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所向披靡
    ,更新快,,免费读!

    “这个该死的家伙,我上了他的当!”马腾听了刘和这么一番话,顿时暗骂不已,不过他现在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不管怎么样,刘和确实也在帮他,尽管这种方法不是直接出兵,然而最终的结果却的确能够让他的基业避免被韩遂给吞并。

    数日之后,刘和向朝廷上表,表原雍州刺史马腾为司隶校尉,而以钟繇为司隶校尉府长史,赵俨为司隶校尉府司马,又以马为建忠将军,雍州刺史,持节,正式接管马腾的基业。

    消息传来,许多官员纷纷向马腾表示庆贺,可是马腾却是心中苦笑,因为他的司隶校尉一职虽然看起来权力很大,实际上却早已被刘和暗暗剥夺了所有权力,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司隶校尉府的真正权力被掌握在长史钟繇和司马赵俨二人手中。

    “我明明什么都没得到,只是一个虚职而已,然而却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而真正的得利者刘和又因为主动让出司隶校尉这一职位而收获了更多的名声,朝野之士全都赞叹他不慕虚名,不恋权力,简直被当成楷模在被传颂,就连天子都将他的爵位晋升至武乡侯,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看着风光无限的刘和,马腾的心中充满了苦涩,暗暗摇头叹息不已。

    然而马腾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装作很高兴的样子,接受官员们的庆贺。

    而接下来,刘和就充当马腾和韩遂的调停者,刘和让韩遂立刻率军退去,归还占领马的所有土地,并且主动承担战争的责任,赔偿马战马一万匹,粮百万斛,金三千斤,帛一万匹。

    所有人包括韩遂都知道,刘和之所以这么狮子大开口,目的无非是激怒韩遂,让韩遂无法答应他提出的条件,而韩遂也的确无法答应他的条件,否则的话,韩遂绝对无法再天下人面前立足,所以,韩遂理所当然的一口回绝了刘和的条件,并且下令加紧攻打陈仓。

    刘和见韩遂不肯答应,立刻宣布韩遂肆意制造战争,破坏和平,损害百姓利益为借口,率军出兵韩遂的安定和北地二郡。

    刘和的这一次出兵可谓是迅如闪电,刚刚宣布了对韩遂的讨伐之后,立刻就在第二天一大早,率领早已聚集在左冯翊的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攻占了韩遂的鹑觚和阴槃二县,直接威胁着安定的治所临泾。

    而在另一方面,已经按时到达的胡匈奴中郎将魏延所统率的汉军一万人和匈奴兵两万人也乘机起了强大的攻势,在短时间内就攻占了灵舟和北地最先的郡治富平县,眼看就要和刘和的大军对安定形成合围之势,这让安定的守将杨秋顿时大为恐惧,连忙向韩遂请求救兵。

    韩遂一听这种情况,立刻就意识到了刘和的意图,其实从一开始刘和“调停”,韩遂就知道刘和没有按什么好心,于是他下令杨秋悄悄做好防备,可即便这样,杨秋依然不敌,让安定陷入了刘和五万大军的包围之中。

    韩遂知道,安定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起到安定自己整个凉州安定大局的作用,一旦安定有失,刘和就会率领他的大军摧枯拉朽一般的进攻武威郡,而一旦武威被攻下,自己和河西四郡就会彻底失去联系,那这样一来,自己就只剩下了金城、汉阳和陇西三郡之地了,而这三郡之地看起来很大,然而汉阳郡刚刚遭遇战火,现在几乎没有任何战力,陇西郡居住的有相当一部分是羌人,而自己在羌人中的影响根本就比不上马腾父子,一旦真的打起仗来,他们能不从后方捣乱,他就烧高香了。根本无法指望他们帮得上忙,所以,一旦安定和武威被攻陷,那么韩遂实际上就只剩下金城一郡的力量,而以这点力量想要对付刘和与马的联手,简直就是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这该死的刘和,大军一路进展神,简直就是所向披靡,可见他是蓄谋已久,只可惜我韩遂竟然中了小贼之计,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主公,当初下官就劝你,不要和马腾翻脸,以关中目前的形势,只有你和马腾精诚团结、携手对抗,才有可能保证不会失败,现在你们之间率先闹翻脸,这样一来恐怕大业难保,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再次携起手来,才能共同对抗刘和,保证我凉州基业不失啊。”

    成公英见韩遂叹息,连忙上前说道。

    然而韩遂叹道:“公英,你说的我全都明白,可是以眼下的形势来看,就算我愿意抛弃所有仇恨,马愿意跟我合作吗?他现在可是有机会瓜分我的地盘,再加上他父亲马腾还在长安为质,无论从哪一点来看,马都绝不会与我们合作的。”

    “这……”成公英闻言也是深深一叹,事到如今了,马恐怕真的不愿意与己方合作,就算他看透刘和的真面目,想要与己方合作,估计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

    “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自取灭亡吗?”成公英默然良久,然后默默沉思,片刻之后这才一脸果决的说道:“事到如今,我们也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在安定尽量拖住刘和的大军,同时派人在后方强行征兵征税,只要能够坚持上半年以后,估计形势就能好转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得不对是面临百姓的反叛,如果半年之后刘和依然不会退兵,那我们就要同时面临刘和大军的进攻和反叛的百姓了,到了那时,我们恐怕死得更快。”

    韩遂先是摇了摇头,后来又想到这是自己目前唯一的办法,要不然的话恐怕连半年都支撑不住,到了那时,自己的仁心只能会导致刘和麾下的人口和赋税更多,对于自己确实没有任何好处。

    于是韩遂最终咬牙说道:“就这么干了!如果不这么干的话,恐怕我们连一丝的胜算都没有,干了,最起码还有一丝希望,相信半年之后,刘和就会招致袁绍和曹操那些大军阀们的嫉恨,到了那时,我们和那些大军阀彼此合作,共同对付刘和,这关中的归属还真的是未可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