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无可奈何的马腾
    ,更新快,,免费读!

    大汉建安元年夏四月,雍凉之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原本义结金兰的韩遂和马腾两大集团突然开战,韩遂命部将阎行率领三万大军进攻马腾所在的陈仓。

    马腾见自己的陈仓突燃战火,心中大惊,连忙询问原因,并且主动向韩遂解释没有杀死刘和的苦衷,然而他越是解释,韩遂就越是不信,最后竟然怒斩来使,而且还顺势攻下了马腾的汧县,并且杀死了他派往汧县进行驻守的部将。

    马腾听说消息之后也是恼怒不已,大声说道:“我一再向韩遂这老匹夫妥协,奈何这老匹夫竟然一再咄咄逼人,难道他当真以为我马腾会怕他吗?既然如此,传令下去,让超儿率领两万大军,收复汧县,不用顾虑任何后果!”

    “诺!”马超本来就不怎么待见韩遂,对他来说,韩遂只不过是对自己暂时有利用价值的这么一个人物,等到利用完之后就该踢到一边去了,而从另一方面说,他早就想着要找阎行报仇了,因为这几年随着自身战力的不断提升,他对自己更加充满了自信,自认为经过这一年的苦修,自己的枪法已达大成之境,就连刘和都不是他的对手,而这更促使他渴望着通过一场大战打败阎行,一雪前耻。

    “哼,韩遂老匹夫,不仅不听我们的解释,竟敢还无故进攻我的领地,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打残了你再说。”

    马超一脸的怒气,立刻下令整顿兵马,调拨粮草,第二天一早就提兵出发前往汧县。

    来到汧县城下,马超就叫阵阎行,要求与阎行决个胜负。

    阎行自负之前的战绩,并未把马超放在眼中,所以答应与马超单挑,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马超竟然武艺大进,仅仅过了十余回合,就一枪将他挑死当场。

    阎行战死,马超全军士气大振,一鼓作气收复了汧县,不仅如此,而且还乘机攻入汉阳郡治冀县,不出半月的时间就占领了整个汉阳郡,前锋离韩遂的老巢金城只有四百余里。

    消息传来之后,韩遂深为震动,立刻亲自统领本来准备进攻长安的悍将梁兴、张横、程银共计五万人驰援金城。

    等到他们赶到金城的时候,马超的大军都已经攻下了榆中,离金城不足百里,韩遂立刻下令大军前去迎敌,并且施展了诱敌之计,将马超诱至一片山谷中,然后伏兵尽出,将马超杀得大败,马超率领麾下亲兵死战得脱,最后屯兵汧县死守,等待马腾的援兵。

    在这之后,马腾紧急率军支援,双方展开了长期的对峙。

    然而韩遂由于女婿阎行被杀,心中对马超可以说是恨到了极点,发誓一定要杀了马超,所以派人日夜攻城,等到马腾率军赶到渝麋的时候,就听说汧县被破的消息。

    “什么?汧县被破?那超儿……”马腾闻言,顿时心中担忧了起来,地盘丢了还可以再想办法取回来,可是儿子如果死了,那可就真的没有了。

    一日之后,就在马腾还为了儿子担忧不已的时候,就见一彪人马赶了过来,随后马腾见儿子马超盔甲歪斜的说道:“父亲,孩儿无能,中了韩遂那老贼的计,大败而回,之后孩儿率军回到冀县,却没想到冀县的军民闭城不纳,唉,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该下令屠城,只可惜现在后悔莫及……孩儿无奈,只好继续退走,在汧县死守,可是没想到韩遂这老贼竟然如此坚决,非要杀我而后快,命令将士昼夜不停地攻城,最后城墙残破,将士离心,许多人开城投降,孩儿无奈,卷在溃军之中侥幸得脱,唉,孩儿这一战虽然斩了阎行,一雪昔日之耻,然而却遭此大败,两万大军十不存一,还请父亲治罪。”

    马腾却是喜悦不尽,拉着马超的手说道:“军队损失了就损失了,只要我儿没事就好,看为父提兵前去汧县,为你出气!”

    说完之后,马腾就率领大军前去汧县,没想到走到半路,就遇到了韩遂的大军,双方之间现在已经有了仇恨,不管是什么话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两军阵前,两个人没说几句话,就彼此恼恨,战在了一处。

    然而令马腾没想到的是,韩遂竟然派出一支军队偷偷绕到马腾军的后方,突然发动袭击,马腾的实力本来就比不上韩遂,再加上腹背受敌,最终大败,损失万余人,一路逃到陈仓,然后依照地势险要顽强死守。

    然而韩遂率军昼夜不停地攻打,这让陈仓很是危险,马腾心中忧虑重重。

    就在这时,马腾麾下的侄子马岱上前说道:“伯父,依目前的形势,我们对抗韩遂都有些困难,如果刘和再乘机发动进攻的话,我们可就真的是没有任何生机了,所以,侄儿建议伯父立刻派人前去与刘和议和,结成同盟共同对付韩遂,不管如何,刘和也算是主公的女婿,这可是真正的姻亲,只要主公表达出足够的诚意,相信对方一定不会拒绝的。”

    “诚意?不知道我要表达出怎样的诚意,对方才肯接受?”马腾虽然不愿在这时候向刘和低头,然而却也没有办法,略想了想,便向马岱问道。

    “只需伯父交出右扶风,同时亲自到长安讲和,并且提出愿意留在长安做人质,相信刘和一定会相信主公的,虽然这样做听起来很是屈辱,可是毕竟还能保住性命和基业,如果你这时候投降韩遂的话,恐怕不仅基业会被韩遂全部吞并,就连性命也没有丝毫的保证,最多不过几年,主公就会意外的死去。”

    “额……”听了马岱的话,马腾顿时感到浑身一冷,以自己和韩遂之间两次交恶的情况来看,如果他这时候投靠韩遂的话,估计真的会得到马岱所说的那种结果。

    然而马腾又对刘和不放心,于是又对马岱说道:“伯瞻,那你觉得如果我投靠了刘和,他能够保证让我活下去吗?”

    马岱想了片刻,然后说道:“能!侄儿之前也与大哥在长安逗留过一段时间,对这刘和有过了解,知道这刘和也算是一个注重承诺的人,最起码他所作出的承诺,如今并没有一件没有兑现,再说了,这人也注重自己的名声,绝不会杀害伯父你的,更何况云碌还在长安,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伯父你被害呢?”

    马腾一听此言甚是有理,于是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难道此事只有我亲自去做人质才能解决吗?还有其他的方法吗?比如让孟起前去做人质。”

    只见马岱摇头说道:“没有其他方法,必须伯父亲自去,伯父你想啊,上一次我们兄弟两个都在长安为质,可是伯父不也进攻长安了吗?所以,这一次除了伯父之外,无人可以替代。所以岱儿认为,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出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