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再生变故
    ,更新快,,免费读!

    “原来是这样……”刘和听守城将士说完之后就笑着说道:“他们其实说的很对,我这又不是闯什么龙潭虎穴,这里可是郿城,梁将军的地盘,还能有什么危险?如果你们非要觉得职责所在,不得不做做样子以安心的话,那就留下一千人好了,其他人就退回去吧。”

    刘和吩咐了一声,就笑着随梁兴继续入城。

    “将军,这……”守城将士之前就得到了命令,被要求不放进去任何人,这时候见刘和提出来只放一千人入城,依旧感到很为难,所以用非常隐晦的目光示意梁兴,请求梁兴给拿个主意。

    梁兴暗暗想道:“我现在还不能跟刘和翻脸,必须想办法把他骗进城内,再说了,他手下只有一千人进城,能有什么用?不过是多添了一千条冤魂而已。”

    所以梁兴摆了摆手,让守城将士将这一千将士放入城,然后又客气的请其他人在吊桥外等候。

    梁兴不紧不慢的跟在刘和后面,眼看着刘和和他的一千将士都进了城,立刻打手势,命令守城将士突然收起吊桥,关住城门,然后纵马跑到一旁,得意的大笑。

    “梁,梁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刘和见状,顿时一脸的惊讶,然后惶恐的问道。

    “哈哈,刘和啊刘和,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到现在难道还看不出来我在做什么吗?实话告诉你吧,之前我向你投降那是假的,目的只不过是想把你骗进城来而已,现在你成功入彀,上了我的大当,生死操在我手,这种感觉很不错吧?”

    梁兴收起了之前的小心翼翼,张狂无比的大笑,看着刘和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然后淡淡说道:“不过如果你答应能够让你的军队向我投降,把你的地盘交给我,并且把你在长安抢来的那些漂亮女人送给我,也许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今日你必难逃一死!”

    “梁将军,你不能这样吧?之前我待你也算是不错吧?还有,当我亲自把战袍给你披上的时候,你当时可是答应为我万死不辞的啊,这人说的话,怎能转眼就不算了?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梁将军你总不能一点诚信都不讲吧?这样岂不成了小人了?”

    “哼,我就是要做小人,你又能如何?”梁兴听了刘和的话,顿时大声说道:“所谓信义什么的,简直都是哄人的玩意儿,我告诉你吧,你就是贪图名声,假仁假义,这才导致有今天的下场,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做个真小人,直接带着你麾下的士兵入城,我就算有心想要算计你,又怎么是你的对手?”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可以对你不顾信义?之前答应举荐你的官职可以不用举荐了,之前答应饶你一命也不用再饶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刘和看了看面前不远处狂笑不已的梁兴,冷冷说道。

    “那是当然,不过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事先逃得性命才行!”梁兴听着刘和语气不善,一旁揶揄道:“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给我摆你的大将军架子?也是,你年纪轻轻就做到这样的职位,的确是古今罕见,就算是死也要体面的去死不是?这样吧,我答应你,只要你不反抗,就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

    “哈哈,我刘和好大的面子,只可惜你这份大礼我无法接受,今日我就给你一份大礼如何?梁兴,你且看好了,我是如何杀了你,并且将你的势力连根拔起的?”

    刘和哈哈一声大笑,双腿一夹马腹,就见坐下火焰驹真的如同一团火焰一般,迅速的冲向梁兴,在梁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冲到他的面前,然后取出毕燕挝,只是眨眼间就将梁兴给生擒了。

    “这,这是误会……”梁兴正在得意之际,根本没想到转眼之间,主客易手,自己反而成了阶下囚,顿时面色惨变,结结巴巴地说道。

    刘和却是冷哼一声,然后伸出一条手臂将梁兴举在空中,然后纵声喊道:“贼首梁兴已然束手就擒,尔等还不归降,更待何时?”

    随后就听得身后传来一道狂笑之声:“刘和,你想的也太美了,区区一个梁兴,难道就能与你这位官位比三公还要高的大将军相提并论?今日好不容易叫你落入我们的罗网,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此轻易的离开?将士们,不用管梁兴,听我命令,一起上前,杀了刘和!至于梁兄,等到我们杀了刘和,就会挖出刘和的心肝,亲自祭奠于你,你就安心上路吧。”

    “什,什么?张横,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当初如果不是我,你哪里会有今天?枉我一向把你当兄弟看待,可是没想到我失手被擒,你竟然第一个出卖我,你,你不得好死!”看到张横如此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梁兴简直把肺都气炸了,连忙出口喝骂张横,然后对着一旁的程银、侯选和成宜说道:“张横这厮如此背信弃义,你们可不要听他的,他连他的生死之交兼救命恩人都会出卖,将来一旦得了势,也一定会把你们给出卖掉,甚至都有可能亲自动手把你们杀死!”

    “哼,你胡说!我张横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我之所以对你这样,主要是因为你平日里仗着对我有点恩惠,竟然把我当下人一样指使,像你这样的人,就算是刘和今日不擒住你,我也要亲手对付你,而他们,都是我真正的生死兄弟,我怎么会像对你一样对他们?”

    张横一听梁兴这样说,顿时有些心慌了,连忙向着另外三人解释。

    这时候听得马玩说道:“梁兴,你不要浪费口舌、挑拨离间了,我们知道你其实早就暗中投降了刘和,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被他生擒,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好,好兄弟,等到此战之后,我将会和你们平分疆土,到了那时,你们就知道我张横的为人了。”张横听了马玩的话,顿时露出了浓浓的感动,郑重说道。

    这时候成宜也选择了相信张横,只有程银有些犹豫不决,提出来先迫使刘和放了梁兴,他们可以答应饶刘和不死,反正刘和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然而没想到程银却被马玩突然出手杀死,随后见马玩冷冷说道:“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种地步,谁也不准再有任何犹豫,必须全力出手,杀死刘和,如果不听命令,这就是下场!”

    “马兄说得有理,今天我们只有合作,才有生机,否则的话,一旦城防被破而刘和无恙,我们全都得死!将士们,听我命令,全军冲锋,杀死刘和!”

    张横拔出佩刀,对着空中虚劈,立刻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