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韩遂之怒
    ,更新快,,免费读!

    “什么怎么办?打呗。”刘和丝毫没把这五千骑兵放在眼中,对着马云碌说道:“碌儿,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一位绝世猛将,就连庞德都不是你的对手,又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了,你不是还有‘骁骑’的技能吗?只要你的技能发挥作用,再加上我们的白毦军,就算两个庞德来了也不是对手。”

    “啊,我还差点忘了,我是一位大高手呢,只是我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杀过人,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你的累赘?”马云碌一脸的羞涩,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刘和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淡淡说道:“我会借用庞德麾下的这些将士,把你训练成一位绝世猛将。”

    随后刘和就下令大军列队,然后策马来到阵前,大声说道:“可是庞令明将军?你说我回来就回来了,你竟然还率领这么多人马送我,这让我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呸!”庞德闻言,顿时怒喝道:“刘和,亏你也是当朝大将军,竟然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从陈仓逃回来的吗?亏得我家主公对你如此厚待,不仅将女儿嫁给你,而且还管吃管住,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连告都不告诉我家主公一声,直接率军逃走,你说一说,这难道就是你的为客之道?”

    刘和闻言却是笑道:“令明,你这样说可有失公允啊,让我离开陈仓,这可是你们的主公、我的岳父大人亲口许诺的,要不然的话,你现在也不该在右扶风出现吧?你们主公言而无信,难道就不能允许我自己离开?你刚才说我的为客之道,接下来咱们就说一说你们的待客之道,我刘和当初接受你们主公的邀请,带着一番诚意前来拜会,可是你们主公是怎么做的呢?他首先命令你伏兵会客厅之外,想要杀我,之后又命人将我软禁起来不放我走,后来我们用右扶风换了我的自由,他明明答应了却又不放我走,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这……”庞德纵然再怎么不讲理,在听了刘和这么一番话之后也是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因为他的主公马腾做的这些事情确实是不占理,然而他现在奉命拦截刘和,却不能放刘和离开,所以,虽然感到有些不要脸面,却也只好大声说道:“我可不管谁占理谁不占理,反正我奉了主公之命拦截于你,今日你要想从这里过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这里硬闯出去,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我这五千骑兵可个个都是西凉精骑,你仅凭着麾下这点人马,绝对是一种找死的行为,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随我一起返回陈仓吧。”

    “嘿嘿,庞将军,你实在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究竟是如何从你的军阵中闯过去的。”

    刘和冷哼一声,然后下令道:“准备迎击!”

    “诺!”随后就见一千将士尽皆下马,从马背上取出来一件古怪的大刀,然后摆好阵势,准备迎击庞德的大军。

    “哼!既然你要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庞德冷哼一声,随后下令大军率先发起进攻。

    对于骑兵来说,最主要的就是机动优势,所以他自然要先掌握主动权,命令骑兵率先发动攻击。

    而庞德不知道,他这一切实际上正落入刘和的算计之中,因为刘和的这支陌刀队只擅于防守,如果让他们去发动进攻的话,反而会处于不利的境地。

    随后庞德就看到了他终身难忘的一幕,他麾下那五千精骑如同潮水一般的杀了过去,可是对方的将士却就像是一座山一般,岿然不动,直到来到近前的时候,那支部队才用长枪阻止了庞德麾下西凉骑兵的攻势,紧接下来,这支队伍的将士们换成了怪异的大刀,然后对着旁的的西凉骑兵展开了屠杀。

    这真的只能叫做屠杀,因为那种大刀的威力特别强大,每一刀下去,不仅仅是人,就连战马都能被劈死,偏偏对方的将士们全都是满脸的冷酷,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可怕。

    而这时候庞德却又明显的感受到了,他的西凉骑兵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士气都大不如前,到了后来在对方的屠杀下都露出了绝望之色。

    “庞德,这就你所谓的西凉精骑?也不过如此嘛,说句实话,我看你手中并不是什么西凉精骑,而是一批酒囊饭袋,你不是被我的岳父大人给骗了吧?其实以我军的实力,今日能够轻松顺势取了你的右扶风,但是我不会这么做的,谁让我和你们主公是一家人呢?以后我们彼此之间还要进一步加强合作,等到灭了韩遂的凉州之后,咱们把这凉州平分了,南部的归我岳父大人,北部的归我,对于这么广大的土地,你说说,一个右扶风又算得了什么?”

    刘和哈哈一笑,率领大军扬长而去,只留下了面色苍白的庞德。

    而在刘和回到长安之后不久,听闻消息的凉州刺史韩遂顿时大怒,拍案骂道:“马腾老儿,果然是利字当头,不守承诺,当初他嫁女给刘和,我就怀疑他有异心,可是你们却偏偏说这老贼是为了迷糊刘和,现在怎么样?他明明许诺,刘和一到陈仓城下便立刻斩杀,可是他现在是怎么做的呢?让刘和在陈仓享了一个月的清福,这还不说,他竟然单方面和刘和谈判,割走了右扶风,然后就把刘和给放了,这说明了什么?明明是这老贼和刘和真正的做成了一家,然后合起来想要坑我的凉州,传我命令,命汉阳太守阎行立刻率领三万大军进攻陈仓,与此同时,调集向我归降的八健将,立刻进攻长安,我要乘着刘和猝不及防之际,率先拿下他的长安。”

    “可是主公,事情总得等我们调查清楚吧?马腾这个人一向野心勃勃,绝不会轻易向刘和投降的。”一旁的成公英开口劝道。

    却见韩遂说道:“这一切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绝不会冤枉马腾的,你且想想,正是因为马腾野心勃勃,事情才令人起疑,你想想,以马腾的野心,如果刘和没有更多的许诺,他怎么可能会放刘和离开?还有,马腾的部将庞德以五千铁骑拦截刘和的一千步兵,愣说没有拦住,还被对方杀了个大败而回,这还说不是有意放水?”

    “这一点确实可疑……”成公英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于是点头说道。

    “这就对了,哼,我相信刘和许诺给他的所谓好处,肯定就是瓜分我凉州,公英,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呀,你就别怀疑我了,传令吧。”韩遂轻轻拍了拍成公英的肩膀,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