀死,而后又将他儿子的首级拿给刘和请赏。

    而公孙续的死更加引发了军中的恐慌,再也没有谁肯为公孙瓒卖命,虽然隔着沟壑,第九营的将士却也大声喊着向刘和投降,随后刘和兵不血刃的拿下第九营所在的那座土山,之后又因为公孙瓒麾下将士尽皆逃亡,无人防守而轻易的穿过第十重沟壑,率领大军包围了那座最高的土山,并且准备发动进攻。

    “公孙瓒,老匹夫,现在你众叛亲离,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一个,纵然身边再有美人陪伴,又有何用呢?不如听我一句劝,打开寨门,率众投降吧,这样也能少一些流血,而且我也可以答应饶你一条性命,让你在牢狱中度过一生。”刘和站在土山下,向着山上纵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