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不会就这么算了
    邺城南城门外,袁尚在夏侯兄弟的护送下,带着众将官及家眷走出城门,望着那熟悉的城楼和巍峨的城墙,大笑着说道:“邺城,永别了,我会在临走之前给你留下最后一件礼物,让你永生难忘的礼物。”

    随即下令城内的军士,让他们点火。

    只见一堆堆火焰在堆满柴禾的房屋前燃起,整座城立刻被火光所笼罩。

    随后就传来了一道道的惨叫之声,在火光之中,有些人被烧死,有些人则在抗争,拼命的逃出来,然而等他们掏出来之后,等待的则是在外守候的军士们的屠刀。

    有些将士心中不忍,然而在他们长官的威胁之下,也只有一边大骂袁尚惨无人道,另方面老老实实的按要求杀人。

    空气中满是焦糊味,许多将士无法忍受,吐了个昏天黑地,肝肠寸断,就连那些冷血的军官也都肠胃抽动,忍不住呕吐。

    好在为免夜长梦多,袁尚不敢多做耽搁,在看到火光充斥了整个邺城之后,就随着夏侯兄弟匆匆离开了,那些军官们如蒙大赦,也全都面色苍白的离开,而军士们见军官离开,也都纷纷离开,甚至在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根本没有跟着军官走,而是四散离开,还有一些有良心的士兵,反而折返回去,企图扑灭火焰,帮助受灾的百姓逃生。

    可是或火势在太大,他们人力有限,虽然有心,却也只能徒叹奈何。

    而就在这时,只见从城内走出一人,大声喊道:“众位百姓,众位将士们,吾乃审配,袁尚无道,自己逃走也就罢了,竟然纵火烧城,实在是罪孽深重,然而吾等却不能眼睁睁看着百姓们受灾而坐视不管,凡是有血性人性的,全都团结起来,扑灭这罪恶的大火,解救受灾的百姓。”

    “原来是审别驾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是啊,审公一向正直,绝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这下我们有救了。”

    ……

    救火的百姓和军士听说是审配来了,全都精神一振,更加卖力的救火救人。

    审配自然也不会耽误,他连忙吩咐审荣带着麾下将士奋力救火,甚至自己都冲在救火的第一线,提着个水桶奋力的泼向熊熊的烈火。

    然而火势太大了,审荣麾下亲信将士只有数百人,其他的都跟袁尚跑了,就算再加上赶来救火的士兵和百姓,也只是杯水车薪,面对熊熊的大火很有一种无力感。

    就在这时,只听得隆隆的马蹄声传来,随即听的一人大声问道:“谁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城内火光冲天?”

    审配一听这声音,顿时浑身一震,然后大声回应道:“在下乃是审配,听这声音,来者莫非是大将军乎?”

    在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后,审配立刻大声说道:“袁尚投奔曹操,临走之时火烧邺城,大将军,战争虽有罪,百姓却无罪,希望你能帮忙灭火,救助满城百姓……”

    “此事自当义不容辞。”刘和立刻打断审配的话,大声下令全军将士不惜一切代价,全力灭火,救助百姓。

    于是数万将士尽皆忙碌起来,匆忙的寻找盛水工具,到护城河和附近一切可以利用的水源,用任何可以用得到的盛水工具,浇熄烈火,救助百姓。

    由于数万人的加入,火势很快得到控制,越来越小,最终至完全熄灭。

    而在烈火被扑灭之后,城内百姓的惨象立刻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撼,无数鲜活的生命变成了焦黑的尸体,空气中到处散发着恶臭,百姓大量死亡,存活的百姓也有不少受伤的,即便是受伤较轻或者是压根没有受伤的,这时候也都是哀不自胜,为死去的亲人好友痛哭不已,整个城市充满了浓浓的悲凉,还有一种心死若灰的感觉。

    刘和与审配相对苦笑,**的创伤好治,可是心灵的创伤却需要慢慢的抚平,而这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真没想到这个袁尚竟然如此冷漠无情,丧心病狂。他之前不是对曹操恨之入骨吗?为何现在竟然又投降曹操了?”

    “唉,这事说起来话就长了,当初大将军远征平原,却不防曹操竟然杀了回来,伪装大将军的人马,骗开了城门,袁尚惊恐之下率军逃走,曹操却乘机洗劫了城内的物资,此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分明是曹操的人所为,可是我家主公,呸,是那袁尚偏偏认为十大将军所为,不仅如此,他还怀疑下官勾结大将军,将府库的物资尽皆劫走,因此不仅不听下官的建言,还免去了下官的官职,随后袁尚以其母亲颇有姿色,竟然将其母献给曹操,作为投降的资本,那曹操贪图美色,竟然答应了下来,派了夏侯惇、夏侯渊率五千轻骑迎接袁尚南下,袁尚在南下之时,竟然做出了这等丧心病狂的决定,实在令人感到愤怒。”

    “哼,袁尚这小子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举,不要说他是本初兄的儿子,就算是天子的儿子,我也绝不会放过他,我在此向审先生及城内众百姓立誓,十天之内,一定要取了这小子的性命,就算他受到曹操的庇护都没用!”

    “十天之内!这,这怎么可能?”虽然相信刘和能够有能力杀掉袁尚,可是十天之内,这还是让他难以置信的。

    “就是十天,先生莫非不信?”刘和看了看审配,似笑非笑的说道。

    “确实有些难以置信。”审配摇了摇头满脸的不信。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打个赌如何?”

    “打赌?”审配满脸的苦笑,看了看刘和,真没想到此君竟然还有这个嗜好,随即问道:“不知道赌什么?”

    “如果十天之内我杀不了袁尚,那就答应先生一个条件,只要不违反道义,在下就不会拒绝,而如果在下在十天内能杀得了袁尚,那么先生就辅佐于我,不知先生可否答应?”

    刘和笑眯眯地看着审配,然而却让审配感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