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公孙瓒之死
    ,!

    “嘿嘿,想要我投降,你简直就是在做梦!”公孙瓒站在望楼上,俯视着山下的刘和,大声笑道:“我公孙瓒纵横半生,当年大破黄巾、威震异族的时候,你这小子在哪里?当年我集中麾下大军,与袁绍决战于界桥、龙凑的时候,你小子在哪里?只恨我出身不够高,不是刘姓子孙,不是大汉宗室,否则的话,如果我拥有刘虞老儿的身份地位,现在早就统一幽冀青并四州了,甚至早就称帝做天子了,我就是不服,为何一个孱弱无能的老家伙就可以盘踞幽州膏腴之地,而我智勇双全,却只能成为别人的部将?所以,我才会不听调遣,甚至要杀死那老家伙,独霸幽州,然后举幽州之力吞并袁绍,兼并并州,独霸河北,之后再南下中原,称霸天下!”

    “哼,到现在了你还执迷不悟,你以为你拥有皇亲的身份,就足以让你号令天下吗?这可是大错特错了,这天下拥有皇亲身份的何其多?可是真正称霸天下的却有几人?以你的性情,就算真的得到四州之地又如何?你穷兵黩武,横征暴敛,对百姓不仁,对朝廷不忠,对上司不义,早晚也会像如今这样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

    “你还说我穷兵黩武,如果要说打仗的话,恐怕你这小子这两年打的仗也不比我少吧?为何你频频出兵打仗就没事,而我就是穷兵黩武?五十步笑百步,乌鸦笑话猪背烟,有意思吗?”公孙瓒对刘和的话很是不以为然,立刻反驳道。

    却见刘和嘿嘿冷笑道:“我打的仗是多,可是我对百姓不苛刻,从来没有横征暴敛,我平定各处诸侯,目的是让天下重归太平,让百姓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我的治下百姓都获得非常好,就像是或在太平盛世一般,而你又如何?为了个人的权欲而横征暴敛,祸害民众,你营中堆积了三百万户粮食,这些粮食从哪里来?分明是搜刮民脂民膏而来,你看看你治下的百姓,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而你个人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嘿嘿,你现在都快灭亡了,竟然还建起了这样一座高楼,在楼上藏着美人,日日花天酒地,莫非是学那纣王?只可惜你的才智连纣王都很是不如,没的邯郸学步,最终也只能遗臭万年。”

    “嘿嘿,到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只可惜上天不给我证明的机会,虎落平阳被犬欺,如果不是当初在界桥、龙凑等战之中败给袁绍,导致我军损伤太惨重,这一次幽州决战,你又如何是我的对手?天不我予,致令竖子成名,我恨啊!”

    公孙瓒长叹了一声,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不要以为战胜了我你就可以坐拥天下,这天下能力比你强的人多了去了,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会有人为我报仇的!”

    说完之后,公孙瓒不再理会刘和,转身走进城楼,掣出宝剑,来到妻妾所在的地方,先杀妻子,再杀妾室,最后连里面的婢女们也都杀了。

    在杀完人之后,公孙瓒丝毫不顾满身的鲜血,拆掉了营房,找来了许多木柴,堆积到一起,点燃了木柴,只见大火冲天而起,公孙瓒端坐其中,与那座建造的富丽堂皇的高楼同时被烈火吞噬。

    大汉兴平二年十月二十,一代枭雄公孙瓒为刘和困于土垠城外望楼之下,拒不投降,自、焚而死,在临死之前还杀死了自己的妻妾婢女。

    刘和看到火起的时候,立刻下令将士灭火,可是由于那里毕竟是土山,来往不便,等到火势扑灭,山上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看到昔日华丽的如同宫殿一般的望楼如今成为焦土,看到公孙瓒一代枭雄却最终葬身火窟,众人都是感慨不已。

    在这其中,田豫的心情最是复杂,他当初在公孙瓒帐下为将,虽然有才却不受重视,然而他赤胆忠心,就算是被俘之后也依然没有选择投降,可是没想到公孙瓒竟然在这节骨眼上杀死他的家人,从而成为了他的仇人,现在公孙瓒身死,田豫大仇得报,心中又是喜悦,又是伤感,毕竟此人也算是故主,所以他还是拜了几拜。

    除了田豫之外,赵云也是感慨良多,自己当初在公孙瓒帐下也不受重用,后来选择了脱离公孙瓒,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刘和的部将,想想当初在公孙瓒帐下郁郁不得志的一幕,简直就是恍如昨日。

    刘和却是仔细着殿中的那些被烧焦了的尸体,他可以看得出来,除了公孙瓒之外,其他的尸体都是女子,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她们在起火前就已经被杀死。

    想想这些女子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因为公孙瓒个人的残暴而无端受到连累,刘和不由得摇头说道:“这真是作孽啊,这些女子何罪之有?竟然被这样杀死!更加可怜的是,这里面还有他的妻子,据说当初公孙瓒因为出身卑贱而在郡中做一名小吏,此地太守见他是个人才,将女儿许配给他,也就是公孙瓒的妻子侯夫人,如果那位侯太守知道在若干年以后,公孙瓒在战败之后竟然把他的女儿也一起杀死,会不会后悔当初做下的决定?”

    众人听了刘和的话,尽皆默然良久,心中暗暗摇头叹息,这个公孙瓒,实在有些可恨,临死还拉了这么多人垫背,甚至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放过,为人心狠至此,也实在是少见。

    然而这时候王粲却摇头说道:“说不准这是公孙瓒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他死后,他的妻妾会被主公所占,所以杀死她们,以保她们的清白。”

    可是对于这样的话,田豫却不认同,只见田豫冷笑道:“这样的人,连自己的儿子被围困都可以不去救援,为人冷漠至此,怎么可能会为这些女子考虑?要我说啊,他是要这些可怜的女子为他陪葬,到了阴间也像活着那样伺候他,要不然为何放火把这望楼也给烧了呢?这证明他也想把这富丽堂皇的殿堂给带走。”

    “算了,不管怎么说,这公孙瓒也算是一代人杰,把他好好安葬了,再把土山给平了,之后再入城吧。”刘和说完,转身离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