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王异
    ,更新快,,免费读!

    马玩死后,他麾下的将士们或者投降,或者逃走,将近万人的队伍很快冰消瓦解,现在所谓的雍凉军阀就剩下了张横和成宜两支队伍,将近两万大军,这两万军士根本不敢再与刘和僵持下去,直接率军死战逃走。

    其实如果刘和真的下定决心,是可以把对方所有的人马全都围杀在这里的,然而对方为了能够逃生,必然会拼死作战,这样一来会给己方带来不小的伤亡,智者所不为,所以刘和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采取了围三阙一的策略,故意给对方一线生机,让对方为了夺取生路而拼命逃走。

    当然,在对方逃走的过程中,刘和也不免派人进行了一番追杀,得到了不小的斩获。

    刘和一举收复郿城,而且还成功招降了梁兴及他与程银、马玩等将麾下上万西凉骑兵,不得不说,这些骑兵都称得上是精锐,只要略微整训一番,就能组成一支精锐骑兵,刘和任命梁兴为骑都尉,让他掌管这支西凉骑兵,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

    其实这也不仅仅全是信任,主要是刘和通过系统就知道,梁兴对他的忠诚度已经达到了90以上,再说了,现在的梁兴和马超、韩遂、张横和成宜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除了归附刘和之外,他哪里还有什么出路?

    “只可惜的是这梁兴的属性有点低,负责的话一旦经过册封,忠诚度至少会达到100.”刘和命系统查看了一下梁兴的属性,只见梁兴的属性为武力68,智力32,内政23,魅力60,巅峰属性为武力75,智力35,内政23,魅力62,只是一般的三流武将,如果放在袁术的阵营中,甚至就算是刘备的阵营中,都算得上是一员大将,可是在他这里却实在排不上号。

    不过即便是这样,用他来对付张横和成宜也足够了,因为刘和扫描系统得知,成宜的属性为武力70,智力21,内政32,魅力48;张横的属性则略高一些,武力71,智力30,内政20,魅力58,从属性上分析,各项都不如梁兴。

    所以刘和在打扫完战场,任命石韬为右扶风、令他在此安民之后,经过略略整顿,立刻就率军对张横和成宜的大军展开了追击,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陈仓,收复汉阳和金城二郡,彻底结束在西南部的战争。

    刘和大军追到陈仓的时候,张横和成宜刚刚抵达没多久,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刘和会这么快的追赶上来,所以正在呼呼大睡,当听说刘和大军来到城下的消息之后,根本没有任何考虑,立刻率领麾下将士出逃,这一次他们逃得更是彻底,慌乱之中连口粮都没有带,只是骑着马,穿着轻甲就逃走了。

    不过为了阻拦刘和大军的追击,张横在临走之前下令在府库中放了一把火,烧毁了马腾和马超父子辛苦集聚了多日的粮草,顺带着连民房也烧毁了不少,刘和虽然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先安抚百姓,为他们发放一些赈济粮,帮助他们暂时渡过危机,等到将百姓全都安顿好了,这才率领大军继续追击。

    通过陈仓,来到汧县之时,发现这里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城内还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张横和成宜二贼在这里大肆劫掠所造成的恶果。

    刘和下令安葬死者,同时又对生者进行安抚,这才下令大军继续追杀二贼。

    而就在刘和大军刚刚从汧县出发前往汉阳郡治冀县的时候,张横和成宜二贼正率领军士在这里大肆的劫掠,其实之前在汧县的劫掠还有情可原,毕竟是他们连夜奔逃,缺衣少食,通过劫掠获得一定的食物来充饥,如果不是大规模的杀戮,这也说得过去,然而他们在冀县的劫掠却完全是杀人越货过瘾了,想要聚敛财富,或者满足***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彻底沦为了贼寇。

    不过他们在冀县却放过了一个少女,这个少女名叫王异,冀县本地人,父母双亡,只剩下了孤身一人,她只有十六岁,却长得如花似玉,如果被贼军遇到之后,绝对难逃一场大祸,然而机智的她却想出了一个办法避过了灾祸。

    在听说张横和成宜二贼率军返回冀县的时候,聪敏的她立刻就想到,二贼肯定是战败回来了,他们原本就十分凶残,这一回战败回来,一定会变本加厉,虽然如此,她却知道自己仅凭双腿,根本无法逃脱,略想了想便说道:“我听说即便是西施,如果穿上不洁的衣服,别人都会掩鼻离去,更何况我又不是西施。”

    于是她便取出一件浸了粪的麻衣披在身上,又把自己弄得满脸肮脏,继续生活在自己的小院中。

    半天之后,只听得门外传来脚步声,张横二贼麾下的军士果然进来劫掠,他们见王异家中一无所有,就想抢人,可是刚刚来到王异面前,就闻到一股粪臭味,又见王异脸上脏兮兮的,顿时没有了什么兴趣,连忙捂着险些吐出来的嘴巴快步离开。

    这一天之内前后来了二十多批人,可是每一批来人都是同样的反应,匆匆忙忙的逃走,这让王异终于转危为安。

    当天夜里,就听到城外传来了喧闹之声,到处都是喊杀声、马蹄声,各种嘈杂的声音让整座城池都为之颤抖,喧闹声持续了大半夜,直到将近四更天的时候才逐渐止息,在这期间所有的百姓全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由于前后经历了韩遂和西凉军阀的袭扰,百姓们对官兵早已经失去了信任,所以第二天一早,虽然城内没有了争斗,西凉军阀也都逃走了,百姓们却依然不敢出来。

    然而王异却大胆的扔掉了那浸了粪的麻衣,洗了个澡,又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只身前往官军驻地。

    这时候的刘和正为得不到百姓的支持而感到苦恼,却突然听得士兵禀报,说是一名年轻女子求见。

    刘和闻言顿时一愣,这时候怎么还有人主动求见自己?

    不过刘和还是命人将女子请进来。

    然而那女子一到刘和帐内,就大声说道:“事情都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大将军怎么还为民心所苦恼?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平定西凉贼军,还周边郡县百姓一个安宁,否则的话,恐怕陈仓、冀县的悲剧还会再度上演,如果大将军不介意的话,民心的事情交给小女子代为处理吧。”

    刘和闻言连忙悚然一惊,开口说道:“小娘子说得对,简直就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不知小娘子尊姓大名?”

    “小女王异,冀县本地人。”王异看了一眼刘和,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