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阴错阳差
    “这,嘿嘿,不瞒使君,你所料没错,我正是通过鼓声和喊杀声来迷惑韩遂,然后掩护我们的细作成功离开,不过有一件事你可猜错了,那些细作其实都是咱们的军师祭酒郭先生安排的,其实那些细作原本就是郭先生安插过来的流民,这些流民原是我军的将士,他们冒充是马腾将军麾下的灾民,逃到了安定,被使君你和韩遂下令收留,从此成为了你们治下的百姓,有的还参了军,也有少数几个随着韩遂来到金城,学会了一口地道的金城话,就连当地人都难以分辨真假,所以他们的话才会如此取信于韩遂,其实不瞒使君,就连我今天这个计策也都是出自郭先生的锦囊,郭先生在临走之时向我说道:“如若临泾城有危难,不妨以此计对付韩遂,想必韩遂一定会上当的。结果这个计策果然奏效,让我安定免于沦亡。”

    杜袭满脸含笑,耐心的解释着这一切,直听得杨秋一脸的佩服,深深地叹道:“原来我们这位郭军师竟然如此料事如神,唉,幸亏我现在不是他的敌人,否则的话,恐怕将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你远远不知道咱们这位郭军师有多么可怕?韩遂与马腾的两次反目,都是出自郭军师的妙计,现在主公吧郭军师都当成了他的拐杖,一步都离不开,除了郭军师之外,还有荀军师、庞军师、徐军师、贾军师等等当世绝顶智者,贾军师你就应该知道,就是贾文和先生,当年只凭一言,就制造了李傕郭汜之祸,让天下出现一场灾难,如果不是主公率军攻入长安,说不准李傕郭汜之祸还能再延续几年,不是下官多言,幸亏太守即使选择了主公这样的明主,否则的话,就凭着主公身边这些强大的军师,将来恐怕也只有灭亡一途。”

    “子绪你说的又何尝不是?”杨秋默默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除此之外,更让人感到荣幸的是,主公这个人用人不疑,敢于充分放权,让人的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并不像韩遂那样,用人总是防着一手,就如我这安定太守吧,当年可不止我一个人能够做主,他还派了一个参军来监督我,不仅如此,他还从我安定勒索了大量的资财,这样的人虽然看起来很有谋略,有眼光,然而没有胸怀,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明主。”

    杜袭闻言点了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杨太守说的没错,其实下官也不是在一开始就在主公麾下,而是在荆州牧刘表帐下做幕僚,后来因为见刘表有能而不用,心灰意冷之下来到长沙,后来我的好友赵俨寻到我,说起了主公的知人善任,让我随他一起去幽州,我想反正在长沙待着也是待着,到幽州也是一个机会,实在不行就走人呗,然而没想到竟然真的让我遇到了我这一生真正的明主。”

    “原来子绪先生也是…….”杨秋顿时像是找到了知己,拉着杜袭叙话,最后笑道:“子绪你且说一说,当韩遂听说了这一切的真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精彩?”

    而事实上杨秋猜的很正确,当韩遂率军返回半路的时候,终于明白了杨秋的诡计,顿时后悔不已,咬牙切齿的要率军返回安定,务必将安定给拿下,然后将杨秋挫骨扬灰,以泄心中恶气!

    “可恨!我之前被刘和这狡诈小儿算计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竟然被杨秋这厮给耍了,实在是可恨,这一次如果不能生擒杨秋,我韩遂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韩遂咬碎了银牙,立刻下达命令,却被成公英派人劝阻,只见成公英说道:“此时再回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估计刘和的援兵都到了,即便到不了,相信得到了宝贵的**之机的杨秋也已经整顿好了,再坚守到刘和的援军到来那可是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既然良机已然错失,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费力不讨好了吧?”

    “可是我怎能被杨秋这厮如此欺瞒?这口恶气出不了,心中实在有些……”

    韩遂本来有些愤愤不平,可是就在这时,只见不远处跑来一骑,一边跑一边对着前面队伍喊道:“主公可在?我有重要军情禀报,还请通报一下。”

    随后韩遂面色一变,以为这又是杨秋的计策,可是抬眼一看,来者竟然是他的家将韩城,负责保护他的妻儿的,顿时面色一沉,大声喝道:“韩城,你不在允吾保护主母和公子他们,到我这里作甚?”

    只见韩城沉声说道:“主公,不好了,马超那厮如今正率军围攻我允吾,如今少主正率领城中将士顽强死守,可是贼兵攻势太猛,小人根本不知道少主他们能够坚持几日?还请主公速发救兵,救救公子和主母他们吧。”

    “什么?马超竟然真的攻城啦!哈哈,公英,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天不灭我韩遂啊!杨秋这贼厮,刘和小儿,当你们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该庆幸对我用了伪报之计,还是该懊悔啊!”韩遂闻言仰天大笑,随后上马,大声说道:“将士们,随我一起杀回金城,这一回老夫要生擒马超小畜生,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这时却见成公英劝道:“主公,以如今的形势,我们与马超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唯有携手抗敌才有机会抵挡刘和的入侵,所以,下官认为这一次回到金城,我们应该想办法逼和马超,而不是把他打垮。”

    “逼和马超?这怎么可能?你可是知道,现在这马超是刘和的大舅哥,他的父亲马腾又在刘和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马超怎么可能会跟我们讲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韩遂闻言苦笑一声,常常叹息道。

    却见成公英笑道:“下官有办法让马超乖乖与我们合作,主公到了金城,只管看下官的表现吧。”

    “好!如果你真能劝马超与我合作,等到将来我成就了大事,决计不会忘记你的好处!到时候你就是我麾下第一功臣!”韩遂见成公英说的这样有信心,顿时一拍手,大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