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态度强硬的马母
    ,更新快,,免费读!

    其实早在来到陈仓之前,刘和就已经通过马云碌知道了她母亲的情况,她的母亲乃是一名羌女,其身份在羌人中还不算低,是一位酋长的女儿,也正是因为得到了羌人的帮助,马腾才有了今天的实力,直到现在他的军队中还是汉羌混杂,只不过她这位母亲一向性子比较柔顺,凡事不喜欢多管多问,然而此人又有另外一面,那就是恩怨分明。

    刘和得到消息之后,当时就想到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于是就在马云碌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马云碌几乎没做犹豫,便同意了下来。

    也正是由于刘和的吩咐,马云碌这才在进入后堂之后劝母亲到会客大厅见女婿。

    就在还未进入到会客厅的时候,马云碌敏锐地发现,在外面竟然埋伏着数百名精锐的刀斧手,顿时面色大变,对着母亲悄悄说道:“母亲,你有没有发现,在会客厅之外埋伏着几百名刀斧手?看起来父亲要对我家夫君动手啊,孩儿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说完之后,马云碌顿时垂泪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心酸。

    马母却是哼道:“看起来你父亲还是不死心,想要谋求更大的地盘,我之前曾经劝过他,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太贪婪,他表面上答应,实际上并不以为然,头些日子向我提出,要把你嫁给刘和,我当时还以为他是真心想要与刘和和解,再加上素闻刘和也是一个英雄,所以就同意了,直到刚才你跟我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他原来是存了这样的心思。我虽然性子一向柔顺,却也不代表会置女儿的终身幸福而不顾,再者说了,当初你家夫君也曾在郿县饶过我一命,这样的恩情我怎能不报答呢?你放心就是,你的夫君我今天一定会保住的。”

    说完之后,马母昂然走进大厅,对纷纷向她施礼的众将士不屑一顾,然后坐到了马腾的下首,仔细看了刘和几眼,然后笑着说道:“果然不愧为当代最杰出的年轻俊彦,这一下超儿可是被比下去了,对了夫君,方才妾身见会客厅外埋伏着那么多的刀斧手,这是怎么回事儿?莫非是夫君看妾身不顺眼,想要顺手除去,然后另找年轻貌美的小妖精?”

    马腾一听这话,顿时神色尴尬的说道:“夫人你说什么呢?为父岂是这样的人?这样说美女的话,恐怕咱这位好女婿身边所搜罗的才是艳绝天下的美人,不仅品质极佳,就算数量也多得令人羡慕,比起他来,我可并非那么多情之人,在我眼中,全天下不管什么样的美人,也都无法与夫人相比。”

    “既然如此,夫君让这些人在外面干什么?咱们是岳父岳母看女婿,大宴宾朋,可是外面有一批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将士,这又算怎么一回事儿?岂不是大煞风景?如果是心眼小的,恐怕还会以为你要对会客厅内的宾客们起什么歹意呢。还是让他们退下吧。”

    “这,这,夫人有所不知”,马腾根本没有想到他这位一向柔顺的夫人不知为何竟然突然干涉起他的事情了,换做以前这是万万不可能的,然而马腾确实是对他的这位夫人心存忌惮,闻言苦笑道:“事情是这样的,为夫只是想拿这些士兵吓唬一下咱们这位贤婿,让他招认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咱们的女儿有没有受委屈?”

    “嘿嘿,关于他身边便有多少女人,这好像不是你这个岳父该管的事情吧?我们的女婿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当今的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像这样的职位有个三妻四妾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要说是他,就算是一般普通老百姓,只要他有这个能力,三妻四妾的也没人管不是?至于女儿受没受委屈,你看咱们女儿的表情就知道了,她可是心花怒放,心中一百个愿意,这足以说明这个女婿算是找对了,其实从这一点来说,她还应该感谢你这个父亲呢。”

    “可是我却明显看到女儿的脸上有泪痕,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马腾看到马云碌脸上的泪痕,顿时不满的说道:“夫人,莫非是咱们这位好女婿胁迫着女儿说好话?咱们可不能完全相信这样的话啊。”

    随后便见马云碌朗声说道:“这一点父亲就不必担心了,女儿确实是真心实意的认可我这位夫君,方才之所以流泪,乃是为父亲而流,父亲为了一己私欲,都可以不顾女儿的幸福,将女儿直接许配给了我家夫君,幸亏夫君待我甚厚,把女儿真正当成了他的女人,可是女儿刚刚找到归属感,父亲竟然派出刀斧手埋伏在会客厅之外,意图对我家夫君不利。这可是在是欺人太甚,灭绝良心,所以,女儿是为父亲的绝情而流泪。”

    “这丫头数月不见,不仅容貌变得不一样了,竟然连话语都是这样凌厉,难道这刘和真的有一种能够改变人的奇异力量?”

    马腾听到女儿的话,顿时干笑着说道:“碌儿这话说得可有些冤枉为父了,你是我的女儿,我怎能害你呢?我真的只是想了解一下他有没有让你受委屈。”

    “好,既然这样,女儿感谢父亲的一番美意,不过女儿现在已经亲口证明我家夫君对我很好,并没有任何对不住之处,父亲是不是该下令让他们退下了?”

    “是啊夫君,妾身也这样认为,你还是让他们全都退下吧,否则的话,就算女婿不说,各路宾客也该笑话我们不讲礼数呢。”

    “那好,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为了自证清白,我也只能如此下令了。”马腾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看得出来,现在他的妻女都很坚决的维护刘和,自己今天是决计无法再斩杀刘和了。

    “看来我只好慢慢找机会,以后再想办法慢慢除掉这刘和了,哼,算这小子命大,今天暂且饶过你一回。”马腾几乎将牙都要断了,可就算是把牙给咬断,他也只能和着血往肚子里吞,因为破坏他好事的最主要一个人物是他的结发妻子,不仅仅是因为与她一起生活了二十余年,也不仅仅是因为她为他生了三子一女,更主要的是她在他军中的影响力实在有些大,就算是今天找来的刀斧手,也有一小半是她的族人,只要她喊停,今日的事情就没办法办成。

    “既然你们都觉得他对碌儿是真心,那我自然也没有二话,传我命令,让庞德他们先退下去。”马腾见事情出于无奈,只好做出了无奈的选择,下令那数百刀斧手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