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兄妹反目
    ,更新快,,免费读!

    紧接下来,马统率麾下大军,立刻对长安城动了进攻。

    然而长安城坚池深,再加上将士们的抵抗十分顽强,所以这一日来除了丢下上前具尸体之外,竟然没有什么进展。

    第二天,马准备再战,却见城头上立着一名女将,大声喊道:“兄长,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为了你的所谓大业,真的就六亲不认了吗?这里可是有你的妹子,你的父母和兄弟,难道你真的把我们都给逼死吗?”

    马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他的胞妹马云碌,顿时开口说道:“小妹,你不要被刘和这厮给骗了,他名为汉臣,实为汉贼,他掌握着三州之地,大将军之权,不说将大权交还天子,却动辄以天子名义,四处讨伐汉臣,诛杀忠良,我马身为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人,自当继承先祖之志,尊奉汉室,扫除奸佞,以安天下。其实我也知道,你当初也是被迫嫁给这刘和,心中其实很不愿意,如今我率二十万大军兵临长安城下,就是为了把你和父亲母亲以及两位弟弟们救出去,相信以我麾下这么多的兵力,守城的主将若果想要活命的话,也只能乖乖放你们回来,他们若果敢动你们的话,我也不介意等到攻城之后下令屠城三日。”

    “这,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无耻的话呢,这还是当初那个把我抱在肩头膝上、视我如珍宝、为了我敢跟大他五六岁的孩子打架的那个大哥吗?”马云碌听到马这样的话,简直把肺都气炸了,一时之间竟然语塞。

    随后只听得一声令下:“把他们都带上来。”随即就见钟繇命人把马腾夫妇和马的两个弟弟马铁、马休带到城头上,然后见钟繇说道:“马,你现在也看到了,你的父母还有两位弟弟的性命全都捏在你的手上了,只要你下令退兵,他们的安全就有保障,而只要你下令攻城,他们就先会人头落地。”

    却见马喝道:“钟繇,我父亲可是朝廷亲自任命的司隶校尉,你的上司,你就这样擅杀朝廷命官,丝毫不把他放在眼中吗?”

    虽然马之前受到成公英教唆,为了一己私利,希望父亲被杀,为自己找到一个报仇的借口,然而这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当看到被押在城头上的父亲马腾和母亲、弟弟的时候,忍不住开口说道。

    钟繇听了马的话,却是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你父虽然是司隶校尉,然而却是受到主公,如今我家主公作为当朝大将军,本就有节制天下将帅的大权,而你的父亲身为司隶校尉,眼看贼兵攻入长安却不组织抵抗,早已被我家主公免除官职,并被问罪擒了起来,其实今日你家人之存亡,只在你一念之间,你若退兵,他们自然得以保全,否则的话,今日也只能先杀了他们祭旗了。”

    “这……”马顿时感到左右为难,一时之间犹豫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马身旁的韩遂大声说道:“钟繇,到了这时候你就不用鼓动唇舌了,想要以马寿成及其妻子威胁我们退兵,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其实马寿成也是我的义兄,我们之间手足情深,然而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我等现在身为汉臣,自然要为大汉讨伐奸佞,为了大汉的社稷和百姓,相信我寿成兄长就算是付出牺牲也是值得的。传我命令,给我杀!”

    韩遂一边说,一边还弯弓射箭,将城头上的马腾给射死,然后对着马说道:“孟起,一切罪孽在我,一切功劳在你,今时今日,根本没有退路,你之前也说过,我舍弃儿子,你舍弃父亲,从此之后你我就是父子,你我父子同心,今日一定要拿下关中,我现在都快老了,有没有儿子,回头就把女儿许配给你,将来等我归天的时候,这份基业可都是你一人的。”

    马刚刚还在为父亲的死而伤心,现在听了韩遂这样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大声喊道:“钟繇竟然逼死了我父亲,传我命令,全军将士立刻攻城,杀死钟繇,为我父报仇!”

    这时候却见城头上马云碌的声音传了过来:“马,明明杀死父亲的是韩遂,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颠倒黑白,认贼作父,既然如此,你我之间从此恩断义绝,你帮助韩遂攻我长安,那我就帮他们守卫我长安!”

    说完之后,马云碌一声娇叱,动了技能“骁骑”,片刻之间,西凉军中就有一半的人感到战力降低,士气下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就是提不起精神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好像小妹只是喊了一嗓子,我军就生了这样惊人的变化,可是这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啊。”马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暗暗心惊。

    而随后就见城头上赶来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倾城倾国,手中还捧着一把焦尾琴,缓缓做在城楼上,拨响了琴弦。

    “刘和的这个女人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想要靠着容貌和琴音征服我军中弟兄,让他们帮助作战吗?这也是在有些可笑了吧?”

    马虽然心中疑惑,可还是大笑着说道。

    然而没想到琴声响起,马军中所有将士全都沉默了下来,甚至眼角含泪,因为他们都被那悲伤的琴曲所感染,战意下降,之前高昂的士气霎时低落下来。

    随后又走来一名女子,这女子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在城头上一站,马、韩遂及麾下所有的将士都感到双眼痴迷,连脑子都不如平时好使了。甚至看到同伴也是同样的眼神的时候,他们的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丝的嫉恨,好像这样美丽的女子只属于他自己一般。

    随后又是两名女子联袂而来,这两名女子面容悲苦,一看就让人感到心酸,几乎挪不动脚步,马和韩遂的三军将士就像是中了魔咒一般,连脚步都不想迈。

    “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该我领兵出城,与我那兄长做个了断了。”马云碌见蔡琰、甄宓、二乔和她的技能全都起到了效用,知道现在马和韩遂的联军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连忙披挂好,率领大军准备出城作战。

    “可是夫人,你是尊贵之躯,如何能领兵作战?此一行一旦遇到了什么危难,这让下官如何向主公交代?”钟繇一脸的苦笑,对这马云碌拱手说道。

    却见马云碌哼道:“现在城内并没有一名可以和我兄长相抗衡的大将,别人去了也是白费,更何况我们守卫的可是我夫君的城池,如果连我都不奋勇作战,还有谁会为他效力?嘿嘿,你不会怀疑我对夫君不忠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